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剧变大事记(19)

    三、匈牙利(19881990)

1988520  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召开第14次代表会议,决定实行社会主义多元化。党中央总书记卡达尔发表讲话,中央政治局委员、匈牙利爱国人民阵线总书记波日高伊作了与众不同的发言。

卡达尔说: “国内外有些人想借此浑水摸鱼,企图利用国家的困难来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在匈牙利建立与社会主义工人党相对立的党派是根本不现实的。”

波日高伊说: “匈牙利应建立一套新的组织原则,哪个地方团结如磐石,那个地方就不会有进步,而只是政权的奴隶。哪个地方的团结是创造性的,那个地方的讨论就会成为革新的手段。匈牙利的政治生活呈分散状态是好事,它包含着前进的可能性。”

卡达尔辞去总书记职务。会议选举格罗斯为中央总书记,卡达尔为中央主席。

827  匈牙利公布了关于结社法的草案。草案不涉及根据法律规定建立起来的并正在活动的各个社会组织,也不涉及政党的建立及其组织的活动。

9  匈牙利成立了一些政治组织: “新三月阵线”、“匈牙利民主论坛”、“青年民主战士联盟”,它们的组织者和支持者分别是匈牙利社工党政治局委员、政府国务部长波日高伊,社工党政治局委员、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哈莫里,社工党政治局委员涅尔什。

1989111  匈牙利国会通过集会法和结社法,准许成立独立的党派和举行公开的示威游行活动。

113  匈牙利社会民主党成立。这是匈牙利的第一个在野党。

120  匈牙利政府决定成立“小内阁”,成员有总理、副总理、两位国务部长、内务部长和外交部长共六人。

匈牙利社工党官员同民主论坛的代表就进行政治合作、建立政治多元化和社工党的作用等问题交换意见。

121  匈牙利社工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波日高伊认为,多党制在匈牙利是切实可行的,在一党制条件下实行多元化的说法已无法坚持。

124  匈牙利国会非党代表成立“党外派”。国会共有非党代表89人,在当天的党外派代表大会上有51人出席。匈牙利社工党中央书记絮勒什.马加什到会祝贺。

126  匈牙利政府发言人宣布,被处死的(1956年)匈牙利事件头目纳吉.伊姆雷及其另外四名同案人可以在首都布达佩斯的科兹毛街公墓重新安葬,但不恢复名誉。

128  波日高伊在接受匈牙利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说,1956年事件是一场“人民起义”,“把事件定为反革命事件是错误的”。

130  匈牙利社工党中央总书记格罗斯在访问瑞士回国途中针对波日高伊28日的谈话指出: 对1956年事件,“政治结论不能由一个人或一个委员会做,而要由党中央委员会来做”。

131  匈牙利社工党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决定把原定于2月20一21日召开的中央全会提前到2月10日召开,以便“讨论当前一些政治问题”,其中包括对1956年事件的评价问题。

21  匈牙利社工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卢卡奇.亚诺什说,波日高伊关于1956年事件的讲话“不是政治局的意见”,“而只是他个人的意见”。

21011  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举行全会,通过实行多党制的决议

全会在重新评价1956年事件的问题上既承认1956年爆发了“人民起义”,也承认各种反革命势力“从一开始就鱼目混珠地混杂进来”。总书记格罗斯在全会的报告上说: “以前的评价有片面性,现在又出现了另一种片面性”,并批评波日高伊1月28日的讲话“为时过早”,同时又“对他表示政治信任”。

225  匈牙利领导人同意就建立联合政府问题同匈牙利独立团体和新成立的政党领导成员举行会谈。

31  匈牙利社工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拜赖茨在中央全会上说,匈党由两个党(匈牙利CP和匈牙利社会民主党)合并而成的,这是历史事实,应当重新回到合并时的思想,抛弃与此不相适应的政策和行动。

33  匈牙利总理内梅特访问苏联后说: 戈尔巴乔夫欢迎匈牙利社工党对过去事件的评价;苏联对匈牙利从一党制向多党制的过渡形式不会提出任何非议。

37  匈牙利社工党中央全会通过了党的近期纲领: 实行自由选举,考虑在明年多党制选举后成立联合政府;向市场经济过渡,实行所有制改革;等等。

38  匈牙利国民议会讨论新宪法的一些原则,包括实行总统制、宪法将不再提匈牙利工人阶级政党在社会中的领导作用、不提以公有制为基础等内容。

330  匈牙利社工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卢卡奇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匈牙利社工党现有党员78万人,近一年半内有12万人退党,两万人入党。

41  匈牙利社工党中央宣布: 将终止党对新闻媒介的垄断,并取消对西方式新闻自由的长期限制

48  匈牙利民主论坛、社会民主党、独立小农党等八个组织成立名为“反对派圆桌会议”的联合组织,同以匈牙利社工党倡议的官方民族圆桌会议相抗衡。

412  匈牙利社工党举行中央全会,重新选举中央政治局成员和总书记。格罗斯继任总书记。增选政治局委员二人,原政治局委员拜赖茨等四人落选。

415  匈牙利社工党内的30个改革俱乐部的80名代表举行大型讨论会。会上有人主张党内分裂,另立新党。波日高伊认为,如果在党内无法解决问题,党的分裂是不可避免的。

417  匈牙利社工党总书记格罗斯在结束对保加利亚访问后对匈牙利报界发表谈话说,在改革时期党发生分裂的危险始终是存在的。一个党应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因为这必将在一定时期内削弱党的力量和对群众的影响。同时,不惜一切代价来维持团结从长远观点来说也是十分危险的,实际上这比分裂还要糟糕。从社工党的角度说,目前党内建立有组织的派别和派别活动是最危险的。

荀路  202262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