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ao2014●39狱中杂记·再读北岛

我们所信奉的沉默
像是午后一篇沉甸甸的随笔
我们所期待的读者
全都耷拉着脑袋
聆听生活冗长的审判
你在多事之秋成了一名
无奈的缺席者
深深陷入无为的晚年─——
乡音是陌生人的通行证
诗歌是流亡者的墓志铭
始于呐喊的写作止于
可疑的缄默
变形的技艺阻挡不了城市
无情膨胀的进程
“仅仅一瞬间”
我们,发现
黑夜已可耻地
来临,伴随着囚室
铁门上的铁锁
“咔嗒”一声巨响

2011.1.17

 

●51狱中杂记·黑暗之春

模仿一个诗人的写作
就如像用匕首
刺破自己的喉咙
就好象癌症的病痛
被滑稽地转移到
另一位病人身上
我抚着一堵黑暗之墙
就好象手搭在一位
盲人的肩上,借问
酒家的去处

杏花村里摆满了
成堆的酒坛
哪一坛喝到梅花
咯血,画龙点晴?
我醉卧过的花丛
传来已故诗人
不满的咳嗽声
两千年恐吓式的教育体制
像传说中的“鹿回头”
那是猎人的唐朝、酒的王朝
黑暗之春。
我抚着一堵黑暗之墙
就好象
手搭在一位盲人的肩上

2011.3.1

 

●52狱中杂记·夜读《南方周末》

此刻,这个世界上最忙碌的指头
是食指。点击鼠标
按动校按钮或
在一张选票上按下自己的指印

此刻,女诗人的油画展
刚刚在北京落幕,那些巨幅
诗人肖像收起他们的夸张:
笑容,重新认识自己逃不脱的宿命

此刻,最震憾的闪电
击中遥远的自由女神
那只指点江山的手臂
似乎在挥别这个丑陋、不安、谎言的世界

此刻,最惊心动魄的死亡
在天空,已故诗人向人类发出
最美妙的远眺:此生已被虚构
心灵干净而从此不必直立行走

2011.3.4

 

●80狱中杂记·灵感

一棵灵感之树可以
悬挂多少颗为诗艺献身的
宝贵头颅?
垂悬多少条柳枝才能
让沉重的树身
被大地之气深深吸到?
早期的月光下深埋着
比喻的巨根
我们的灵感从同一个起点
出发,向四面回收词语的养份
水像棕子般被岩石层紧紧
裹住,晃动的是
知识有局限性的空灵
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就是不失时机地上演
一幕幕自阉的闹剧
以至于斯芬克斯
会将常识中的“人
提升到你死我活的崇高难度

2011.4.7

 

●94狱中杂记·敦煌

指水为镜
最先领悟人生
真谛的手——“一阳指”
也最先被风干
剥尽
在这片色彩的空白
我并没有丢失方向
我用涅磐的
睡姿,聆听画工
笔墨中粗砺的杂音
呼儿嗨哟
一道金光
绊住骆驼的
缰绳  我们
究竟怎样领悟:
一捧细沙、万念生辉!

2011.4.20

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