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国大陆正在热播一部据说是反映主旋律的史诗巨作《老农民》,里面出现了在台海两岸这些年来都变得敏感的土改和还乡团的情节,这引起了身在海外华人圈的笔者关注。

我看了该剧感觉距真实的历史相差太远。真是难为了编剧和导演,因为要全景展示多半个世纪以来波澜壮阔的农民生活画卷,讴歌执政党领导国家的合法性,他们无法回避土改这个历史过程,只好把这段浸泡着血泪和仇恨的血腥历史淡化处理,演绎成一出贫富恩仇、乡邻争斗的田园牧歌式的智斗轻喜剧。

该剧的时代背景,乃是一九四八年济南战役前夕。黄河边上的一个叫麦香玲的山村,老地主马大头(马敬贤)预感到形势不好,在大学毕业回乡的儿子马仁礼的启发下,主动两次把自己的土地分给农民。土改积极分子牛大胆为代表的农民对马大头展开“土地还家”的斗争,让他站在土台子上,喊口号斗争。马大头既没戴牌子、戴高帽子,也没有游街,斗争会上还允许他辩解。最后的结果是,地契没收分给农民,马大头的房子跟牛大胆互换,共产党传统文学作品讴歌的轰轰烈烈地土改斗争在麦乡岭村就算胜利了。更搞笑的是还乡团反攻倒算的那一幕,不知名姓、来路不明的一群乌合之众,跑到麦香村村口放枪,牛大胆带着地主儿子马仁礼到村口配合工作队一起阻击,牛大胆扔了两颗手榴弹,马仁礼则叫来县大队一阵排子枪,将还乡团驱散。中共土改史上极其血腥的一幕就这样儿戏般的“交代”过去了。

真实的历史是怎么一番情景呢?

这部影视剧写的应该是山东的故事。因为它提到麦香玲在黄河边上,还提到了济南战役。我就讲讲真实的山东土改和还乡团反攻倒算的历史的几个场景,来还原这段历史吧。

山东的土改搞过好几次,老解放区搞得比较早,从内战一爆发就开始了。究其原因其实主要是为了给军队筹粮和提供兵源。这一点过去中共从来不讳言,现在这一电视剧中居然没有涉及,不知道是处于什么暧昧的心态。

我的家乡沙梁一九四七年春天也搞了一段时间,但是因为距离青岛太近,胶济铁路还在国军控制之中,大沽河就是军事分界线,因此土改搞得还不算不十分惨烈。我们村以北十多里的蓝底、李哥庄等大镇,本来就是八路的老窝,土改搞地那叫“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大户人家几乎都是“扫地出门”,房子土地一分而光,有些多少得罪过人的地主差不多都难逃一死。当时胶东有个“七七”政策,叫每个村子都要见血,就是要杀人。

平度县城边上有个村子,一户大户人家主事的是个吃斋念佛的老太太,姓贾,人称贾善人。这家老财东早死,几个儿子大都在青岛做生意,只有十几岁的长孙陪伴老娘在家读书。一个老实巴交的管家操持家务。老太太有个规矩,就是所有租种她家土地的农民,租子自愿缴纳,想交多少交多少,碰到歉收的年景,不交租子也可以。村里修桥补路、办学堂、建祠堂、施舍粥饭等等公益事业,都由她家一家承担,不用村民负旦分毫。皇粮国税乃至兵匪劫掠那就更不应说,都有贾府承担了,因为这个缘故,贾家的好名声流播在外,被称作贾善人。

一九四七年春土改的时候,因为老太太的好人缘,这个村子的批斗会没有人去参加。眼看着开不成斗争会,土改工作队想了一个歪招,从平度城北的一个受恶霸祸害的村子里找来一些“土改积极分子”,斗争会上积极分子大骂老太太既然是贾(假)善人,那就是真的贫下中农的吸血鬼。最后一顿乱棒,把个一辈子礼佛向善只做好事的老太太给打出了脑浆子,十几岁的孙子扑上去保护奶奶,也被杀红了眼的积极分子打死,谓之曰:斩草除根。

老太太的大儿子在青岛做生意,听说老家遭了惨祸,老娘死于非命,孩子也被打死。一怒之下变卖了青岛的铺子,买了二百多条枪,送给一个外号叫“天火烧”的人组织了一个还乡团,跟着范汉杰将军的“山东兵团”进攻胶东。

这个叫“天火烧”的正是我们沙梁村人,真名叫綦官汶,他家虽然没有死人,也给共产党分了三百多亩地,房子也被分走二十多间,于是天天想着还乡复仇。有了贾先生的这一批枪支,立即组建了一支以逃亡到青岛以胶东当地土豪为基本队伍的还乡团。杀气腾腾直奔沙梁而来。

“天火烧”是沙梁第一号大地主,家有良田,在青岛有好几家店铺,儿子还在美国读书。不过官汶这个人为富不仁,贪婪狡诈,谁跟他打交道都要被沾一层皮。所以沙梁人就传出一句话:宁遭天火烧,不跟官汶交。背后沙梁人就叫他“天火烧”。

小时候听我祖父说,“天火烧”带人杀回沙梁,把分了他家土地的人都叫到村口大槐树下,大家但见大树下摆着一张四方桌,桌子上放了一张大蒲箩,“天火烧”挎着盒子炮,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条长凳子上喝茶,身边是一溜儿背着长枪的“还乡团”。

“天火烧”的脚下还躺着一个人的尸体,那是八路村长“腊八”的老爹。这位老人家在白菜地里锄草,被“天火烧”带来的人用二齿钩子活活打死。“天火烧”指着腊八老爹的尸体对众人说:各位父老乡亲,冤有头,债有主,腊八分了我的房子我的地,他自己跑了,他爹就得抵命。你们谁分了我的地,把地契给我送回来,扔到那个蒲箩里,我既往不咎,咱们还是父老乡亲。

大家土改的时候其实就明白,“天火烧”的地不是那么好种的,早就悄悄把地契藏在袖口里,这时候纷纷把地契往大蒲箩里扔。

晚上,“天火烧”把我祖父和本村另一个地主綦官桂叫到家里喝酒,“天火烧”得意洋洋,问我祖父:老李,我听说腊八闹土改的时候大家都抢着分我的地,只有你老李不要。你说说,是不是知道我“天火烧”有回来的一天?

我爷爷回答:我可不是那诸葛亮。但我知道你身上的肉,长不到我腿上,我干嘛要你的地?

早些年二流子腊八偷过“天火烧”家的自行车,被“天火烧”家的家丁抓了打折了腿,我爷爷介绍他去参加了八路。腊八跟着八路打回沙梁,因为打瞎了一只眼,退役当了村长,因此分地的时候他为了报恩分给我爷爷十几亩“天火烧”家的水浇地,却被我爷爷拒绝了。因此“天火烧”有此一问。

天火烧又跟綦官桂说:官桂,这些地本来也都是你的,我今天从泥腿子那里收回来,还给你,拿去!
说着,把那一蒲箩地契推给綦官桂。

原来,这三百亩地确实以前是官桂的,十年前“天火烧”看上了这些土地肥美的好地,就勾结马山的土匪绑了官桂的独生子,索款三千大洋。官桂哪来的那么多银子?只好把土地全部变卖给“天火烧”,凑足了银子,赎回了儿子。现在“天火烧”跟着十万国军杀回胶东,盘踞胶东十四年的共产党八路军被驱赶殆尽,“天火烧”气焰正盛,官桂有几个脑袋敢想着要他的地?官桂连连作揖说:兄弟兄弟,我那地是公买公卖给你的,哪能要回来了?你问问老李,腊八当年要分我一块我都没要,我是那种人吗?

“天火烧”说,官桂呀,我这次回来,手下人把腊八爹打死了,这就算结下仇了。虽说是国军把共军彻底打趴下了,我也不担心泥腿子再来分我的地。但我也不是种地的料,青岛还有点买卖,我以后就在青岛讨食吃得了。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我也不要你当年的地价,你把青岛的那两个铺子给我得了。老李今天就做个中人。

我爷爷当时就觉得不对味,因为当年的地价是三千大洋,而官桂在青岛的两处买卖撑死了也不值一千大洋,“天火烧”岂是吃亏的人?可官桂当时财迷心窍,一见有便宜沾,就动了心,两人写了字据,让我爷爷在中人一栏画了押。这桩买卖就算完成了。

不久,綦官桂就把肠子悔青了。因为四七年秋天的胶东一战,国军虽然打了次胜仗,其实是回光返照,很快就兵败如山倒。经过济南战役、青岛战役,胶东又成了共产党的天下。老谋深算的“天火烧”早在四八年底就变卖了青岛所有的买卖,逃去台湾。五十年代,趁着韩战爆发,他又从台湾逃到美国。因为带了大笔财产,多财善贾,长袖善舞,“天火烧”没多久就成了富商。八十年代大陆开放,“天火烧”又作为爱国华侨第一批回到沙梁。再说倒霉的官桂,没有“前后眼”,刚到手的三百亩地被重新“土改”分了不说,他自己还被划成地主分子,强行管制三十多年,作为新社会的贱民,受尽屈辱。

“天火烧”回沙梁的时候我爷爷早已经去世,官桂还活着,“天火烧”请我父亲和官桂到家里喝酒,官桂死活不去。

据我了解,“天火烧”毕竟是沙梁人,除了打死了腊八爹,收回了土地,做的孽其实还不算太出格。他的手下一个叫姜福寿的家伙,是我村北边十华里地的大西头村人,却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头。因为土改积极分子分了他的房子和地,还打死了他娘韩兰嫚,他居然用一口大井活埋了十七个土改积极分子。

八十年代,中共发布文件声明放弃追溯建国之前人员所犯罪行,姜福寿回到家乡,却不敢进村,只能在政府招待所里住着。大西头村里的那些被他活埋的人的后代扬言:国家不追究俺们不管,只要看见他,就要血债血还!

这个人最后只能坐着政府的车绕着村子转了一圈就回到了美国。他在政府住的时候我还在机关工作,有一次他到我们办公室看报纸,回首往事,流着眼泪说:我是杀人恶魔,我承认,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

当年他们逼着我娘交浮财,让我娘一双小脚在烧红的铜板上来回走,每走一步,都吱吱作响,我娘的小脚都烧糊了。他们还不放过,还用枪打碎了她的脑袋。我们一家也被杀了七口啊!

胶东当地的党史也承认胶东地区土改犯了左倾错误,网上有一篇回忆文章说:

一九四七年,土地改革工作受左倾思想的影响走上了歪路。六月,中共中央华东局在诸城寿塔寺召开扩大会议,错误地批判了华东局副书记、华东军区副政治委员、山东省政府主席黎玉,指责他在土改中犯了“富农路线”错误。华东局发出了《关于山东土改复查新指示》(简称《七七指示》)。要求彻底克服“富农路线”,消灭封建残余,将地主的全部财产完全清算出来,交农会统一分配;土豪劣绅、恶霸、反动地主及群众所痛恨者,其本人不分给土地,其家属不反动者,在农会同意下可分给一定土地;富农除出租土地全部拿出外,其耕地、牲口等可清算出一部分,抵偿其过去的剥削债务;城市工商业之属于豪绅、恶霸、反动分子及为人民所痛恨者,亦可清算还债。《七七指示》规定:实施新指示应根据90%农民的意见行事,如果党的规定与90%的农民要求不符合时,则应修改党的规定,并要重新组织农会等。《七七指示》还宣布停止执行省政府土地法令,重新作出13条规定。

文章承认:在错误路线指引下,比较普遍地出现了打、押、杀的现象。掖南县郭家店区区委书记放弃领导回家养病,农会会长独掌大权,错误地提出从“反奸、反特”入手搞土改复查,“贫雇农打江山坐江山”、“挖蒋根、拔蒋毛”。有的坏人利用这次运动浑水摸鱼,趁机打击报复,株连了很多人,不仅打死了地主,甚至打死了地主的子女和其他一些不该杀的人。郭家店区区委在柴棚村召开有500多人参加的群众大会上,首先杀了12人。恶果自此开始,短短三四天的时间该区23个村就杀了151人。受其影响,庙埠区打死了24人,马山区打死了14人。莱西县自8月14日至23日,斗争地主、富农1500余次,关押地主3025户,打死61人,“扫地出门”1100户,没收地主富农土地1.5万亩,特别是将一些对革命有功的军、工、烈属“扫地出门”,甚至毒打和杀害。平北县在土改复查中,地主、富农被拷打、处死、“扫地出门”的现象时有发生。平南县在土改复查中“左”的错误造成的恶果,使共产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受到严重影响。由于扩大打击面,树敌过多,激化了阶级矛盾,孤立了自己,致使后来遭到了还乡团的疯狂报复,其教训是及其惨痛而深刻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6b9fc101014mbc.html)

《老农民》据说是为了响应习近平主席的号召,为新中国的农民“树碑立传”,讴歌广大农民兄弟在共产党领导下艰苦奋斗、走向中华民族振兴之路的史诗巨制。编剧高满堂信心满满地声称,他编写的这部戏,对得起八亿农民。我不由想起那些死在土改积极分子和还乡团手里的成千上万的农民冤魂,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高满堂的这个说法?

By editor

在 “刘路:说说真实的土改和还乡团“反攻倒算”——从电视剧《 老农民》说起” 有 1 条评论
  1. “胶东当地的党史也承认胶东地区土改犯了左倾错误”,中共有时还“美其名曰”管这些叫“扩大化”,毛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从土改镇反肃反五七反右,他们什么时候没有不“扩大化”过?你笔下的还乡团姜福寿“回首往事,流着眼泪说:我是杀人恶魔,我承认,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对着哩!小时候看到过许多还乡团还乡杀人放火,干了许多残暴之事,曾激起我极大的“无产阶级”义愤,闹得人火冲南天门,对那些反攻倒算的地主老财,也恨不能“啖其肉,尽其血”,方解心头之恨,但此后也甚为不解,原来乡里乡亲的,和平相处几十年,甚至数百年,何以骤然间如此不共戴天?中共以前从不提及他们是何等的残暴血腥和逆天!刘路兄,这厢有礼了,看到如此真实质朴的文字,“为天地立心”!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