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从“给省团委的一封信”到“给十八大的一首诗”: 铁流是怎样煺火的

2015-03-02

中国作家铁流(资料图/网络图片)

今天的《闲话上海》,“读报补丁”打头炮。

【读报补丁】

香港《东网》中国评论版时事评论员东步亮的《拘禁82岁老人160天,天理何在?》——

82岁的四川老作家铁流,2月25日在成都青羊区法院以「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三万元人民币后,当天获释。自去年9月14日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这位老人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辗转至四川成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拘禁了整整160多天。整个春节,全世界与他同年龄的老人差不多都在家中颐养天年,唯有他这个「共和国的幸福子民」,天天都在天朝的囚牢里做「中国梦」。铁流是十八大以来又一个因言获罪者。他被拘禁和判刑的原因,既不是北京警方最初抓他时的所谓「寻衅滋事罪」,也不是被检察院起诉和被青羊法院最终认定的「非法经营罪」,而是「言论罪」。未能明说的直接起因,是他发表了文章,点名批评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依仗有后台支持,公然设置障碍,阻挠习近平的反腐倡廉」。刘云山有没有与习近平对着干,其实作为老百姓的我们也无从知道。包括铁流在内,广大民众一样都只是根据媒体的报道,以及各方面流露出来的蛛丝蚂迹,进行的一些猜测和作出的一些评论。如果事实不是如此,有关当事人完全可以站出来澄清、说明。政治人物、公众人物接受民众评头品足,本就是题中应有之义。中共和中共的领导人接受群众批评监督,也是中共党章规定的合法之举。何至于一有人批评,就把他抓起来,关他几个月到半年,乃至被他几年、十几年刑?更何况这还是一位82岁的老人!在他被关押期间,既不能取保候审,也不能得到家人的照顾,甚至连春节都不让回家,非要等到「爱民如子」、「世界上最有人性」的中共司法人员和他们的头头们高高兴兴地过完了春节,才来审他、判他一个早就知道会是什么结果的刑罚,让他低头认罪、放他回家。全天下的执政党,还有比这更恶劣的行径吗?做出此等决策的中共官员,还有一点点人性吗?即便有些主执耸碌闹泄差^子要对这个不听话的老右派进行狠狠地打击报复,当他们拿起笔批字、举起电话发指令时,难道他们不知道他是一个80多岁、行将入土的老人?难道他们不曾有过那么一刻,心里会颤抖一下、产生一丁点儿怜悯?但是,我们在结果中看到的,是他们丝毫没有犹豫。根据中共的法律,取保可能导致发生社会危险的,才不能取保候审。一个82岁的老人,全身疾病,连自已生活都难自理,如果取保,他会导致发生什么社会危险?他们这么害怕这个80多岁的老人…按照法院判决,如果铁流「非法经营罪」成立,那么中共实际上等于自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因为一个80多岁的老人,还要去搞「经营」赚钱,而不是坐在家中享受天伦之乐,不正说明这个社会连80多岁老人的生活都保障不了,「老无所依」吗?这不正是以民众的衣食父母自居的执政者应该负起的责任吗?如此打压一个80多岁老人的执政者,天理何在?良心何在?

〔闲话上海阅评〕

善哉东步亮!几天之后,另一位耋耄老娲70后记者高瑜,将步铁流后尘出庭听判。前天起,高瑜有幸成为神州大地最后一位身着识别服囚衫马甲被羞辱亮相押上CCTV“审判台”的中国良心政治犯—-中新网北京2月26日电:最高人民法院26日发布的一份文件明确,禁止让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诉人穿着识别服、马甲、囚服等具有监管机构标识的服装出庭受审。

海外博讯新闻网根据国内网友传来的音频独家整理成文的铁流庭审宣判前之“最后陈词”—-

“我深信,随着十八届四中全会的深入贯彻,随着习近平主席倡导的依法治国,我想这些历史问题,到时候会有一个很好的说明。我在北京看守所写了一首诗,围绕十八大四中全会(被审判长打断:说远了,请围绕案子说)……我今后不会再做这些事情了,我已经老了,也没有精力了,我有高血压,脑梗塞,心脏病,前列腺,今后法律如果给我一个宽恕以后,我今后陪夫人,陪儿女好生过生活,不再做这些事情了,这就是我的态度,走遍中国游遍世界,陪着儿女,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闲话上海阅评〕 与刘宾雁《在桥梁工地上》、《本报内部消息》,王蒙《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比翼齐飞,《给省团委的一封信》,23岁的铮铮铁流心比天高,以“干预生活”的阴暗面揭露性主题创作于1956年,署名晓枫的8000字短篇小说,不幸中招毛泽东的反右阳谋,成为劳改关押23年炼狱的唯一“反党物证”;几乎60年后,铁流在他人生第二场文字狱的关押期间,为党的十八大闻鸡起舞,讴歌一首,虽然无从得知“颂诗”之内容,但从其法庭上“请求宽恕”的“最后陈述”之大体内容来看,应该不出“正能量”其右,还是蛮拼的。
从“干预生活”到“过好生活”,从“给省团委的一封信”到“给十八大的一首诗”,从“青涩记者”到“衮衮富商”。至此,看官应该或多或少地品出那不无残酷的“铁流是怎样煺火的”真髓吧?

现在,让我们进入与张伟国先生的时事对话。

应长期收听RFA沪语节目的听众朋友请求,从本周起连续播出大约是15年前,当我们的沪语节目还是陈蕙担任主持人的《家乡话》时代,那颇受欢迎的“沪上人物访谈”—-与上海佛教作家陈晓东居士的长篇对话。

《佛教导航》网站陈晓东自述:陈晓东,四川百岁高僧济尘法师(1902-2002)皈依弟子,号木桥居士,曾十上青藏高原采访,著有《胡蝶》、《八十年代上海文坛内幕》、《九十年代新文字狱纪实》、《宁玛的红辉》、《神奇舍利子》、《千古一泰无名僧》等文学作品。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生活和事业中的风风雨雨,曾经有过的失意彷徨……俱往矣,一切都已过去,都会过去,唯那颗一度不甘寂寞的心,由迷惘而得稍许安宁。

弹指十五年,如今的陈晓东居士,已是广孚众望的佛学导师,他那甘肃民族出版社于上世纪末的1999年出版,旋即被北京打入禁书天牢的长篇纪实文学《宁玛的红辉》,被读书界誉为当代绝版书珍品而寻寻觅觅,并广受佛教徒,特别是上海的佛教徒的衷心拥簇。

好吧,让我们随佛乐,进入15年前陈晓东居士的缈缈禅意……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