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方展博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22-08-05 11:45 发表于湖南

作者前言: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这个大号在经过7天,15天两次封禁后,更长时间的封禁乃至永久的封禁,也有可能。所以,为了防止失联,大家可以选择关注文末小号,也可以添加我的私人微信。谢谢。我的文字也许与我这个人一样,并不完美。但我会一直在,一直战斗。

(扫一扫,可以添加作者私人微信,为防微商,麻烦注明“读者”二字)

轻轻地,佩洛西走了,正如她轻轻地来,她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在全国人民的口诛笔伐地声讨中,在有关部门严正抗议、警告声中,佩洛西结束了短暂的台湾行,又踏上了去往韩国的旅程。

我的邻居老李这几天心情很郁闷,他告诉我,他在一个微信群里和人打赌,输掉了整整1000块钱。事情经过是,他信了胡锡进“熊文”里说的话,认为佩洛西很可能因为害怕座机被“击落”,从而取消访台旅程。于是,他满怀信心,和一个微信群里的网友打赌,赌佩洛西不可能落地。结果,胡锡进的“恐吓”完全没有取得预期的任何效果,佩洛西不但落地,而且落得准时,落得顺利。眼看着半个月的生活费就这么没了,老李心情当然很是郁闷了。

我却觉得活该。其实不仅仅老李,网上还有更多人因为佩老太落地而扇自己的耳光、呼天抢地,甚至连道德与正义化身的“平局”——周小平,也不得不开直播表演倒立吃麦片。对此,我唯一的遗憾是,周小平当初为什么不承诺直播吃屎?把这个屎一吃,岂不是比吃麦片更吸引流量?虽说味道恶心了一点,但周小平不就是靠恶心人成为所谓的”座谈会代表“吗?

尤其可笑的是,在佩洛西离开之后,这些差点吃屎的人,又神气了起来。譬如老李,看到有新闻报道称,在台岛东部外海预定海域发射的东风导弹,从台岛上空飞过,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又舒畅了,仿佛那输掉的1000块钱,成为导弹的一部分,为他报了仇,雪了恨。

我实在无法理解老李们的想法,佩洛西都已经到了韩国,再发射导弹,又有什么意义呢?这就好像某人在家门口打了我一个耳光,我的反击是越过某人,踢一脚他家的大门。我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恰当,但主要意思应该还是表达出来了。我觉得,与其如此不痛不痒的反击,倒不如什么都不干,多省点钱,用于解决老百姓的民生问题,不香么?

说到底,主要还是胡锡进们唯恐天下不乱。他们这种人,就是希望能打上一战,那么,就可以天天围着战争做文章,天天收获巨额打赏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战争是要死人的,而且主要死的是农民的孩子,工人的孩子,普通老百姓的孩子。当然,如果要胡锡进的孩子,周小平的孩子也上战场,保证他们立刻又能找出1万个理由不支持战争。千万别以为他们是傻子,其实他们就是坏。

所以,我丝毫不关心导弹是否真的从台岛上空飞过。相反,我要为(伪)”顿涅茨克共和国“顿巴斯民兵火箭炮营营长、女上校奥尔加·卡丘拉被海马斯击毙而欢呼。

根据俄罗斯媒体的报道,卡丘拉1970年出生在一个军人世家。卡丘拉自我介绍说:“我是军官的女儿、军官的孙女、军官的曾孙女。我的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是军官,因此我从小就知道俄罗斯军官的荣誉守则。”

上大学了,她考上了顿涅茨克理工学院,并且挑中一个特别酷的军事专业——弹道导弹制导系统的软件开发。她也由此获得了军官的军衔。

她毕业时,苏联解体了,在新国家乌克兰,她的专业无用武之地,只能在警察局中找到自己价值。以调查员开始做起,到2012年,她已经晋升为警察中校、曾担任顿涅茨克市警察局基洛夫区的参谋长。

2012年她以中校军衔退役,然后在银行保安部门工作,一直生活在顿涅茨克,未来的生活似乎就这么平平淡淡过下去了。但是命运却给她带来新的考验和选择。乌克兰发生“颜色革命”,顿巴斯成为冲突前线。

然而,卡丘拉却选择站在顿巴斯和卢甘斯克分离主义武装这一边。成为了乌克兰赫赫有名的分裂分子。

根据联合国调查,2014年以来,分裂武装多次对乌克兰平民开火,制造了许多惨案。卡丘拉也不例外,她经常指挥下属部队伪装成乌克兰军队炮击顿巴斯地区,犯下了严重的战争罪行。为此,乌克兰当局缺席判处奥尔加·卡丘拉 12 年徒刑,并没收财产。

实际上,早在 2014 年,乌克兰当局就宣布悬赏抓捕科尔萨。俄罗斯媒体称,乌方曾跟踪她的行动并设下陷阱,但她在三次暗杀企图中幸存下来。其中一个发生在墓地,炮弹击中墓碑,弹片覆盖了卡丘拉,让她腿部受伤。

8 月 3 日下午,在一条最危险的高速公路上,卡丘拉再次遭到伏击。当时她开着她的车,后面跟着一辆救护车和一个小车队。显然,这是一次有针对性的伏击,卡丘拉的汽车被乌军队火炮摧毁,她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

虽然她死后立刻被普京签署命令,追授”俄罗斯英雄“称号。但实际上,她是一个心理极危变态的人,她甚至公开宣称,她喜欢杀死乌克兰人。这种把杀人当作乐趣的人,被追授为”英雄“,我觉得是对”英雄“称号的莫大侮辱。

幸好乌军有了海马斯,所以才能够抓住机会对其进行炮决。现在,战争已经持续了162天,我们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想要彻底结束战争,只有让更多的俄罗斯军队下地狱,只有把他们打疼了,打怕了,打垮了,才能让他们回到谈判桌前面来。也就是上周周末,乌军用海马斯袭击了Brylivka 火车站,长达40个车厢的俄军运送兵员和装备、弹药、物资统统都被炸上了天。他们和卡丘拉一样,只能是海马斯的祭奠品。

据说俄罗斯已经发誓要为卡丘拉报仇。我看到这样的新闻,发自内心地感到好笑。这就好像某人说过的”拭目以待“。不过是一种鸡血式的安慰罢了。真要报仇,那是需要实力的,俄军现在只期盼少死一些人,如果按照现在这个速度伤亡下去,恐怕熬不到今年冬季。到那时,乌军一旦全面反攻,俄军必将迎来全面崩溃。到那时,卡丘拉还会有人记得吗?恐怕那时,她已经被钉上乌克兰历史的耻辱柱。

2022年8月5日于株洲家中

黄桃开园公告

亲爱的读者朋友: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阅读此文。

当您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可能就躺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是的,可恶的尿毒症在夺去我父亲的生命后,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刷信用卡甚至银行借贷来进行治疗。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信用卡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现在,我已经到了极其赤贫的地步,然而,我依然要为广大读者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假如您能在阅读完我的作品后,给予我一定的帮助和支持,我一定为之感激不尽。

当然,除了打赏,假如您很喜欢吃炎陵黄桃,那么,也可以下单购买一箱。

炎陵黄桃栽种于湖南省炎陵县海拔300-1200米的山区,是生态营养安全的绿色食品水果,为国家地理标志商标保护产品,享有“炎陵黄桃,桃醉天下”的美誉。2004年炎陵黄桃首次获得绿色食品认证。

目前,炎陵高山黄桃正式开园,如果有意购买者,可以私信联系我,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发货过来。目前售价是99元一盒5斤,198一盒10斤。

我并不是一个生意人,每天拼命写文章,所获得的打赏依然很难维持目前的生活。所以,身居炎陵的同学,建议我利用公众号卖点黄桃,同学届时带我去果园直接发货。考虑到目前窘迫的经济情况,我只好接受同学的建议。我不能保证我的黄桃是最便宜的价格,但我一定会保证质量。

我相信,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会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写下去。谢谢你们。祝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身体,都能够在坚定地守望中,看到即将到来的黎明。

(由于腾讯改变了推送规则,关注公众号后必须设为星标才能及时收到文章,所以,麻烦愿意关注公众号的读者朋友,设一下星标,谢谢!)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