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对最初者的声音是怀疑的
他们从没听到过那个声音
他们不相信有一种声音是关于光的
他们不相信温暖会来自声音

不相信爱会源于声音

他们不发声 他们也不想发声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发声

他们以为自己活着不用发声
于是一些人趁机剥夺去他们的发声权
——他们干脆认为自己根本就不会发声
生来就没长那种发声器官

于是在这片土地上

总是一部分人代替另一部分人发声
代替另一部分人思索

甚至代替另一部分人活着
而无声者,总是被一些人称之为“伟大、勤劳、勇敢者”
而后隆重地抬入一个用最豪华,最庄严的词汇搭建的坟墓
——“人民”——之中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