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口发出声音与动物区别开来
用文字发出声音与庸人俗辈区别开来

我用口发出声音 却沦为动物
成为一只不停奔徙在这片土地上
又不停地被人驱赶的野狗

我用文字发出声音 却成为异类
——一位被先进文化者们拒之门外的异类

但我依然庆幸——
庆幸自己终于和一些所谓的“人类”区别开了
成为大地上一只真正的兽

我终于可以和一切向往自由的灵魂
一起自由地狂奔,呐喊,歌唱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