看到“北师大校友 “声援 不锈钢老鼠”信,我热泪不止。

请家人转告狱中刘荻:不要害怕。恐惧来自无知,监狱是民主志士的大学,只要看破当今,保持不锈钢本色,监狱会给她提供最大的思想自由,监狱中可以思考,可以写作。

本人两次坐牢,今年在香港出版一本《狱中上书》,我想送刘荻一本,请家人告知邮址。

我的邮址是 250100山东大学管理学院

孙文广于山东大学2002-12-14早晨

(大参考、新世纪)

附:声援不锈钢老鼠
送交者:北师大校友 于 Wed Dec 11 14:23:44 2002:

我是一只不锈钢老鼠。
本来,我想做一只鸟儿,
在蓝天下白云中穿行,
但是我看到了奶奶(注)的被折断了的翅膀。
后来,我想做一只自在的鱼儿,
在茫茫大海中漫游,拜访众水族们,
但是,我被告知海洋已被污染,水族不复存在。
再后来,我想做一株绽放的小花,
在阳光下快乐的舞蹈,
但是,漫漫的长夜却不见天光。
最后……
最后,我选择了做一只老鼠,
做一只生命力强大的老鼠,
做一只能在黑暗中生存的老鼠,
做一只能在黑暗中生存的不锈钢老鼠!
我在黑暗的地下挖掘着我的洞穴,开辟着我的甬道,
在污浊的空气中,在痛苦的挖掘中,
我把自己修炼成一只真正的不锈钢老鼠。
我没有新鲜的食物,没有光明的殿堂,
现在,我还失去了除了生命以外的最宝贵的自由,
但我有属于我自己的歌,
谁也阻挡不住我心中的歌唱。
我,就是那只不锈钢老鼠!

(注)刘荻奶奶刘衡是位著名的“右派”。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