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风可以揉出异香
原来异香可以
折叠成风

原来风真可以
吹向未来或重温
一个旧梦
或勾兑春雨

这夜晚终于刻上了印记或
一个梦的初始
一种蔓延中的温度

终于这女人成了
可以燃烧的液体
终于这夜晚有了湿度

终于这偷渡的月色
这异香渐浓
这湿度泛红

2021-04-20

(美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