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王清营.jpg
资料图片:广东维权人士王清营。(维权网)
广州维权人士王清营本周三与律师见面时透露在狱中遭到虐待,曾多次被带手铐脚镣,最长一次达12天,甚至产生轻生的念头。其代理律师指将对看守所的行为进行投诉及控告。王清营的妻子则表示,有高度近视的丈夫被关大半年,看守所至今不允许家属送眼镜,对丈夫的境况十分担心,害怕“躲猫猫”等类似事件重演。

“广州三君子”之一王清营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去年6月被批捕。本周三,他的代理律师隋牧青第三次在看守所会见了当事人,揭发其在狱中遭到虐待。

隋牧青当天下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会见时有一名管教站在旁边,不肯离开,而王清营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在律师多番追问下,王清营透露就是这名管教长期对其进行辱骂和体罚,他还多次被戴手铐脚镣,最长一次为期12天。

“我问他你在里面的情况怎么样?王清营就半天不说话,他的神色、神态一看就非常糟糕,精神状态非常糟糕。我说你不用怕他们,你该讲什么你就讲,我说你怕没用的。后来我一再强烈追问,王清营忍不住了,王清营哭了,说就是这个人(管教)天天骂他,带着全仓的人都欺负他。而且仓里任何人跟他发生争执,都是他的错,他都要被体罚,轻则罚他去刷厕所、擦地板等等,重则就是给你上手铐、脚镣,他说最长的一次12天。被体罚是家常便饭了,而且天天都要被强迫劳动2个小时左右。而且这个管教非常坏,有朋友家属给他存钱,不允许他用这个钱给他买东西已经3个多月了。但是我刚刚收到电话,存钱的人说他的卡始终是有消费的。要不就是王清营说了谎,要不就是有看守所的人用他的卡,但是我相信王清营不可能说谎。”

隋牧青告诉记者,王清营说在狱中这几个月过得生不如死,几次想要自杀。隋牧青说,不排除管教这样的做法背后有人授意,他将会对看守所提出正式的投诉及控告。

隋牧青又表示,此次会见时,当事人被安排得距离律师很远,双方之间无法交递物品。推测是由于此前张雪忠律师会见唐荆陵时送了一束鲜花并拍照,引发当局不快,因而作出这一改变。

王清营的妻子曾洁珊周三告诉本台,十分担心丈夫在狱中的境况,害怕类似“躲猫猫”事件重演。

“我今天也是跟隋律师一起去的。我老公平时性格也是比较温和的,也不会跟别人引起冲突之类的。我现在很担心他在里面精神会很崩溃。我听到他的情况心里面很不安,担心他会在里面出什么事情,出现以前‘躲猫猫’那种事件。又觉得很无力,他在里面,我们在外面又做不了什么。他们这种鹰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权力,这么对待这些人?”

曾洁珊又说,她的丈夫有高度近视,但是看守所至今都不允许她把眼镜送入。

“已经差不多半年时间了,好久之前已经跟我说过,包括律师会见的时候也带口信出来,说要有眼镜。但是看守所这边要求有送物单才可以送眼镜。我不知道什么原因,这边要经过管教审批才可以拿到送物条,但到现在为止我们连那个单的影子也看不到。王清营他现在已经是700多度高度近视,日常生活肯定很不方便,眼镜也没有。”

今年33岁的王清营原籍河南,是《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曾任职广东工业大学华立学院。自2013年起,王清营与其他公民一起参与推进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同年5月,与广州维权人士唐荆陵、袁新亭一同被刑拘,他们三人也被称为“广州三君子”。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申铧)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