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野蛮竟敢教训文明

Share on Google+

(《南都周刊》前主笔 长平)

201501141106pubvp1■多国政要及传媒机构近日均齐声反对针对传媒的恐怖暴力。

因刊发讽刺漫画遭恐怖分子血腥洗劫,巴黎《查理周报》惨案震惊世界。本周日法国三百万人大游行,数十位不同肤色、信仰和国家的政要,前往巴黎,携手走上街头,表达对恐怖暴力的反对。美国总统奥巴马因缺席遭舆论批评,白宫不得不承认安排失当。

中国外交部对恐袭事件表示“震惊并强烈谴责”,不过就欠缺领导人参加巴黎街头“携手行、反恐怖、支持新闻自由”的动作,这是可以理解的。让外界难以理解的是,当天新华社竟发表评论〈新闻自由要有限度〉,指责《查理周刊》漫画伤害他人,暗示其应对自己的遭遇负责。

这则评论在网络引起极大反响,很多人对中国政府在“伤口上撒盐”感到震惊。人们的理解没有错,新华社的表态代表中国官方意见。正如这则评论一样,它也援引世界其他媒体的消息和意见,有时甚至会报道一些真相,发表一些观点,但都无法掩盖它作为中共喉舌的本质。

人们最为不屑的是,一个严格控制媒体、残酷打压不同意见,新闻自由度排名全球尾位的极权国家,竟然恬不知耻地对西方文明国家奢谈论“新闻自由要有限度”,教训全球媒体如何尊重不同信仰,这难道不是对言论自由最大的反讥吗?

新华社可以说,它不过是表达与世界主流不同的声音,也是一种言论自由。放在全球看,反思言论的边界的确是一种声音,而且是必要的声音,但对中国十四亿人口来说,它代表官方唯一态度,那就是只要限制不要自由。这也反映了中国近年倔强、傲慢的外交姿态:无论多么粗鲁、残暴和血腥,它都坚持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代表。

不要忘记,新华社的评论发生在这样一个背景之中:总部位于巴黎的记者权利组织无国界记者发布2014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中国位居全球倒数第六,排第175名。该报告分析指,中共正在扩大对香港、澳门、台湾及其他外国媒体的影响。国际记者联会(亚太区)去年发布中国自由年度报告,同样称中国新闻自由状况正在恶化,而且越来越多地对境外媒体施加压力。

很多人抱着“随着经济发展中国会越来越开放”的幻想,但近两年的现实无疑对他们是沉重的打击。习近平上台两年来,对不同意见的打压远超过前两任。中国政治犯大多是因言获罪,他们没有机会做任何行动,仅仅发表不同意见就被控罪。从刘晓波、许志永、伊力哈木到高瑜、浦志强、郭玉闪,莫不如是。

如果说,中共强调对上述人士的疯狂打压当属内政,那么,《纽约时报》、彭博新闻社因曝光中国领导人家庭巨额财富所遭到的报复,记者被拒发签证,甚至办公室遭骚扰;香港出版人姚文田因计划出版批评习近平书籍被以其他名堂判监十年;《苹果日报》因支持要求真普选的雨伞运动遭有组织围攻;本周日巴黎捍卫新闻自由大游行翌日,《苹果日报》前社长黎智英住所和办公楼被人投掷燃烧弹等等,大概可以为新华社的〈新闻自由要有限度〉提供了另类诠释。

其实,内地有网站在《查理周报》惨案后刊文透露,该报多年来对世界各国领袖和众多民族竭尽讥讽、挖苦,却惟独对中国和中国领导人网开一面,从不“抹黑”中方,这大概也是中共对此恐怖事件遮遮掩掩、欲言又止的原因。新华社的姿态自相矛盾,它批评《查理周刊》对宗教缺少宽容和尊重,却忘了自己是如何在新疆污名戴头巾和留胡须的维族人,忘了自己在西藏是如何强行要寺庙悬挂中共领导人画像的。

来源:苹果日报

阅读次数:1,0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