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台北国际作家周暨独立中文笔会颁奖典礼开幕

Share on Google+

3月16日下午,“2015台北国际作家周暨独立中文笔会颁奖典礼”在台北开幕,史上最多获国际文学奖项的华人作家抵台参加这一文学盛会。

此次台北国际作家周以“流亡文学和离散作家”为焦点,邀请亚洲、澳洲、欧洲及美国逾二十位作家、音乐诗人和艺术家参加,来宾包括2012年德国书业和平奖得主廖亦武、2003年瑞典笔会图霍尔斯基奖得主京不特、2008年俄国圣尼古拉金质勋章得主孙越、2000年美国西部笔会写作自由奖得主贝岭、美国简‧凯尼恩单册诗集奖得主雪迪,以及1992年现代汉诗奖首届得主孟浪和2000年悉尼奥运会音乐诗人柯林‧欧佛(Colin Offord)等人。

台北国际作家周系列活动将从3月16日起至22日下午,共举办七天。活动时间集中于3月16至20日,共有三个主题:“看不见的作家”曝光系列、“博客(部落格)设计翻墙技术暨独立出版工作坊”及“看见流亡作家”专场系列。开幕当天下午,举办了两场活动,其一为“看不见的作家”曝光系列讲座第一场,由大陆作家任协华主讲“我的「反动」创作及写书人生”,其二为“博客(部落格)创设翻墙技术暨独立出版工作坊”第一场,由周曙光主讲“如何设计制作博客、微博、推特及在中国「翻墙」”。2015年台北国际作家周开幕的当天晚上,则举办“看见流亡作家”专场系列的第一场——:“看见达瓦才仁”专场,介绍藏族作家达瓦才仁及其作品。

IMG_1448

贝岭会长与任协华在“看不见的作家”曝光系列首场讲座上

IMG_1447

任协华主讲“我的「反动」创作及写书人生”

IMG_1449

“看见达瓦才仁”专场,藏族作家达瓦才仁和讲座主持人曾建元

独立中文笔会颁奖典礼暨笔会《笔刻年轮》(独立中文笔会第二卷)首发式与国际文学之夜,是这次活动的焦点与主场,举办时间为3月21日,将在国立台北教育大学笃行楼大厅由贝岭创意、陈文祥设计的巨大“禁书墙 书雕塑”装置艺术前举办;国际文学之夜将邀请国际来台作家、音乐家与艺术家一起与会,除作家朗诵他们的作品,艺术家和音乐家现场的作品和作家朗诵将跨界碰撞。

3月22日将在梁实秋故居举办举办一场主题为“向文学心灵致敬音乐会”,该场音乐会以音乐和作家作品朗诵穿插。其间,受邀作家与来宾将分别以双语朗读曾流亡的波兰诗人米沃什、德语诗人策兰、前苏联诗人布罗茨基、美国文学家桑塔格、捷克剧作家哈维尔、爱尔兰诗人希尼,和纳丁.葛蒂玛(Nadine Gordimer)等人的作品,向已逝的文学心灵致敬!

3月18日下午三点,德国书业和平奖(Friedenspreis des Deutschen Buchhandels,2012)得主廖亦武先生、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贝岭、允晨出版社发行人廖志峰,将在台北市政府参事谢小韫的陪同下,拜访甫上任的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先生。

台北国际作家周由独立中文笔会、中华紫藤文化协会、台湾种子协会以及台北市文化局联合举办。

台北国际作家周详细活动内容与时间,请参考台北国际作家周脸书:https://www.facebook.com/taipeiinternationalwriters?ref=aymt_homepage_panel

阅读次数:4,946
Pin It

关于 “2015台北国际作家周暨独立中文笔会颁奖典礼开幕”的一条评论:

  1. 陈接余写作 2015/03/19 at 13:37 -

    哈维尔的观察要点就是,所谓后极权,最重要的特征,就是侵蚀你的言论权利,限制你在公共问题上的表达,并诱导你附和官方的表达。
      
        你发言了,我没法和你来往,因为和你来往会惹上麻烦,官府会找我喝茶。——潜台词:言论有危险,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你是个愚蠢的人,有好生活不过,偏偏要发言。——潜台词:言论有利益损失,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但你面对苏军的坦克不敢流血牺牲,只敢忽悠人去死,你是个胆小鬼。——潜台词:你没有说话的资格,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我不感兴趣。你就是在幻想,不能脚踏实地。——潜台词:你的话无效,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你是拿法国钱的,你和斯洛伐克分离运动有牵连。——潜台词:你是个捷克奸,请你不要说话。
      
        你发言了,其实民主国家也是限制发言的。——潜台词:天下乌鸦一般黑,请你不要说话。
      
        后极权社会,所有的潜台词,都指向的是让你不要在公共问题上表达自己的想法,要保持冷漠或者和官方的态度一致,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和说法,为的就是限制你的发言。这种做法长久以后,会渗入到整个国家、所有国民的骨髓里面,成为国民性。这一切也就是整个后极权社会稳固的意识形态和社会基础。大家也往往会观察到,后极权社会中会出现普遍的道德沦丧,就是这种冷漠侵蚀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