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网信息员田横报道)本网信息员联系到贵州人权捍卫者,真切了解到陈西在监狱身心倍受摧残,已经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上月下旬陈西太太张群选前往探监时,口头向监狱方提出保外就医申请,但本月二十几号陈太太再次前往贵州兴义监狱探视,没有得到监狱方任何答复。

据知情人士透露:陈西被判刑关入贵州兴义的监狱后,监狱方多次将他关入单人小号中。而平日监狱管理方刻意安排了8名完全没有文化、素质极差的刑事犯负责看管他,使陈西根本无法与他们沟通,因此经常受到人格尊严上的伤害。陈西性格温良,与人和善,原本非常善于与人沟通,但监狱管理方显然了解这些情况,而特意安排几名无法沟通的刑事犯去迫害陈西,这使陈西心身倍受摧残。

陈西此前已经两次先后十五年坐牢,对监狱生活原本有极强的适应力,但这次被兴义监狱利用犯人摧残得心身憔悴,身体病痛难愈,肚子长期拉稀,目前整个人完全走样了。陈西一向注重身体锻炼,原本身体很好,这些在监狱居然到了生命垂危的程度。目前的监室温度为零下,因为陈西所处的监室远离食堂,每天只能吃冷菜冷饭,每月的伙食标准为一百元。用不上热水,自入狱3年以来,每到冬季手脚都出现冻疮。监狱里的衣物、被子很薄不足以御寒,家人多次送衣送被都遭到拒绝。

每个月,只有在警方同意的情况下,陈西的妻子张群选才能在警察的严密监控之中,需坐着警车前往离贵阳市四百多公里位于兴义市的贵州监狱探监,到达监狱后还要等待监狱方专门利用一个多小时来安装好监控摄像,然后才被允许与陈西有20分钟的会见。2014年的12月26日陈太太探视陈西时,发现陈西已廋弱得不成样子,看上去体重不到110斤,整个人已经脱形。陈西主动提出希望能得到保外就医,使身心得到治疗。

本月二十几号陈太太再次前往兴义监狱探视时,听陈西说监狱方在使用热水上略有改善,当陈西需要用点热水时,监狱方会提供一个微波炉给陈西,让陈西煮点热水后,再收回微波炉。但是对保外就医一事,监狱没有任何答复。

对陈西先生在监狱中的危难处境和身体状况,本网高度关切,强烈要求中共当局从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原则出发,立即给陈西先生以保外就医。本网也呼吁海内外各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关注陈西先生的境况,立即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大力营救陈西先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