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17日

共和党选前预期席卷的“红潮”(red wave)并未发生,反倒执政的民主党籍总统拜登(Joseph R. Biden Jr.)坐收战果。(美联社)

2022年美国期中选举虽在11月8日已投票完毕,但因各州邮寄选票规定不同,导致已一周余仍未开票完毕。综观此次期中选举结果,共和党选前预期席卷的“红潮”(red wave)并未发生,反倒执政的民主党籍总统拜登(Joseph R. Biden Jr.)坐收战果。

拜登意外得利

美期中选举对执政党向来利空,连拜登选前也不看好自家民主党选情。2010年民主党奥巴马第一任期中选举,众议院丢了68席,2018年共和党川普第一任期众议院也丢了26席。2022年拜登与民主党目前众议院只失掉8席,全部开票完毕后,预估损失不会超过15席。虽然目前共和党仅差1席就能顺利重新掌控众议院,不过若重大法案遇到自家议员跑票,议长宝座也不好坐。

拜登选前也不看好自家民主党选情,却意外成为最大赢家。(美联社)

在参议院民主党已确保不败的50席,待12月初乔治亚州联邦参议员第二轮选举后,假使共和党由目前49席也多取得1席,成为50比50的状态,民主党尚可由副总统兼参院议长贺锦丽(Kamala Harris)投下关键决胜票(tiebreaker),让民主党保住参议院多数优势。怪不得选前支持度仅在4成左右徘徊,甚至让民主党艰苦地区候选人视为票房毒药的拜登,使拜登在柬埔寨东亚峰会期间,因民主党保住参议院多数而笑开怀。

议题影响输赢

选前由于美国通膨严重、油价高涨,对执政的民主党相对不利。不过,这次民主党选得不差,原因在于通膨、油价已于选前稍微减缓。11月甫公布的10月份CPI指数,已由9月份8.2%回落至7.7%,代表11月份投票日时的CPI指数或许更低。油价在6月中达到史上新高后,也已连续数月下跌,间接帮助拜登与民主党选情。虽然美国经济前景依旧堪忧,不过正式步入衰退或许是2023年的事了。

经济、通膨议题外,堕胎议题在6月底由联邦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Roe v. Wade)判决,撤销宪法对堕胎权的保障,引起女性选民、年轻选民用选票向保守派多数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做出抗议。自由派的加州、佛蒙特州、密歇根州,以及保守派的肯塔基州、蒙大拿州皆以公投或修改州宪,保障妇女堕胎权,也因此间接催出中间选民投票意愿。

川普势力受挫

2022年期中选举包括众议院435席全部改选、35席参议员改选、36州州长改选外,另有多州州务卿、州检察长等共计逾500席须改选。川普自2020年总统大选失利后,便打着选举结果被民主党偷走的大旗,让共和党内为数不少的“川粉”成为“大选否认派”(election denier),并导致2021年1月6日攻占国会山庄,滑天下之大稽的情事。因此,民主党在投票日前,开始以“捍卫民主”(defense of democracy)为号召,希望获得中间理性选民的青睐,结果证实有效。

川普自2020年总统大选失利后,便打着选举结果被民主党偷走的大旗,让共和党内为数不少的“川粉”成为“大选否认派”。(美联社)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追踪受川普支持约208位候选人,92%通过共和党党内初选的考验。根据《华盛顿邮报》报导,这些“大选否认派”中,约有173席自期中选举胜出或领先,尤其多在共和党影响力较大的州里。但是,在竞争激烈的选区,例如这次选举的关键州,如:宾州、乔治亚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等,川普力挺的参议员候选人,或因资历不足都未能当选,而这也造就拜登与民主党仍能掌握参议院多数的原因。

展望美国政局

川普已于2022年11月15日正式宣布角逐2024年美国总统大位。然而,期中选举的“红潮”未如预期使川普支持度受挫,所幸川粉黏着度很高,且依旧期望川普竞选2024年大位。《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美国人有45%认为他们自己为泛共和党支持者,其中有19%可被归为“大选否认派”的川粉。不过,若要赢得总统大选,这些选民支持远远不足,甚至有共和党员不希望川普再战2024,因川普已让共和党“被三振”(意即连续输掉三次选举:2018期中选举、2020总统大选、2022期中选举)。

有共和党员不希望川普再战2024,因川普已让共和党“被三振”(意即连续输掉三次选举:2018期中选举、2020总统大选、2022期中选举)。(美联社)

因此,共和党除了川普外,也开始思索其他能赢得2024年大选的前在挑战者,如:佛州州长迪尚特(Ron DeSantis)、川普的副总统潘斯(Mike Pense)、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前驻联合国大使海莉(Nikki Haley)、维吉尼亚州州长杨金(Glenn Youngkin)、南卡参议员史考特(Tim Scott)、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等。除川普外,甫连任佛州州长成功的迪尚特最被看好。

民主党在礼遇现任总统拜登的情况下,目前若非拜登宣布不竞选连任,否则难有挑战者浮出台面,即便民主党内进步派不希望拜登再选连任。再者,川普正式宣布参选,将大大鼓励拜登继续与川普对决。拜登可能于2023年初决定是否竞选连任,而川普党内潜在挑战者迪尚特,或许会在2023年5月底宣布是否角逐2024年大位。惟川普是否能再受共和党提名参选,变数不少,太早宣布参选未必是好事,尤其今年未见红潮。

共和党若夺回众议院多数,则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得先确保自己能顺利当选众议院议长。目前共和党内最保守的自由党团(Freedom Caucus),已放话要求麦卡锡与其交换政治议程以获支持成为议长。或许麦卡锡应把访问台湾计划搁置,先安内再攘外。而8月初刚访台,年届82岁的现任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若民主党失去众院多数后,或许继续老骥伏枥,再带领民主党2024年夺回众院。未来美国政局,两党政治依旧高度对立。

※ 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助理教授

来源:上报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