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出版社堕落之极,为了赚钱蜂拥入一个农妇家中围堵。上世纪八十年代以迄,中国出现了一批优秀诗人,你们怎么没看见?当一个村妇用了一个标题:《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就变成中国的迪金森了?一时间,所有的下里巴人都成了诗歌鉴赏家,尼玛,太可笑了。中国的文化出版机构以及媒体永远只干让人恶心的事。本来人家一个乡下人,诗写得也不错,应该有不错的前途,这下一定被毁了。当年有个汪国真也曾聒噪要拿诺贝尔奖,如今不都已成云烟?

《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卧草,但凡有一点教养也不会这么说话,况且还出自一个妇人之口,太恐怖了,引来一帮有色心沒色胆中年老夫老妇的喝采,有胆量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嘛,何必借一个村妇之口来抒自己心中那点委琐块垒。

有一点不俗的感受力,然后诗写到现在这份上,也算颇有天赋,现在被媒体这么一阵狂轰滥炸,如果没有超强自持力,被毁基本属于大概率。现在你让她往前再走一步都难,何况她现在写得比海子都差,出版社争抢着来要签约,目前她达到的这么点程度基本上就是障碍了。出版社这些孙子,他们基本上只看到银子。不要把他们当作慈善家,得了一点小利,大把利润都是他们的。

《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打着诗歌之名公开意淫,那些色迷迷的中老年男女大多处于性无能状态,却个个喜不滋滋心满意足,力必多在意念上终于获得一点释放。当然这沒见过什么世面的农妇功不可没啦,得便宜的是那些出版机构和媒体,他们赚了大头,衰男衰女则得一点想象的快感,掏了腰包也乐不可支。这真是一个喜剧时代。

​《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看把这些老男人兴奋的,幻想自己就是那个被睡的,也许会拎着一篮子鸡蛋就来睡你了,你有没有性能力被睡就另当别论了。卧草,兴奋的老女人也以为自己有了性攻击的主动权,一下子网络沸腾皆大欢喜。奶奶的,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这种标题党的干活,只不过是人造黄油。你看她拎着一把菜刀迎向兔子,那本摇摇晃晃的诗集,使她小村庄里那张床从此不稳。中国人娛乐着,什么都冠以诗名以为风雅,卧草!

喝着小酒,脸上泛着油光,幻想有人——一个女人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你,兴高采烈的中文世界哪有过这样的好日子?

我们农村人都知道,来点实在的那才真实在,余者皆不足道也。费那么多口舌还不如……嘿嘿,嘿嘿嘿……

迪金森,你读过没有啊?闭着眼睛瞎起哄。我十八岁就读狄金森,也没见过她穿过大半个什么来睡什么人,这种比附实在恶劣之极。狄金森是个淑女,她穿过大半个什么去找野汉子睡吗?半吊子中西文比较学者,自己痴不瞪瞪,倒把中文世界里一帮衰男剩女逗得一愣一愣兴奋莫名……

(原发于微信朋友圈中集结备存)

2015/1/27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