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勒当年写颂诗《自由颂》,背后有一个典故:他因剧本《强盗》受暴君迫害逃亡曼海姆城,负债累累,贫病交加,四处碰壁,走投无路,正辛酸而绝望时,收到克尔纳从莱比锡那座伟大城市的来函,邀请他前去避难。此后席勒受到克尔纳及其好友精神上的支持和物质上的帮助,他倍感人间友谊之珍贵和生活之美好,伟大的诗篇《自由颂》就是那时产生的。这首诗也感染了贝多芬,多年之后,贝多芬终于将之写入他的最后一部交响曲,第九交响曲,成为终曲大合唱,并将标题改为《欢乐颂》。野夫之所以写下这篇友谊赋,是因为他此前为一位良心犯送牢饭,需要再有六个人,每人出借5万人民币。时间很紧,野夫无奈,上网三句话说明需求,并出面担保。这事本来悬,慢说野夫无法细说其详,即便知道受益人是谁,世无道,谁认识谁?谁愿意为他人负担?结果不到10分钟,数目凑齐了。

野夫说:他一生没向朋友们开口言借,为救个义气兄弟,力有不逮,才向江湖拱手,就不一一叩谢了。又说,以自己的自由换盲兄之自由的人,是为侠。鲁迅说,鲜有敢于抚哭叛徒的吊客,我们努力致敬于此。

“天下还是义人多,老夫泪下感恩!”

言罢不休,野夫为素不相识的人们的义举,挥笔写下这了篇《友谊赋》:

人生天地之间,为万物之灵长,然其孓立斯世,何孤独而怆然焉!故上穷九天汗漫,下极八荒寥廓,唯求道义相一,志趣相投,心意相合者,引为知交。凡知交者,声气相求,甘苦与共,风雨同行;情义可比肩,不渝若金石,沧桑不变,历久愈亲,知交之见于世者众矣。伯牙子期,高山流水,知交之见于雅士也;太白子美,诗酬歌颂,知交之见于骚客也;鲍叔管仲,隐鬻举贤,知交之见于庙堂也;玄德关张,义结桃园,知交之见于君臣也;如晦玄龄,杜断房谋,知交之见于同群也;正风曲洋,琴鼓箫和,知交之见于江湖也芸芸众生,悠悠万古,其所不胜尽举也。知交相对,畅叙款曲,须有酒也!或细斟慢饮,浅唱低吟,或鲸倾豪吸,笑谈风云,人生之乐也。一切万有,缘起缘灭,人生聚散,世事浮沉,所赖情义相牵于寸心,知交守望于斯世。感恩惜缘,人间有爱;玉壶冰心,知交有情。如歌岁月漫漫,如酒情怀弥珍,愿与天下义人,且把杯酒,飞歌楼头,饮尽万丈红尘。

201502150732pubvp1
图左:野夫每饭必酒,每酒必醉。 图右:野夫书法:我为酒狂

我前不久采访过野夫,听他摆谈中国江湖苍生、民间义气及其精神资源和传承流脉。从前知道他风檐展书读的作家,采访完知道他更是古道上一路披着颜色挥染世界的侠客。我读这发自肺腑之文字,觉得背后是野夫个人信誉的证明,也是大陆良心不泯,只要给个适当的环境就会喷薄而出的证明!当今大陆社会状况之困厄和人文生态之荒芜,十八世纪的德国无法相比,其背后的故事,却比席勒本人的故事更动人。我的故国土厚水深,文化、精神、道德传统之继绝存亡并非无望。我祈愿,这《友谊赋》和背后的故事,及其意义,有一天能够成就并照亮中国的自由颂或欢乐颂!

2015年2月12日 严冬寒气逼人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