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协平:无知,还是卖傻?

Share on Google+

苏共的历史黑不黑,该不该否定,苏共的口碑佳不佳,形象好不好,该不该垮台,苏联当年全民族的精神支柱是用钢铸的还是纸糊的,该不该倒塌,对那段历史该不该自我否定,最有发言权的还是前苏共、今俄共自己……

133405_150126145602_1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不能说马知非是庸人,但其《尊重历史,是制造悦读的底线》一文中的一段言说:“清代思想家龚自珍说过,‘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 上世纪80年代,苏联社会上就曾经出现过大量打着‘反思历史’的旗号,抹黑苏共历史的片面历史内容……结果导致了全民族精神支柱坍塌,自我否定成为主流,成为苏联分崩离析的致命缺口”,很有自扰和扰人之嫌。

龚自珍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晚清思想家,但是,他说的话也未必句句是真理。以“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为例,就值得推敲。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威振四海,灭掉六国,是“先去其史”还是先攻城略地?六国灭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结论明白在那里。随着秦始皇一统天下,建立起中国第一个皇权专制王朝,眼看他造阿房宫,眼看他修长城,眼看他鞭笞天下,人莫予毒。

到了秦二世,更变本加厉,陈、吴二人振臂一呼,一干人众“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很明显,这是官逼民反,哪有什么陈胜、吴广或者刘邦、项羽“先去其史”的影子?“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过秦论》和《阿房宫赋》所下的结论,到现在我还没发现有谁质疑过。

事实上,自秦以降,唐宋元明清,多数王朝都是如秦一样的原因灭亡的。在中国历史上,有两次,一次是蒙古族入主中原,一次是满清入主中原。无论是忽必烈,还是努尔哈赤,都是野蛮战胜文明,凭的是铁蹄。到了国民党政府败走台湾,印证的更是毛泽东总结和发明的那句名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打天下,坐江山,关键是一个打字。与“先去其史”何干?

改朝换代,有“去其史”的,那大抵是一个皇权专制王朝建立起来后,通过对前朝的否定,以证明自己政权的合法性,达到天下归心而已。但历史证明,这个做法,有用,也有限。秦始皇焚书坑儒,心肠不可谓不狠,办法不可谓不绝,但他忘记了,历史不仅写在煌煌的典籍中,更写在国人心里。焚书坑儒帮不了自己的忙,反倒是“坑灰未冷山东乱”,“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

始皇帝不行,后来的哪一个皇帝也不行。雍正王朝、乾隆大帝的文字狱够厉害了,武昌一声枪响,满清王朝顷刻间灰飞烟灭。后来,“四人帮”也在“去史”方面忙活了一阵子,徒留下一地历史的笑柄。此为题外话,打住。

“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历史不是这么回事。话说回来,如果“先去其史”就能“灭人之国”,这个“国”也太不争气、太脆弱了,或许原本就该灭。

马知非为了给“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找根据,拿苏联说事,对所谓抹黑苏共历史痛心疾首,其对苏联历史的无知,让我惊讶。

苏共历史需要人去抹黑吗?在早期,高尔基的遭遇给出了答案。

十月革命后,被誉为无产阶级伟大文学家的高尔基,在彼得堡自己办的《新生活报》上发表了大量文章。他反对一切权力归苏维埃,反对推翻由选举产生的立宪议会,反对取消言论新闻出版自由的政策和对农民的剥夺政策,反对签订布列斯特条约。在列宁五十寿辰之际,高尔基把列宁同彼得大帝相比,说“看见这个伟人,总让人有那么一种恐惧,他随心所欲地摆弄我们这个星球上的历史杠杆。”列宁终于忍不住了,以一纸命令关闭了这家报纸,并于1920年10月20日约见高尔基,要他移居国外:“如果你不走,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送你走了”。谁也能听出这是通牒,是最后摊牌,要把他驱逐出境。高尔基从此走上了失去祖国的漫漫七年路。当然,与另一些异见者如诗人尼古拉·古米廖夫被处决相比,对高尔基来讲,这算是很客气很幸运了。

顺便讲一下,高尔基当年发表的那些文章,曾结集为《不合时宜的思想——关于革命与文化的思考》,当时不能出版,70多年后才见天日,1998年翻译过来,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马知非是不是应该读一下这本书?看看十月革命后列宁领导下的苏联,需要不需要抹黑。

到了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更无须别人去抹黑。20世纪30年代斯大林主导的大清洗是怎么回事,杀死了多少开国元勋、中央领导、红军将领,以及各级领导和无辜群众,马知非未必不知道。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索尔仁尼琴之《古拉格群岛》,就是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的真实写照,哪需要别人去画蛇添足。到了勃列日涅夫时代,与美争霸,穷兵黩武,到处扩张,甚至公然出兵捷克斯洛伐克。中苏交恶后,陈兵百万于我国境线外,并磨刀霍霍,准备对我核基地实施外科手术式打击。如果不是另一个霸主给以颜色,后果不难预料。我们曾经把它称为社会帝国主义而势不两立。那段历史,当然还有更多的解读和教训,但北极熊从来不是什么好东西,是毋庸置疑的。用得着马知非自作多情,为人家背书?

其实,苏共的历史黑不黑,该不该否定,苏共的口碑佳不佳,形象好不好,该不该垮台,苏联当年全民族的精神支柱是用钢铸的还是纸糊的,该不该倒塌,对那段历史该不该自我否定,最有发言权的还是前苏共、今俄共自己。在苏共垮台十年祭日,俄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久加诺夫不无痛心地尖锐指出,苏联解体、苏共亡党的根本原因在于三垄断:“意识形态垄断,大搞一言堂;权力垄断,大搞政治暴力;利益垄断,大搞特权。”

三个垄断下,苏共是个什么德行,苏联是幅什么模样,不用多讲。一晃,20多年过去了。如果说当年苏联有什么人别有用心,抹黑苏共历史,苏联人民上了当,导致全民族精神支柱坍塌和苏联解体,今天,俄罗斯人民总该觉醒了,把三色旗换下来了。何以俄罗斯至今没有任何动静,并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没有指望?

还有,除苏联外,东欧那些华沙条约国家,是不是也因为“先去其史”,导致他们全民族精神支柱坍塌而一夜易帜?恐怕齐奥塞斯库同志那只有享有军衔的狗听了,也会摇头的。

在我们这块土地上,老是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总是上错坟头,对着别人的祖宗胡乱哭一起;总是提上猪头,找错庙门,胡乱烧香;总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为别人瞎操心。我不知道,他们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无知,抑或卖傻?

2015.1.26

来源:共识网

阅读次数:3,5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