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标:2014新闻舆论观察报告(八)

Share on Google+

201501121004pubvp1宋志标 评论员

01月12日(一)
北京媒体因为背靠首都的资源,尚能苟延残喘;上海被钦定为新媒体实验区;靠吃报纸先锋时期红利的南方报纸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一个流传在朋友圈的人力数据表格显示,南方报业集团在2014年有202人离职,而入职的人数稍多。如此大开大合的流动量,对于一个发展了经年的报业集团来说,是很不寻常的。每个离开的人带着职业感受而去,用户也许毫不关心,但影响并非遥不可及。

在2014年,媒体的“盟友”正在以各种形式离开。首先是律师界的先进,比如始终将抗辩事业自觉与媒体联系的浦志强律师,经受了他的炼狱考验。在警方递交的罪名中,有一项就是因为他给记者查阅工商数据而获得的“侵犯个人商业信息罪”。

浦志强律师系狱的影响可以说很多。其中之一,可能就是律师界将有寒蝉效应,自觉地疏远媒体记者。2014年那些为职业荣誉奋斗的律师、尤其是刑事辩护律师受到了全面的封堵。在重压之下,那些寄望通过律师获取报道线索与材料的媒体可能要失望了。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需要借助律师查阅数据的调查报道,也已在国内媒体行业中有了很大程度的消退。信息的用户也许觉察到调查报道在数量与质量上的衰减,但这个只是一个结果呈现──在用户看不到的、或者不在乎的地方,诸如律师与记者的盟友关系正在解体。

2014年与律师同个“待遇”的还有部分公益人士,他们作为公民社会中活跃的“尖子”,受到了法律条文被恶意使用而带来的人身禁锢、影响力削弱及活动能力限制。公益的政治属性因遏制而变得敏感与显著,因媒体与公益天然的关系,这对媒体也是个打击。

还有一个变化,也是用户不能忽略的是,媒体评论的变迁前所未有地激烈,公共评论的价值取向正在变得零碎而多元,直至被“零碎而多元”所吞没。网络评论──报纸评论──社群评论的演变过程,让评论话语变得是非含糊而又政治明确,某些评论话语被逐入地下。

随着话语的分流,以及被分而治之,平台的属性分野愈发醒目。微信朋友圈的作为启蒙话语的栖居地,低调地维持启蒙的温度;twitter、facebook等墙外平台,则成为反对话语的固有领地,尽管它已有颓势;而墙内社交平台,则继续做国进民退式的话语勾兑。

占据市场化媒体十数年的启蒙话语,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取而代之的,是启蒙话语遗留下的字词句组成残章,以微弱的存在受制于国家主义话语方式──后者在个别央媒那里大行其道,并混披上了新媒体的外衣作为伪装,而且始终在自我吹嘘它们的优势及胜利。

从媒体格局观之,2014年是一个分水岭。南方特别是广州媒体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大势已去。单靠吃报纸先锋时期红利的南方报纸,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北京媒体因为背靠首都的资源,尚能苟延残喘。上海被钦定为新媒体实验区,也没有杀出什么血路。

但是从趋势来看,南方北方媒体的重要性已经颠倒过来,门户新媒体以“拿来主义”到传统媒体挖人而导致人才流动,也到了最后阶段。在这背后,是南北政治格局发生了扭转,南方政系的颓唐也在南方媒体的沮丧上体现出来。当然,格局颠倒,乱局犹存,出路问题仍是整体性的、悬而未决的问题。(注:2014新闻舆论观察报告至此完毕)

来源:东网

阅读次数:6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