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2月12日由本报驻美法德三记者写一综述,整整一版,题为“‘海外民运’残破凋零混日子难”。文中点“独立中文笔会”“民主中国阵线”“全球支持中国与亚洲民主化论坛”等为在德国的民运组织,点海外民运人士任畹町、严家其、王丹、吾尔开希、李录、王军涛、刘刚等12人名。环报逢“民运”必骂倒也是常态,但这篇文说民运人士“逢中必反” 大可一辩。综述讲:“‘逢中必反’是华人华侨给王军涛这类‘民运分子’的定位。” “从柴玲、王军涛的经历可以找到‘海外民运’日渐式微的一些原因:内斗和逢中必反。特别是‘逢中必反’……应是‘海外民运’被华人华侨唾弃的根本原因’”。

讲“逢中必反” 中的“中”更准确应解释为中国现政府及执政党。所谓“反”即存疑、批评、否定,即不说好话说坏话。人常言“好事不说跑不了,坏事不说不得了” 。哪一个统治者为了收人心固统治不干点好事,可哪一个统治者没有为私利而干些坏事,这尤以专制统治者为甚。歌功颂德说好话易,批评、监督说坏话难,中国历史与现状反复地在提示人们:说当政者坏话是什么下场!

对公权力要随时随地挑毛病、找过错、进行批评。

你说“我进行了改革” , 我说你只进行经体改,不进行政体改,并因此经体改也步步维艰。这话不能说吗?

你说“我依法治国”, 我说你是党立法、党释法、党执法、党监法,党比法大。这话不能说吗?

你说“我大力反腐” , 我说你是人治选择性反腐,治标不治本。这话不能说吗?

你说“不能让西方价值观进高校” , 我说这是闭关锁国、思想专制的倒退。这话不能说吗?

你说“中国经济有大发展” , 我说浪费资源、破坏环境、降低人权标准这个代价太大。这话不能说吗?

你说“百姓生活大提高” , 我说特权、贪腐更厉害,中国行政支出比例世界前名, 国民教卫、保险支出比例大大列后。这话不能说吗?

你说“你外交成果累累” , 我说你赔钱不得好,在国际重大事件中没有话语权。这话不能说吗?

你说“香港一国两制”, 我说那为什么不敢放手真普选呢?这话不能说吗?

你说“反台独,祖国要统一” , 我说大陆一党制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这话不能说吗?

总之, 你所有言行我均可批之短、揭之质。你可批驳我哪个话错了,但不能用“逢中必反” 之语闭我口、剥我权。

海外民运人士身处“自由世界”,其话语权不可剥夺,其挚诚爱国心在“异议”中凸现,其“逢错必说” 对中国民主转型功不可没。向海外所有民运朋友致敬!春节好!

北京查建国 2月14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