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冰

纽约—

有“中国防艾第一人”之称的高耀洁,星期六在纽约获颁“刘宾雁良知奖”。她在致获奖词时再次驳斥中国艾滋病毒以性传播为主要途径的说法。她说,武汉大学桂希恩教授的统计显示,卖血农民感染艾滋病率高达60%,而夫妻中一方有艾滋病的同居5到10年,感染率不到10%。

高耀洁说:“艾滋病毒有12种。中国跟外国的不同,中国的艾滋病是C亚型的,传染力较低。在这个问题上你给政府说他就是不听。”

她认为,中国现在仍是“从上到下都在捂”。 她强调,在中国,艾滋病的传播有比性接触传播更值得重视的途径,那就是通过卖血和输血。

高耀洁2009年为保存艾滋病资料离开中国来到美国。她从2010年起一直居住在纽约曼哈顿。

*“刘宾雁良知奖”最佳人选*

星期六,高耀洁获颁“刘宾雁良知奖”。颁奖典礼就在她居住的曼哈顿西北一座居民楼的一居室客厅里举行。
高耀洁与评委和部分嘉宾合影(美国之音方冰拍摄)高耀洁与评委和部分嘉宾合影(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临时布置的“会场”一侧上挂着该奖评委、耶鲁大学教授苏炜作、民间学者王康书写的:“中原血祸挺孤身,国难临肩许一人”的诗。

该奖评委郑义说,选高耀洁为2014年度获得者,“以表彰她持守良知、悲悯苍生之人道精神和母爱” 。评委北明说,这个奖颁给高耀洁选对了人。

高耀洁获得一座晶莹剔透的奖牌和一万美元奖金。她一再表示,此奖她受之有愧,奖金应该给正在做防艾滋病工作的人。当被告知这是评奖委员会经过认真讨论做出的决定后,她说:“那我这个钱,还要花到艾滋病上。我的书要往国内运,我的奖金、我的稿费从来都是用到艾滋病人身上,因为他们太可怜了,同样都是人,没见过他们受这么大罪。”

*中国的艾滋病人太可怜*

每每提到她帮助过的艾滋病人,这位88岁高龄的老人就禁不住热泪盈眶、泣不成声:“他们真可怜啊,进了每一户不是一个就是两个,甚至三个(病人),躺在床上,看见人就哭,而且这些病人没有饭吃。不但没有饭吃,更没钱治病,弄一点面水往嘴里灌一灌,等死。”

她并不相信这种状况现在已经得到根本改善,因为,“到农村查看艾滋病不是一件容易事情,第一,村里干部不叫看;第二,艾滋病人不敢叫你看。”

她回忆道,每次去她都要带一点方便面去送给那些病人,“先给他东西吃,吃完后坐在床上说点话” 。高耀洁说: “我们睡在艾滋病人的床上,跟他们说话,这样才能知道艾滋病的真相。”

正如代表评奖委员会发言的王康指出,在上世纪末酿成的“血祸”中,“高耀洁面前,是成千上万亟需救助的艾滋病人;身后,是欲置她死命的‘血浆经济’的获益者及其后台。”

民众的健康安全从来不及当官的政绩重要。高耀洁透露,当时“河南领导找我谈话,‘你看人家别的省不比河南轻,河南就是你,吵、吵、吵,吵得河南成重点了。”

*100多万全部用于防艾救助*

当被问到时任副总理的吴仪是如何帮助她时,高耀洁清楚道出,“2003年12月18日晚上,吴仪见我了。她说,有啥问题直接跟她说,但是我给她写信,她收不到” 。河南当局阻断了她跟吴仪的联系。

在20多年防艾、抗艾、救助病人的过程中,高耀洁没向政府要过一分钱,完全用自己的奖金、稿费和积蓄支付印刷宣传材料、救助费用,先后花去了一百多万元人民币。

高耀洁表示,尽管她现在身体不好,要靠轮椅代步,还有心脏病、高血压,但是她仍要继续写书,“目的就是为艾滋病受害者喊冤” 。

星期六的颁奖礼由“刘宾雁良知奖”评委会评委北明主持,其余评委还有诗人一平、《纵览中国》总编陈奎德、耶鲁大学教授苏炜。与会嘉宾包括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哥大毕业生李闯创、律师李进进、妇女权利活跃人士张菁、民运人士陈立群、作家张郎朗等。

来源:美国之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