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习近平想得太复杂。比如说他是不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等等。他没那么复杂,他做的就是他想做的,不是什么“假动作”。他做的很多事归结起来,轨迹还是很清楚的。

习近平两年来权力变得那么大,并不是突如其来,事先无法预见。其实早在2011年我就断言未来十八大赢家通吃,习近平权势会远超江、胡。道理很简单,习近平背后没人监军,下面没人扣底,那权力可不就更大了?不像江胡,江泽民权力大,但邓小平留下一张抠底的牌,邓小平指定隔代接班人胡锦涛,江泽民不敢动,他的权力就给限制了。胡锦涛更不用说,胡锦涛背后始终站着个江泽民,权力从来就没大过。习近平就不同了,习一上来江胡两派元老的实力互相抵消,其余的高官一看这架势,知道以后这天下就是习近平的了,于是西瓜偎大边,提前投靠到他那边去,势头一下就出来了。

在外交上,本来二十几年中国实力在增长,说来也不是习近平的功劳,习近平接手的时候就是个崛起的中国。“韬光养晦”这词儿用得很对,暂时不出头不是说永远不出头,实力强了自然就要出头。现在中国的实力比以前强了,不管是不是习近平,换任何一个人上来外交方面都会比原来强硬。

习近平的反腐来势凶猛,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但实际上这场反腐也有很多偶然性,是王立军夜投美领馆,推到了第一张骨牌。没有王立军跑进美领馆就不会引爆薄熙来,没有薄熙来出事就不会扯出周永康,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也就会很不一样了。这些都是十八大前发生的事,如果这些事都没发生,习近平敢不敢搞这些人,搞不搞得动,真的很难说。

中共官场的全面腐败自然是从江泽民时代开始的。当时流行两个为腐败辩护的理论:一个叫“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一个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这两个理论固然可恶至极,但却道出了实情。

本来,大部分中共官员对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是很抵触、很不满的,因为改革要求他们把原来无所不包的权力让出一部分给社会、给市场。可是现在他们发现,他们可以在改革的名义下化公为私,把公产变成自己的私产,于是一个个都成了改革派。这就叫“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另外,正因为现政权给了大小官员贪污腐败、大发不义之财的大好机会,于是就赢得了他们对现政权的支持维护。这就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

江泽民当然得鼓励官员们闷声发大财。如果他在那时就象习近平现在这样反腐败,官员们不好借改革发财,那谁还会积极改革呢?改革怎么深入得下去年呢?另外,如果江泽民那个时候就反腐败,官员们凭什么要维护你,凭什么还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呢?1989年以后党内空前人心浮动军心动摇,当时那些官员,倾向民运同情民运,认为共产党没前途的为数不少,和毛邓两代强人相比,江泽民只能是个弱主,他凭什么能把大家都拢住?那时候可不就是拿钱来收买么?让你当官,有大好的发财机会,大家闷声发大财,降低了各种理想主义和政治野心的冲动,才让江坐下来了。胡锦涛呢,不管他能力有限也好,权力有限也好,这个局面势必会一直延续下来。

等把这段时间过去之后,共产党当然会想到对过分的腐败要加以一定的遏制,对利益分配格局要加以一定的调整,对贫富差距要加以一定的缓和——不是说前几任没做好,实际是前几任在给习近平积累,不靠那种办法根本积累不起来,如果没有一个长时间让官员尽量利用权势发大财,在经济上共产党的改革走不了那么远;在政治上,共产党的统治恐怕过不了1989之后那道关。现在情况变了,那个阶段过去了,做某种整顿变得有可能了。

习近平现在还面临一个确定接班人的问题。这个问题八年前就提出来了。胡锦涛是邓小平指定的接班人,胡之后谁来接班呢?胡不会让江指定,江不会让胡指定,于是就僵持在那里。这就有了那场摸底投票,习近平就是凭着得票比李克强多,名列前茅,江、曾力推上位,胡不好阻拦,只好接受。但对这个投票结果也要分析。就像从十三大开始的差额选举,那是一种没有竞选的选举,虽然有差额但差额很少很少,这时候人们选举投票划钩,不是选上自己喜欢的人,而是选下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在十三大的选举中,朱厚泽和邓力群两个代表人物都被选下去了,因为左派讨厌朱厚泽,就把他名字划掉了;右派讨厌邓力群,就把他名字划掉了,别的人他懒得划,也不认识谁是谁,于是就都留下来了。李克强大家都知道是胡锦涛属意的接班人,树大招风,因此有不少人会投他的反对票,把他的票拉低。当时习近平不是处在这种树大招风的地位,敌人少,所以得票会比较多。

过去国人就爱说选举不好,选举容易选出老好人,有个性有棱角的选不出来。这是因为那种选举没有竞选过程,和真正的选举是完全不一样的。十八大之前的令计划他们也搞了一次投票,他要不是后来翻船了,那次选举结果就成为下一届提拔上位的参考依据。我相信令计划不是自己想搞就搞得起来的,他没有那么大权力。这种摸底投票是有先例的,过去的那个先例也是仅做参考。那次令计划张罗的投票,令计划自己得票很高,把自己选上去了。这其实一点不奇怪。因为投票的人都看到你权力那么大,离最高层又那么近,很得信任的样子,在台上也很活跃,还年轻有为,一般人就顺水推舟把你写上去了。

如果这次投票没当成搞政变给否定掉,再加上上次那次摸底投票就两次了,就变成传统变成先例变成惯例了。以后遇到要换届,就先搞一次摸底投票,搞一次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是有参考意义的选举,按说这对以后确立接班人是有好处的,总算立个规矩嘛。可共产党就是害怕搞成一套规矩或惯例。它担心,一旦搞成规矩搞成惯例,会下的各种拉票就会出现——因为会上没有拉票的机会。以前的摸底投票是突然袭击,事先谁都不知道,没机会彼此通气串联,但如果大家都知道,就像美国每四年选一次总统,那么大家在底下一定会施展各种手段,拉帮结派,请客送礼的、攀儿女亲家,各种拉票手段都上来了。当局既害怕公开的竞选,又害怕底下的串联拉票,不敢把这种办法当成规矩当成惯例。

习近平自己是靠着那次摸底投票上位,但是他不愿意在他上位之后继续这种办法,因为这种办法的结果在他控制之外。他想自己确定接班人。现在习近平一定在考虑确定接班人的问题,他肯定是共产党里话语权最大的,比较说了算的,但这就像香港人选特首似的,习近平只能在给定的那几个人中间选,因为要能成为下一届的接班人总要一定的资历,而够资历的人都不是他的亲信,他的亲信又个个都不够资历。习近平现在的权力还比不上毛邓,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破格提拔。他还不能把自己喜欢的人一下子提得那么高,而现在有资格在下一届做王储的人他又没有一个喜欢。这是他的一个大麻烦。

有人说,习近平大权独揽,又不想受任期限制任满退位,最好的出路是在第二任期间开放民主,这样,他就能接着当总统了。其实,这种观点在江泽民时代就有人提出,平心而论,那时候江泽民的机会还更好些。

我对习政权的前景是很不看好的,从我们的价值观来说,我很不看好。我看不到任何朝我们希望它发展的可能性,相反,他沿着坏的方向发展的可能性比很多人想象的更大。习近平现在的很多做法,倒不是要真正的回到那个红色的时代,我把它叫做染红。他是在把中国再染上一层红色。比如说,他可能通过税收办法让穷人多点福利,现在穷人的福利太少了。另外让各级人大多几个工人农民的代表,现在太少了,都是官员和老板,和多年宣传的工农当家作主那一套相差太远了。虽然工人农民也让他不太放心,但他还是可以在这方面做些调整,增加几个席位,让你看起来和毛时代稍微像一点了,不像现在全是官员和老板。习近平不会回到毛泽东时代,他回不去也不想回,但是他会试图把早已变得面目全非的共产党再染一层红色——不是真的红,这可能是他这些年要做的,这可能就是他心目中的“红色江山”“千秋万代”。很明显,它和我们追求的宪政民主根本是两回事。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