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去台湾,往返都要经过香港,因为要换证件,所以要进入市区,少则住一天,多则七天。亲临香港,颇有一些感触。

**香港的出版和新闻自由**

每次经过香港,使我最感兴趣的是那马路边几步一个的报摊。我在香港留连时间最长的是书店。

从香港报摊上和书店中,可以看到香港的出版自由,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这些都是内地人们渴望以求的。在当地出版的报刊和书籍上,有数不清的批评、揭露大陆当局的文章报道。有各种各样的不同声音,包括抨击特区政府的声音。

书店里可以看到很多大陆根本看不到的禁书。

到香港的第一天我总是拿着几份刊物回旅馆,上路之后在机场看,在飞机上看,一直看到台湾。

当然香港的报刊是有倾向性的,也有左派的报纸,这些报纸销路很差,没大有人看。他们极力赞扬维护大陆当局,基本没有批评意见,和大陆的报纸差不多。

香港的自由,一是来自过去英国管制时期的一些好的传统,现在保留下来,另外也是由于香港居民多年来的积极争取。

**刮目相看香港人**

开始到香港市区,因为路不熟,总要不断问人,有人不愿搭理,遇到了不少冷面孔。感觉香港人对内地人不友好、没热情,重功利。

后来经常来往,接触人多了,看法才有变化。

难忘的是去年我到香港,出版我的《狱中上书》,住了七天,天天跑印刷公司,看校样,加插图,最让我烦心的是设计封面。美工人员的设计我很不满意,一直修改,拖到必须离开香港的前一天,实在想不出改进办法,又不甘心就此作罢。

公司的一位会计,看我作难,就给我提建议,说:香港正在搞书展,不妨去看一下,说不定能得到启示。开始我婉言拒绝。过了一会她又说可以看看,我就托辞:没去过,不认路。没想到她竟说可以下班后送我去,最后我只能勉强地在其陪同下,先乘公车,再转地铁,去看书展。

就是在我快看遍这些琳琅满目的图书之时,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封面创意,就是现在出版的那个样子,完全黑底,“狱中上书”的字是白色的,“狱”字当中的“言”字是红色的。很是显眼,个人感到很满意。

感谢那位会计,我们素不相识,由于她的热心帮助,使我有了满意的封面,也促使我改变对香港人的看法。后来我才知道,很多香港人不懂普通话,遇到问路人,不知如何回答,显得冷漠。

现在看到香港人的七一大游行,更使我对香港人的看法更产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次的大游行,是香港人维护自己人权与自由的大示威,香港在英国人150年的统治下,形成了牢固的法制观念,原来根本没有听到过“颠覆罪”现在要强行立法,于是50万民众冒著酷暑,奋起抗争。

联想1989年香港六四的百万人大游行。和每年香港成千上万人集会纪念六四。都使我感到香港人维护自由权利的伟大。

**香港是大陆自由、民主的明灯**

毛泽东曾经讲过:霍查领导的阿尔巴尼亚是欧洲社会主义的“明灯”。

当民众觉醒之后,这盏“明灯”已经被东欧、苏联的民主化浪潮,冲击得无影无踪。

现在人们已经知道霍查领导的阿尔巴尼亚根本不是什么“明灯”,那只不过是一股引导人们进入地狱的鬼火,现在鬼火已经熄灭,光明照耀在东欧大地。

政治上的明灯,应该是引导人们争取自由、法治、民主、人权。现在香港应该是中国民众的一盞名符其实的明灯。

但愿这盏明灯永远光亮,但愿这盏明灯能够照亮中国大陆的所有角落。

国内外的民主人士应该维护这盞明灯,使它更加光亮。使它永不熄灭。

让专制主义,极权主义见鬼去罢。

2003-7-10

(新世纪、大参考、中国事务)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