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位好久没联系我的美国驻外领馆的朋友找到我,说是看到“美国外交官”杂志上刊登我那篇“为啥要读习近平”的文章后想要找我“叙叙旧”。他说他们部门打印了那篇文章传阅,习的书(英文版)也早买了,可大部分人还没开始读,我的文章让他们决定马上开始。我开玩笑说,我这广告可没收到钱。

一开始我们讨论了一些我最近博文中的几个观点和世界上的热点,他的意见还是很中肯的。谈得差不多后,他漫不经心地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为什么开始对美国服软?我一听这问题,就意识到这才是他今天找我的主要目的。我假装惊讶地反问道,中国服软了吗?

不出所料,他从2013年7月汪洋在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以“夫妻”比喻中美经济关系,到12月出席第25届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时称:“引领世界的是美国”、“中国既没有想法也没有能力挑战美国的领导者地位”,再到李克强总理等最近的讲话。

我对他说,看起来你不但没有看过习近平的那本书,还没有读过我以前翻译成英文的博文(仅美国“外交官”网站去年一年就翻译了我40篇文章),如果读过,你就应该知道,中国政府从来没有真心要挑战美国,或试图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老大的意图……他听得半信半疑。随后我对他说:你既然在美国国务院工作,我倒想问一个问题:习近平怎么搞定美国的?

他也是像我一样假装吃惊,随后反问“习近平搞定美国了吗”。我说,习近平上任两来多来,尤其是习、奥两人在奥巴马庄园密会后,奥巴马及其属下几乎没有一次就中国问题直接发表过不满言论,这对美国总统来说还真不多见,更何况,新政权上来后抓人也不少,你不会连这个都没注意到吧?

他笑笑表示,这个早就注意到了。他说,你既然在美国智库干过,肯定一直关注他们的产品。习近平上来前,美国智库关于他的所有研究报告与预测都出现了严重偏差,这是自邓小平以来没有过的,甚至可以说是自美国苏联问题专家集体误判苏联解体后的又一次对社会主义大国的集体失误。但好在习近平上台后,中美高层交往是畅通的,这两位好像心照不宣:习给奥一点空间,奥要给习一点时间。

到底是中国服软了,还是习近平搞定了奥巴马?这其实是一块硬币的两个面。美国智囊对习近平治国拿不准,奥巴马决定多给他一点时间,虽然南海东海常有风波,其实中美关系经历了一个少有的平静期。这个平静期对被国内问题搞得焦头乱额的奥巴马固然重要,对习近平可能更加重要。

习近平是中共第一位不是由第一代领导人(毛邓)亲自指定的接班人,而又是各界都接受并看好的掌舵人;他看似在中国逐步走向强大的时候上位,但清醒的人都知道,他是“击鼓传花”到最紧张的时刻接此大任的领导人;经济发展变缓、中国日益尖锐的社会问题、体制造成的贪污腐败与执政者的合法性屡遭挑战等等都有可能在他这一代领导人执政期间突然爆发,他不可能再“看守”,也不可能“过渡”,他要就是当“中兴领袖”,要就是面临“亡党亡国”, 他的选择并不多。

就在美国领导世界的力量有所削弱的时候,中共领导中国的力道因为贪污腐败与改革停止而越来越力不从心。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去挑战美国,或美国在这种情况下去激怒中国,都有点不自量力,结果可能只会两败俱伤。两国领导人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习近平这届政府对美国发出的信号非常明确:你领导世界吧,我只想领导中国,你不找我麻烦,我自然不给你添乱。正如这位美国官员所说,你给我一点时间,我给你一点空间。太平洋这么宽,地球这么大,你白天我夜晚,你尊重我的选择,我不反对你的主导。

对美国来讲,中美关系的主动权始终在他手里,目前相对缓和的关系显然存在变数,不过最大的变数并不是南海、东海或者东北亚的擦枪走火,而是中国的改革成败、经济放缓对社会的影响,执政党与民众的关系等等。中国是迟早变成超过美国的第一大经济体呢,还是在翻过不大多数国家已经爬过去的那道坎时出现倒退甚至车毁人亡?很显然,时间也在太平洋那一边的美国人手里。

2015年2月5日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

在 “杨恒均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有 1 条评论
  1. 习是一个刚愎自用的野心家,他不是不想挑战美国,他知道他目前还没有挑战美国的力量罢了。他心里一定是想着;‘等到时候我收拾你’。这就是他的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