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反贼”(原标题)

有网友问我,如何解读“反贼”?这个问题很有趣,我不妨试做一番解读。

当然,“反贼”是个戏称或昵称,用正式的书面用语,就是“持不同政见者”。以我自己为例,我被称作“持不同政见者”,从民主墙运动和北大竞选运动算起,至今已有四十余年了。我并不拒绝这个称谓。不过我总觉得这个称谓有些不对劲:有“持不同政见者”,难道还有“无不同政见者”吗?在今日中国,还有谁能够无不同政见呢?

其实,在中共专制制度下,“持不同政见”的反面不是“无不同政见”,而是“无政见”。道理很简单:只要你有自己的政见,你就不可能时时处处都“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你势必会在这个问题上或那个问题上持有不同政见。中共不但规定对各种重大政治问题的唯一正确答案,它还朝令夕改,翻云覆雨,反复多变。在这种环境中,除非你打定主意无政见,否则你总归会成为持不同政见者的。

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作者)早就发现,极权主义正统教义有一大特点,那就是多变性。奥威尔说:“在极权主义和过去所有正统学说之间,不论是欧洲的或东方的,都有好几个至为重要的不同点。最重要的不同是,过去的正统学说并不变化,或者至少并不很快变化。在中世纪的欧洲, 教会决定你该信仰什么,但是至少它允许你从生到死保持同一信仰。它并没有叫你星期一信仰这个,星期二信仰那个。今天不论什么样的正统基督教徒,印度教徒,佛教徒或者伊斯兰教徒,或多或少都是这样。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他的思想是有限定范围的,但是他的一生都是在同一思想框架内度过的。他的感情不受干扰。”

然而极权主义却不同。奥威尔指出:“在极权主义方面,情况恰恰相反。极权主义国家的特点是,它虽然控制思想,它并不固定思想。它确立不容置疑的教条,但是又逐日修改。它需要教条,因为它需要它的臣民的绝对服从,但它不能避免变化,因为这是权力政治的需要。”

奥威尔说得好,对当时的正统教义口头上表示奉承是容易做到的,上面改口了你就跟着改也是容易的。但要在感情上跟着转弯子,说转就转,那从心理学上来说就是不可能的。由于极权统治者翻云覆雨,并强迫其信徒“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这是一切凭真心真情信仰的人万万难以做到的。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只要对自己的政治观点抱严肃态度,他就不可能无不同政见。如果你一定要避免不同政见之名,唯一的办法就是压根不要有自己的政见,至少是不要公开发表自己的政见。

由此可见,“持不同政见者”这种称谓很不确切,因为中国并不存在与之对应的“无不同政见者”。在中国,不存在“持不同政见”与“无不同政见”之分,只存在“有政见”与“无政见”之分;只存在公开讲出自己政见与不公开讲出自己政见之分。被称作“持不同政见者”的我们,无非是坚持对政治问题有自己的见解并且公开讲出来而已。

光传媒首发。2023年1月5日。

作者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