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总是拿美国新冠死了100万人这个数据大做文章,以表明中国的抗疫比美国好几百倍。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因为第一,中美两国判定新冠死亡的标准很不一样;第二,中国官方公布的新冠死亡数据很不可信。

美国(以及其他大多数国家)判定新冠死亡的标准比较宽。只要新冠是导致死亡的潜在(underlying cause)因素,或者是促成因素(contributing cause,指共同造成某一結果的所有因素,但其在原因关系中不一定是直接原因),就算新冠死亡。

简言之,在美国,只要死者是新冠阳性,就算新冠死亡。当然也有例外,例如一个新冠阳性死于车祸,他的死亡就不算新冠死亡,因为他的死亡和新冠阳性没有关系。换言之,如果一个人的死亡和新冠有关,新冠在一个人的死亡过程中起了作用,不论其作用是主要作用还是次要作用,那就算新冠死亡。

美国疾控中心的说明还写到“可能的”(probable)因素或“推测的”(presumed)因素。因为有不少死者生前未曾做过相关检查,无法确认是否感染新冠,但根据死者生前的症状,和新冠很类似,因此很可能是或推测是死于新冠,也算作新冠死亡。

还有,在美国,死于新冠,政府会给一定的补助。因此某些医生可能会多报新冠死亡病例。

中国判定新冠死亡的标准相当窄。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中国新冠死亡的鉴定标准:“由于新冠病毒导致的肺炎、呼吸衰竭为首要死亡诊断,归类为新冠病毒感染导致的死亡;因其他疾病、基础病,比如心脑血管疾病、心梗等疾病导致的死亡,不归类为新冠导致的死亡”。

根据美国的全国卫生统计中心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的数据,美国新冠死亡的94%都是拥有2-3个基础病,75%拥有甚至4个基础病。美国只有6%的新冠死亡是因为单一的病毒感染造成的。这就是说,如果美国新冠死亡100万,按照中国标准,美国死于新冠的只有6万人。

比较中美两国新冠死亡人数还有一种参照系,那就是比较中美两国流感死亡人数。

2020年2月,中国各大门户网站转发了一篇报道引起很大轰动:据美国疾控中心最新统计,截至1月25日,估计在这个流感季美国有1万人死于流感。查阅中国的相关数据。近些年来,中国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只有几十人,多也只有一两百人。因为美国的人口只有中国的1/4,那就等于说美国死于流感的人数按比例至少是中国的300倍。两者的差距太大了。考虑到美国每年的流感疫苗覆盖率是中国的20倍,上述巨大差距更显得不可思议。

2019年9月21日,中国的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每年8.8万人死于流感 超官方数据 建议支持老人接种疫苗”。文章写道,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余宏杰课题组在《柳叶刀·公共卫生》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Influenza-associated excess respiratory mortality in China, 2010-15: a population-based study),指出2010-2015年,中国平均每年有88100例流感相关的呼吸死亡。这个数据远远超过中国官方当年公布的死亡人数。例如,据原国家卫计委发布的《全国法定传染病疫情情况》,2014年死于流感者有43人,2015年死于流感者只有8人;2019年初公布的流感死亡人数多一些,但也只有143人。把中国官方公布的每年流感死亡人数和复旦大学余宏杰课题组论文提出的流感死亡人数相比较,两者相差至少四五百倍甚至成千上万倍。

为什么这两组数据相差如此巨大呢?按照中国多位公共卫生专家的解释,一是因为中国的临床检测机构少,未在全国医疗机构普遍开展检测;二是中国对流感死亡的统计标准也与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包括美国)不一样。复旦大学余宏杰课题组论文统计的是“与流感相关的呼吸死亡”,那不仅指流感死亡,而且把因流感加重病情的死亡全部都算。比如一位肺病、或心脏病、糖尿病重症病人,死前患了流感,就算作“与流感相关的死亡人数”。中国的统计标准则是,只把由流感导致呼吸系统死亡算作流感死亡,而由流感引发或加剧心血管疾病等基础病导致的病死亡不算流感死亡。

不难看出,中国在统计流感死亡人数的标准和在统计新冠死亡人数的标准是很类似的。复旦大学余宏杰课题组论文告诉我们,按中国标准统计出来的流感死亡数据要比按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通行标准统计出来的数据相差至少几百倍,那么我们是不是有理由推测,按中国标准统计出来的新冠死亡数据也要比按世界通行的标准统计出来的数据相差至少几百倍呢?

最后,再谈一谈中国官方公布的新冠死亡数据有多大可信度的问题。这早已不是问题,尽人皆知,中国官方公布的新冠死亡数据极度不真实。多方信息来源披露,当局对一线医生统一要求,要求一线医生避免写死于新冠。记得两年多前武汉医生艾芬就揭露,上面要求医生改写报告,不能写“两下肺感染,病毒性感染”或“不明原因肺炎”,只能写成“两肺散在感染”。从一开始就做假,从原始报告就做假。这样,事后再怎么查,也查不出真相了。关于中国新冠死亡数据不可信这个问题,我在“习近平为什么要撒弥天大谎”一文里有所论及。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RFA首发。2023/1/3.

作者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