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Share on Google+

近20多年来,在中国人的话语圈里,有几个新生的名词,最是“光鲜靓丽”,这即是“太子党”、“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等等,以至连那些对社会问题失去痛感的人,只爱权和钱的人,也能够随口说出它们的含义和意思。这之中,最让人恐惧和恶心的,又莫过于“太子党”这个明显带有封建专制制度特征的名词了。虽然,尽管这些名词至今还没有被官方话语所认可,但它们的存在已是不争的客观事实。

而正是由于它们的客观存在,进一步证实了“太子党”、“红二代”与“官二代”、“富二代”为代表的两个权力和利益集团的客观存在,并已经在今日的中国做大壮大,形成能主国家沉浮的霸主气势了。这种社会结构状况,其实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化”。

在肯定习近平反腐以来取得显著成果的同时,我们还要梳理一下这些反腐成果的政治背景,便会发现在所有打掉的 “老虎”、“苍蝇”中,除了薄熙来一人之外,其他包括“大老虎”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刘志军、李春城等人,都是平民出身的官员,而其他“太子党”、“红二代”官员,却是极少和没有涉嫌贪腐的。

由此给整个社会留下这样一个鲜明的印象:习近平的反腐,不是全面反腐,而是权力和利益性反腐,也即选择性反腐。而他反腐的范围,是不包括“太子党”、“红二代”这个权力和利益集团在内的。或者干脆直言,习近平的反腐,其实就是“太子党”、“红二代”权力和利益集团反对“官一代”、“富一代”权力和利益集团的斗争,再或者说,就是以“太子党”、“红二代”为祖业家产的“活老虎”权力和利益集团,反对“死老虎”权力和利益集团的斗争。

由此推想,似乎在习近平的宏观世界里,“太子党”、“红二代”真如他们最近对港澳媒体自我洗白的那样:“幼承庭训,亲历父执辈不为利益所动的信仰和原则,所以不受贪腐侵蚀。”而只有那些平民出身的官员,由于没有受过他们父辈那样的教育和影响,才会贪腐堕落。然而,事实却与此恰恰相反,正是“太子党”、“红二代”在改革开放之初便“悖逆庭训”,率先从政经商捞钱,随后又与“官一代”、“富一代”沆瀣一气,共同肆意瓜分国家资财,从而使整个神州大地,成了他们贪腐纵欲的人间乐园。而近来国外和港澳媒体披露的“离境黄金口岸’丑闻,更是进一步暴露出了“太子党”、“红二代”贪腐国家资财无度,却自命清白高尚的丑恶嘴脸。而这一切,习近平为何会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呢?

而此问题,笔者最近在贵州赤水一个小茶馆里,曾听到几个当地口音的人拉开反腐话匣子,他们是这样说的:“现在的人是一当官就贪,但贪了只要不拜错神,再贪也没贪。”而在四川边远县天全的路边饭店旁,还听到几个农民模样的人议论说:“啥子叫腐败,给老子不听话就叫腐败。”虽说我听到的这些街谈巷议,并没有多深的道理,但其中反映出的民情众意,却是值得深思的:一是农村政府官员的贪腐,并不比城里的少;二是农民眼中的反腐,也是要问“姓习”、“姓薄”的。

故此,由于被习近平反腐打掉的“老虎”、“苍蝇”,都是与薄熙来、周永康利益集团涉嫌的余党和爪牙,而没有涉及“太子党”,“红二代”权力和利益集团的根须和皮毛,因而,怎能不让国民议论纷纷,而产生这样的质疑:毛泽东搞的“文革”与习近平搞的“反腐”,实质上没有不同,而是殊途同归。若有不同的话,也仅仅在于,一个是以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为名目的高层权力和利益权斗;一个是以反腐败为名目的高层权力和利益权斗。其实,也就是以“太子党”、“红二代”权力和利益集团与“官一代”、“富一代”权力和利益集团的生死斗争,与大多数永远无法富起来的平民百姓一点关系也没有。

而这即是中国特色的政治游戏,只要换个玩法,就能够忽悠民众,所向披靡了。所以这种政治游戏,是只问那种对权力和利益有威胁、妨碍和干扰的贪腐,而不问那种对权力和利益没有威胁、妨碍和干扰的贪腐的。这恰好说明习近平反腐就是出于政治的目,为了自己进一步专制集权,而专制集权,则不过是为了保护“太子党”、“红二代”权力和利益集团而已。

倘若由此来看习近平的反腐,那么可以预见的前景就不乐观了。因为他反腐成果显示出来之后的官场,贪污腐败并没有因此而日趋减少,而是贪官还在贪,腐败还在腐;社会邪恶势力并没有因此而销声匿迹;社会公平、正义并没有因此而得到伸张;百姓的实际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提高;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并没有因此而落到实处;维权和上访的民众并没有因此而安居乐业;为社会公平、正义而呼吁呐喊的公知人物,反而受到比胡、江时代更为严酷的迫害和打压。而所有这些,显然不是仅仅靠反腐成就就能够“一俊遮百丑的”。

至于以上质疑是否也值得质疑,只有等待习近平反腐的下一步举措和下一个反腐成果出来之后,才能判断了。抑或反过来说,如果习近平的下一步反腐,依然不能摆脱和战胜权力和利益性反腐的致命软肋,也不能对这个体制的致命痼疾进行体制性改革的话,那么他所取得的任何反腐成就,就不是正能量了,因为他在给贪腐势力留下制度性的通道时,也就难免会成为他们吞噬的“唐僧肉”了。

海外媒体近来对习近平家族财富的披露,对习近平来说已经是一个重大信号和警示。如果,习近平在反腐过程中出现不公平、不公正的话,那么就有被某些受到伤害的权力和利益集团中人抛出来的危险,而成为一只最大的“活老虎”了。而到那时习近平所要PK的对象,就不是某个权力和利益集团,而是大多数至今没有分享到改革红利的社会各阶层群体了。而这至关习近平反腐成败的关键一步“国棋”,习近平怎能察而不防,防而不备,从而给任何残存的权力和利益集团,留下置自己于死地的“阿喀琉斯之踵”呢?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习近平反腐的成败,就在于他能否摆脱和战胜权力和利益性反腐的致命软肋,将反腐引向政治体制性改革这个决定一切的“瓶颈”和深水区了。否则的话,谁也无法保证他反腐之后,“狼不来了!”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2期

阅读次数:1,7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