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邦诞辰90周年,我们纪念他呕心沥血平反冤案,同时也不要忘记,1989年为了悼念胡耀邦,而遭到镇压的六四冤案,争取六四平反是我们的历史任务,这是学习耀邦,继承耀邦的最好形式。

**我对胡耀邦心存感谢**

我自己在“文革”中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在学许多次被批斗,关“牛棚”,二次入狱,1974年第二次入狱,后来判了七年徒刑,罪名是“现行反革命”、“攻击伟大领袖”。1981年刑满,山东大学因我没有平反不同意我返校,只能在劳改队就业,和劳改犯人一起劳动。

当时胡耀邦正是党的总书记 。我连续两次给他写信要求平反,信发出之后不久,就听到法院的回音,说我的案子很快会纠正,让我不要再往中央写信。不久接到了山东高级法院的平反通知书, 1982年我重返山东大学物理系教书,补发八年工资。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的申述,是否耀邦亲自过问, 但是给“文革”中被打的一大批“现行反革命分子”平反,却是胡耀邦的历史功绩,我是其中的受益者。如果没有胡耀邦的平反冤案,我现在可能还在劳改队就业,也可能在劳改队中终此一生。我对胡耀邦心存感谢。

**当年的平反冤假错案**

胡耀邦在抓捕“四人帮”之后不久,担任了中共中央组织部长,1978进入了政治局,1980年任党的总书记,后任党的主席。当时在他的主持下,克服种种阻力,为全国长年积累下的一大批冤案平反。

当时平反的顺序看起来是先近后远,首先平反“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使得邓小平得以复出,使得1976年 悼念周恩来的“四五反革命事件”( 有百万人参加)得以平反;以后为“文革”中的“现反”和“走资派”平反,为57年55万右派分子“改正”,为59年的“彭德怀反党集团”平反,为“胡风反革命集团”平反。

这些平反使得很多知识分子、干部能够重新恢复工作。这些活动使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破除个人迷信的大讨论,能够落到实处;为当时的农村改革,在思想上,干部上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也为开始政治改革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条件。使中国大地一度出现了看似阳春的气象。但是好景不长,1987年胡耀邦因为“反对自由化不力”,1989年赵紫阳因为支持学生运动而被几位老人罢免。接着就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大逆转、大倒退,留下了新的冤案。

**共同呼唤阳光政治**

最近为纪念胡耀邦,朱厚泽(胡耀邦在任时他是中宣部长,后随胡一起被撤职)写了篇“建设阳光政治”的文章,现摘录其中一段(见《炎黄春秋》2005年11月P17页):

“耀邦的逝世,令千万人震惊,悲痛,哀号,惊天地、泣鬼神……

耀邦的消失,让人们猛醒,冷静,清醒,追问,深思……

人们将走向何处?

顺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在阳光政治中,经过议论、纷争、对话、交流、讨论,人们定能取得共识,最终获至相互认同的答案。”

让我们共同呼唤阳光政治,呼唤自由民主,呼唤对历史的公正评价。

**但愿纪念胡耀邦是个好的开端**

11月18日中共中央举行会议,纪念胡耀邦诞辰90周年,政治局常委温家宝、曾庆红、吴官正和其他很多政治局委员参加,曾庆红在他的“重要讲话”中说胡耀邦“他的一生是光辉的”,要“学习他锐意改革,勇于创新的思想境界”,还说“胡耀邦同志把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党和人民的事业”,“要学习他伟大的革命精神和高尚的思想品德”。

据有人对照,曾庆红的讲话和当年赵紫阳代表党中央对胡耀邦所作的悼词,有很多内容相同。既然胡耀邦有光辉的一生, “有伟大的革命精神和高尚的思想品德”,那么1989年学生悼念他,有什么错误?怎么会成了动乱?又怎么成了“反革命暴乱”?

随着对胡耀邦的历史评价更加准确、深入,六四平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六四应该平反,在民间已经基本形成共识,党内也有要求,问题是中共高层能否形成共识。

**和谐社会与平反冤案**

六四冤案是胡耀邦逝世后,留下的大型冤案之一。我们理应沿着耀邦开辟的道路,坚持真理,坚持正义,为平反这个冤案,为重新启动政治改革,而前仆后继,努力争取。

中共中央提出要建立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当然是大家的追求。但是和谐社会的形成一定要纠正平反冤案,如果涉及很多人的全国性冤案不得平反,不能伸张正义,很多人的冤屈得不到安抚,怎能谈“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应该是多数人都能够生活得心情舒畅。而不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社会。

但愿纪念胡耀邦诞辰90周年成为一个良好的开端,从公正评价胡耀邦到平反六四,为忠魂洗冤,重新开启八十年代胡、赵支持的政治改革。

2005年11月20日于山东大学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