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方展博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22-06-28 11:36 发表于湖南

作者前言: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也许是战争的时间太久了,很多人对这场战争产生了审美疲劳。因此,有关文章的阅读量越来越低。但不管怎样,我会继续坚持写下去。因为我不希望乌克兰人民被遗忘。他们每天生活在炮火连天、担惊受怕的环境里,我只希望我的文章能带他们些许心理上的安慰。

为了防止失联,大家可以选择关注文末小号,也可以添加我的私人微信。谢谢。我的文字也许与我这个人一样,并不完美。但我会一直在,一直战斗。

(扫一扫,可以添加作者私人微信)

一直以来,许多读者在后台问我,俄罗斯国内的普通老百姓对这场战争有什么样的看法。我的回答是各占一半。意思是,有一半支持,有一半反对。然而,昨天在某海外社交网站看到的一篇报道,又改变了我的看法。

玛丽娜·杜布洛娃是俄罗斯太平洋岛屿萨哈林岛上的一名英语教师,上个月她给八年级的学生播放了一段振奋人心的YouTube视频,视频里面的孩子们用俄语和乌克兰语唱着“没有战争的世界”。

视频放完后,一群女生在课间休息时留下来询问她多俄乌战争的看法。

对此,57岁的杜布洛娃用不可置疑的口吻回答,“乌克兰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一个独立的国家”。

“已经不是了。”其中一个女生反驳了她。

杜布洛娃没有在意,她以为,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即便作为老师,也无需过多去干涉。

然而,几天后,警察突然出现,并逮捕了她。在法庭上,她听到了上面那段对话的录音。显然,那天有学生在偷录。法官也没有网开一面,而是以“公开诋毁”俄罗斯武装部队的罪名对她处以400美元的罚款——她所在的学校,也因“不道德行为”解雇了她。

“好像他们都陷入了某种疯狂”。杜布洛娃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愤愤不平地说。杜布洛娃怎么都想不通,这些年轻的女孩子,小小年纪居然学会了举报。

事实上,杜布洛娃的遭遇并非个例。用相关的搜索引擎搜索,我们可以发现,不但有学生举报老师,还有邻居告发邻居,饭店用餐者告发邻桌的客人。

譬如莫斯科西部的一个购物中心,一名路人看到街头一家电脑修理店的电脑屏幕,显示有“反对战争”字样,便毫不犹豫向警方做了举报,店主马拉·戈拉切夫随即被警方拘捕,并罚款1200美元。

不仅不允许“反对战争”,甚至亲西方也不行。在圣彼得堡,某公共图书馆被人举报,说图书馆阅览室悬挂了一张美国作家马克·吐温的照片。结果,警察事后确认,那不过是一张苏联学者的照片。

为什么一夜之间,俄罗斯老百姓举报成风呢?原来,是某政府部门向居民发送短信,鼓励他们举报反对战争的“煽动者”。甚至,一个民族主义政党,推出了一个举报网站,敦促俄罗斯人举报那些反战的“害虫”。

而举报的依据是因为今年3月,普京签署了一项法律,规定发表与政府关于克林姆林宫在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路线相抵触的公开声明者,将被处以高达15年的监禁。

根据有关组织的统计,截止5月份,俄罗斯检察官已经对400多人使用了这项法律。其中一个典型案例是,一名俄罗斯男子,因为举着“反对战争”的标语而被捕入狱。

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批评战争的惩罚仅限于罚款,但也还是有些人被判处多大30天的监禁。另外还有极少部分人面临更长刑期的威胁。

事实上,在前苏联时期,相互举报便是一种常态。为鼓励告密,甚至还塑造了一个虚假的少年英雄——帕夫利克。

帕夫利克是一位俄国少年的名字,姓莫罗佐夫。虽然,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很陌生,但在前苏联,却是家喻户晓,无人不知。因为凡五十岁以上的人都参加过少先队,戴过红领巾。

他们入队的时候.必须在莫罗佐夫的铜像、水泥像或石膏像前宣誓(铜像不多,水泥像不少,很多城市都有。石膏像则每所中学校都有),给他戴上红领巾,然后齐声高唱队歌,队歌中有句歌词便是“向帕夫利克·莫罗佐夫看齐!”少先队每次活动的时候唱队歌,也要唱“向帕夫利克·莫罗佐夫看齐”,所以他们从小便记住了他的名字。

前苏联对莫罗佐夫的宣传超过对任何人的宣传,甚至超过对斯大林的宣传。不知有多少街道、学校、图书馆、集体农庄、轮船和飞机以莫罗佐夫的名字命名,有多少作家为他树碑立传,多少诗人为他唱赞歌,多少画家为他作画,就连明信片、邮票和火柴盒上都印着他的像,连斯大林也没有享受过如此的殊荣。

那么,他做了什么事情,能得到如此显赫辉煌的殊荣呢?原来,乌克兰和库班农业集体化后,大批“富农”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和乌拉尔,也有人流放到格拉西莫夫卡。这里紧靠西伯利亚,气候异常寒冷,乌克兰人受不了,他们想逃回故土或到气候温和的地方去,但没有村苏维埃的证件寸步难行。作为村苏维埃主席的特罗菲姆偷偷给他们开证件,帮他们离开。帕夫利克就以这样的罪名告发了父亲。

然而,帕夫利克真的有宣传的那么大公无私吗?后来根据人们的回忆,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帕夫利克其实是一个相当顽劣的小孩,他之所以要告密,并非出于公心,而是因为母亲的怂恿。根据帕夫里克的邻居回忆,帕夫利克的父亲颇有才干,他的母亲则是个非常愚蠢的女人,有一次他的母亲激怒了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大怒之下选择了离家出走,母亲为了挽回父亲,决定吓一吓他,于是她怂恿自己的儿子去告密……谁能想到,一次普通的、别有目的的告密正好迎合了苏联的需要,帕夫利克一下子成了大义灭亲的英雄,而特罗菲姆则惨遭流放……

说到底,前苏联提倡告密是革命的需要,政权的需要。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后,进行过几次大规模的镇压,人民处于惊恐之中,与此同时,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人民对政权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为了巩固政权,必须把这种不满情绪压下去。要了解人民的情绪,仅靠克格勃等机构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把全体人民动员起来,一起揭发具有不满情绪的人。

为此前苏联建立了强大的情报网。每个单位都设有情报员,情报员与克格勃人员单线联系。每个情报员负责监视几个人,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把他们的言行记录下来。等到克格勃人员找他汇报情况时,直接把记录材料交出去。情报员自己不能主动找克格勃人员,这些监视别人的人自己也被别人监视。

由于俄政府的鼓励,早已消失的相互告密又开始出现,这必然导致整个俄罗斯社会最后只会留下“支持战争”这一种声音。众所周知,“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才能春满园”。任何社会,如果只有一种声音,后果怎样,历史早就说明了答案。

没错,现在的克林姆林宫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再有人反对,但如果战争最终失败,那又会是一个什么后果呢?

要知道,1991年之后,全国所有的帕里科夫雕像被拆除,就像垃圾一样被扫进了历史的坟墓。

2022年6月28日于株洲家中

作者简介:刘淼,自由写作者,现居湖南株洲。

黄桃预售公告

亲爱的读者朋友: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阅读此文。

当您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可能就躺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是的,可恶的尿毒症在夺去我父亲的生命后,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刷信用卡甚至银行借贷来进行治疗。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信用卡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现在,我已经到了极其赤贫的地步,然而,我依然要为广大读者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假如您能在阅读完我的作品后,给予我一定的帮助和支持,我一定为之感激不尽。

当然,除了打赏,假如您很喜欢吃炎陵黄桃,那么,也可以下单购买一箱。

炎陵黄桃栽种于湖南省炎陵县海拔300-1200米的山区,是生态营养安全的绿色食品水果,为国家地理标志商标保护产品,享有“炎陵黄桃,桃醉天下”的美誉。2004年炎陵黄桃首次获得绿色食品认证。

目前,预计要7月中旬全面上市。届时,我会亲自去炎陵果园采摘发货。所以,现在只能接受预订。即,微信红包预交50元订金,开园后,我就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发货过来。预计售价是99元一盒5斤,198一盒10斤。

我并不是一个生意人,每天拼命写文章,所获得的打赏依然很难维持目前的生活。所以,身居炎陵的同学,建议我利用公众号卖点黄桃,同学届时带我去果园直接发货。考虑到目前窘迫的经济情况,我只好接受同学的建议。我不能保证我的黄桃是最便宜的价格,但我一定会保证质量。

我相信,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会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写下去。谢谢你们。祝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身体,都能够在坚定地守望中,看到即将到来的黎明。

(由于腾讯改变了推送规则,关注公众号后必须设为星标才能及时收到文章,所以,麻烦愿意关注公众号的读者朋友,设一下星标,谢谢!)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