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泽荣、康中良

编者按徐泽荣博士多年研究苏援与中共革命专题,尝有独到心得,本文指出,苏联军费军火大力援助北伐与中共是西方列强没有过的事,其历史价值不应否定。

林则徐因鸦片战争获咎被流放伊犁后,曾经预言:俄国乃是中国的最危险的敌人。此后百余年的历史却证明他错了。俄国自变为与西方和日本敌对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以后,曾为中国人民的进步事业提供了好几次大规模援助。苏联以军费、军火、顾问、外交支持国民党兴师北伐,便是这多次援助之中的首次。这次援助始于1923年10月鲍罗廷被派来华,止于1927年7月汪精卫分共绝俄。这次援助甫经上马,中国的进步媒体便看到:只有苏维埃共和国⋯⋯愿中国一天天强盛,能保护自己的利益和主权⋯⋯中俄两国才是“最诚信的友邦”。

北伐苏援军费超过5000万银元

本文旨在对于这次援助的内容进行条分缕析,但是,由于政府档案的保存或公布不全,历史学家群体迄今仍未能对这次以及历次苏联援华的全貌,做出权威而详尽的描述。本文只能从各种来源提供的局部消息,来对这次援助做一比较粗略的勾画;在信息链条断开的地位,暂时填以逻辑推理。作者对于苏援饷械与中共革命的研究,迄今虽为一骑绝尘,但是已经具体入微,撰文之外,不仅有了实地踏察,而且还有搜集照片,纯粹学术研究味道愈来愈浓,掀开民间中共党史、军史研究的焕然一新的一页,不再说教的一页。

关于苏援军费,根据各种史料,作者估计33个月的总量不少于5,000万银元,即每月150万以上。它主要用于以下五个方面的开支:政府机构、黄埔军校、海陆两军、省港罢工、北伐战争、顾问薪金、西北友军等等。当然它不可能是完全充裕的,广州国民政府和西北军仍需自行补充课税筹款。苏联曾经调运煤油、木材来粤以拯匮乏,但应从无向中方提供过大笔民用款项,那样它也负担不起。陈洁如回忆录里可以找到证实苏联给予蒋氏援助实属至关重要的记录。

关于苏联军火,本文仅选枪支一项来做重点描述。从海参崴、敖德萨运抵广州、汕头的枪支应有4船近75万支(后来应有一船30万支秘供中共三处苏区,假手陈济棠秘藏南雄梅岭钟鼓岩),用于装备广州国民政府辖下6个军和黄埔军校学生。时任广州政府炮兵总监的邓演存(邓演达兄)就曾记载,北伐即将开始之时,苏联运来一船军火,泊于黄埔军校海面(时无黄埔新港),中方动用“四五十只大驳船(大驳船见附图。作者寻找了十余年,终遇)运了四五天”。

军火援助达75万支枪

据笔者计算,一艘载重量仅为5,000吨的海船,即可运枪30万支,弹4亿发。各部由此置换下来的陈旧枪支,有3,000支用以支援广西李宗仁的第7军,余下的可能用于装备工人纠察队、农民自卫军,或被出售换购其他军火。对于于北策应北伐军的西北军,苏联也给予了大量军火援助,达200卡车,其中枪支近6万支。苏联军火除步枪外,还有火炮、甲车等。驻扎肇庆的叶挺独立团就曾是甲车团。(独立团入湘北伐,并无携带甲车同行,这些甲车后来流落何方?作者寻找了十余年,不遇)。

北伐之时,得到「铁军」称号的,不是流传甚广的叶挺独立团(后来扩编成师),而是该团所属的张发奎广东军。铁军之上,还有“钢军」,乃为李宗仁广西军。张发奎广东军打不下武昌,何应钦黄埔军打不下德安,都是由李宗仁广西军增援打下来。经此考验,苏联顾问便对钢军高看一眼,该军遂于江西德安得到大量苏援枪支补充,不再像是后娘养的。

共产党于上海成立之时,便得苏联财政援助。当时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三位一体,尚在广西十万大山之中搜集散兵游勇组建新桂系军,未得外界分毫援助,有时连饭都吃不上。后者真是“何兴之暴也!”不妨推论,如果共产国际当时没有受到与托洛茨基不断革命论针锋相对的斯大林阶段革命论支配,一早就将共产党而非国民党视为主要受援对象加以武装50个师以及炮海空三军,还会有“四一二政变”、“九一八事变”吗?中国人民可以少受多少内战喋血,日寇荼毒!

苏援军火来自沙皇黄金购之日本货

当时苏联即使扶持邓演达也较扶持蒋介石为好。邓演达为国民党左派。他被蒋介石抓获后,被关在南京老虎桥监狱。该监狱监狱长同情邓演达(以及后来方志敏,是他将方志敏手稿秘交鲁迅)。据他记载,宋庆龄来探监,两人相拥而泣,状如情侣。宋庆龄曾为苏联服务。廖承志于沪曾经应她之请,交其一份手写重要情报。她一边将纸条置于纸烟之中,一边对廖氏说:“是交给最高当局的。”

作者并不赞成批评中共当时输诚共产国际乃有卖国之嫌。共产主义尽管如今证实无从实现,当时却是针对欧战频仍资本血腥,咸被受认再造乾坤的普世价值,一种否定主权国家,肯定世界政府的普世价值。民主主义、解噬(自由)主义也属普世价值,却是一种怀疑世界政府,强调民族国家的普世价值。可见卖国概念并不适于前种普世价值,就像朝贡体系之时,万邦来仪并不等同来仪国君、使臣卖国一样。同理,天朝泽被万邦绝不等同殖民统治。作者认为,当代中国放弃共产主义同时,不妨说服美国共同重拾朝贡体系精华(联想习总书记“共同缔造新型大国关系”呼吁),缔造Pax AmeriSina。开发陆海丝绸之路(改称丝茶之路为好,得连上“中国皇后号”,瓷器、鸦片就免提了)贸易带产业带,似为天降此缔起点。

这些苏援枪支,基本不是俄国产,而是日本产或者万国产,源自沙皇政府一战之时使用黄金所购日产军火库存。据说一战结束之后,日方还有此项未付军火,价值800吨黄金,俄方多次——近年仍有——催讨璧还,不果。高尔察克白卫军失败之前,曾经抛弃军费库存200多吨黄金于贝加尔湖,近年似被发现。蒋家政府播迁台湾带走国库库存黄金仅得二、三十吨。希望国人经此对比——俄国流寇黄金储备尚且多于国府将近十倍,应当感悟,中国曾是多么孱弱,不要再说什么国民党“窃走”这些数量微不足道的黄金,怎样大大妨碍了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台湾人受益难道不是中国人受益吗?),诿过于人,且令列国朝野耻笑。作者(徐氏)曾经亲眼见到,文革大破四旧之时,广州市各中学红卫兵上交政府设于一德路天主堂抄家物品仓库抄家所得金条、金饰堆放状如谷堆(未算银元、银饰),若加熔化,应有1.5立方米≈ 28吨。若加北京、上海以及各省省会抄家所交金条、金饰,对比比率还得大大增加。当然,据说文革之后,政府拨乱反正,曾经发还不少被抄人家财物。

500苏军顾问大大提升了国军素质

以上所述苏援饷械有多少属于赠送,多少属于借贷仍不清楚。不过即使是借贷部分,由于蒋汪二人后来先后均与苏联反目,笔者相信,定无偿还分毫。苏联后来援助中共享以反蒋、抗日的饷械自然是无偿的。不过,作者认为,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包括今日两党的领导阶层——都不必对亏欠苏联的“金钱价值”感到太大的不安:它毕竟又将外蒙古、海兰泡、科布多和唐努乌梁海从中国版图上割出去了;即以援华流动资金而言,作者相信苏联垄断经营中东铁路时之所得的额外利润,也可与其全部或部分相抵。不过,中方亏欠苏联的“使用价值”,却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对于这点,党人须有自知之明,须行知恩图报。

作者认为,省港大罢工的真正用意,在于:香港瘫痪之后,英国政府便不易利用香港,武力阻止苏援军械经海路来广东!反过来想想也是:长达年余的罢工对于罢工工人有何好处?支持罢工机构定是另有目的。对于罢工工人,定是发有薪金。大罢工骨干团、纠察队五千人,多半于广州起义中战死。个别人员沿着西江逃往广西深山,入籍僮族,解放后也似无向党表明原有身份,要求待遇。

关于苏联顾问,值得一书。苏联派往黄埔军校、中山军校、北伐军、西北军中工作的军事顾问多达500余名,他们在改进南北两军的素质和制订各种战事部署方面起了关键作用。国人不应以后来在中国赣南苏区出现的李德这“一支篙」,来打倒苏联顾问团这“一船人」;李德只曾在德军当过士兵,从未在苏军当过军官,本无专业资格来华充当军事顾问。

洋务运动的核心项目是练新军,置新械,北洋军便是这一项目的头胎儿子,而西北军又是从北洋军发展而来的。让我们看看,至1920年代中叶,西北军的“军”练得怎么样,“械”置得怎么样,在一个苏军顾问眼里:

——列强故意(只给中国)供应口径不同的、业已过时的武器。第1军里就有7种型号的步枪、6种型号的机枪、4种型号的火炮⋯⋯军队大都使用1898年、1901年和1902年出厂的德国步枪,而且都已破烂不堪⋯⋯往往⋯⋯运到的子弹和炮弹不适用于任何一种型号的武器。
他们在射击方面是一无所知⋯⋯尽管我们给军官们上了理论课⋯⋯这个旅的破烂步枪的命中率也还是只有48%。

——机件发生故障时,他们就给机件加油,好像这是对蒙难者的一种慰藉。

——大多数军官只会直接瞄准射击。很少军官能懂得掩蔽阵地上的射击理论。他们对火炮的各种部件也不太了解。

——我们集中了46门大炮,开始了轰击⋯⋯所有敌人都躲避起来了。于是,我们问张都统:为什么你不进攻?⋯⋯他不懂得,炮兵把敌人赶入地下,步兵可以毫无损失地接近敌人。

——这些师里的战术,和俄军在日俄战争时期所采用的战术一样。步兵采用散兵线进攻,要求严格整齐地向前推进,不注意利用地形。例如,让机枪和步兵一起迅速向前推进,这样一来,机枪就很少有射击机会了。

——在座谈中,我才弄清楚,在保定军校任教的日本和德国军官,给中国军队灌输的就是横队战术⋯⋯无论是德国,还是日本,都⋯⋯不愿教给中国人掌握致胜的技能。

中共内战胜利关键是苏联的饷械支持

此外,苏军顾问也提到西北军也是使用汉阳造仿德七九步枪(似无较短马枪型号)。国产七九步枪的质量又如何呢?《羊城晚报》短评家微音曾在抗战期间领教过。他回忆说,七九步枪打了几十发子弹后,枪膛就磨蚀了,子弹可从里面溜滑出来,这时只能拿它当棍棒使!显然是钢质量和热处理不过关。德国人牛高马大,挥舞德式七九步枪刺杀无碍;中国人较为矮小,就会觉得难以得心应手,于是就有宋哲元部以刀代枪、以砍代刺的权变首例。细节决定成败,“一寸短,一寸险”啊!今后当你唱起《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时,就应当感到悲从中来,不应只感到豪从中来。

西北军的这一系列落后现象,直至苏军顾问到达之后才开始得以纠正。首先,经苏军顾问弄清情况并且向上汇报之后,莫斯科同意向西北军提供大量武器弹药;其次,在苏军顾问的指导下,西北军建立了炮兵、机枪、步兵和骑兵学校。顾问们编写了教学大纲,从苏联订购或亲手准备教学所需的一切材料。他们还主持了整个教学进程。苏军顾问还帮助西北军拟定战争计划、制订作战方案、测绘战区地图,以及拟定扩张后方、护送伤员、设立医院等计划。苏联顾问为广东北伐军所做的事情只会更多、更好。道理是显而易见的,虽然有关回忆少见。

苏共夺取政权之后,开始只有兵力十万,但是由于各家兵工厂在手,余粮征集制遂行,不出三年,兵力便增至百万,白军便可一举荡平。所以苏联当局、苏军顾问蛮有信心于华复制此种“饷到械足谋周,千日可赢对手”的“外部出钱出枪,内部出人出力”模式,每位来华苏军顾问的回忆录,都明白无误地表现出此种乐观态度。他们回国以后,写出了六七本回忆录,全有中译本。

在苏联三管(饷、械、谋)齐下的支持下,北伐军和西北军经过质量建军(可惜对于西北军来说,时间还嫌短了一些),战斗力大提高,遂能于一、二期北伐中一举击败直系军队,底定中原。“新洋务军”能够战胜人数远较为多的“旧洋务军”(直军+奉军+省军),正应了一句西谚:有着利爪利牙的一只狼,从不在乎面对的绵羊数目是上百还是上万。绵羊再有视死如归的勇气也没用啊!苏军顾问强调用炮,惠州城池号称千年未失,被炮一轰,顷刻便垮。不过当时中共并无跟上恩师战略思想,直至解放战争,方才后觉后知,省悟炮兵至关重要。“足炮”遂使中共变成狼,“乏炮”遂使蒋军变成羊。

多说一句:中国的北伐战争、解放战争,越寮的抗美战争,非洲数国的反殖战争等,还真是十足地应验了苏联当局的预设!抗战胜利之前中共不得不忘穿秋水18年,原因在于:先是中共三打潮梅夺取海口、五反围剿摆脱包围未能得手;后是日本全面侵华,苏联需要国共息兵连手卫苏。对中共内战取胜起左右结局作用的,实为苏联饷械。世人又可看到,利比亚卡扎菲被类似性质的北约模式,以“关羽温酒斩华雄”之势推翻,前后历时尚不足一年,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不过,始作俑者,乃是苏联。这是它曾经拥有的强大的软实力。

(徐泽荣:文革后留英获牛津大学博士学位)

来源:《开放》2015年1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