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去世之後,中国新华社第一时间发布消息并评论说:「在对华关系上,他既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一些时候又令我们心情复杂。」

Xi-Lee2011年习近平会见李光耀,盛赞李是「尊敬的长者」(新华网)

习近平曾经赞扬说:「李光耀是尊敬的长者,我对他满怀敬重之情。」李光耀也曾将习近平视为跟曼德拉同等重量级的伟大人物。两人似乎惺惺相惜。李光耀倡导的亚洲价值观和创造的威权管制模式,是习近平心仪的榜样。在习近平还是王储时,就亲自组织多批亲信智囊赴新加坡参观丶学习和取经,企图在中国复制此一成功经验。一时间,新加坡国立大学和南洋理工大学等新加坡的一流学府,俨然成为中国新一代官员们镀金的最佳目的地。而新加坡政府也以此拉近了与中国的关系,凸显对中国的影响力。

但是,在李光耀辞世这一敏感时刻,新华社为什麽说李光耀令中国「心情复杂」呢? 所谓「心情复杂」这一中国式的丶欲说还休的修辞,背後的意思是,李光耀的某些观点和政策,不仅不符合中共的期许,而且与中共的利益尖锐对立。

晚年的李光耀似乎大彻大悟,虽然不愿放弃权力,却抛弃了此前多年来津津乐道的亚洲价值观。亚洲金融风暴之後,李光耀表示,在全球经济的要求之下,亚洲价值观或「儒家」价值观,差不多变得过时了。新加坡和香港在应付金融危机方面表现最为出色,并不是因为亚洲价值观,而是因为英国殖民地价值观,特别是经济透明和法治。在东亚的大部分地区,儒家价值观「导致了过分的作法」,尤其是任人唯亲——把是否与某人熟识丶而不是人们将如何处理资金作为投资依据,结果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李光耀还承认:「在资讯技术时代,年轻和一副灵光的脑子是巨大的优势。在我们的国家里,做决定的是老人,他们行动迟缓,他们会错过机会。」虽然他自己把持权力至死不松手,但他也意识到这并非国家发展的常态。喜欢老人政治的中国官府,听到这样的话,当然会感到如芒刺在背。

Mao-Lee(1976年,李光耀首次访问中国,年事已高的毛泽东撑着病体接见李光耀。新华社)

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时,李光耀并没有将中国当作值得信赖的朋友。只是因为中国是一条近在咫尺的巨龙,所以不得不常常说一些言不由衷的丶让中国感到顺耳的话。但在骨子里,李光耀是一个亲西方丶尤其亲美的亚洲领袖。新加坡自建国以来,一直就是美国的盟友,而从来不是中国的盟友。

在意识形态上,李光耀从来都是坚决反共;在国家利益上,他也对中国采取「防人之心不可无」的立场。李光耀曾公开表示,新加坡积极加入美国所宣导的东南亚条约组织等区域军事联盟,目的就在於遏制共产主义势力在东南亚的扩张。他还先後与日本丶澳大利亚丶美国丶韩国等友好国家大谈「要提防中国」,并主动要求美国多多参与亚洲军事事务,以抑制中国的扩张。

当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对周边国家咄咄逼人之时,虽然新加坡与中国不存在领海或领土争端,但出於唇亡齿寒之感,也对中国提出含蓄的批评。李光耀说:「亚洲很多中小国家很担忧中国可能想恢复昔日的帝国地位,他们担心可能再次沦为不得不向中国进贡的附庸国。」他还说:「中国告诉我们国家无论大小一律平等。但当我们做的事惹其不高兴时,他们就会说你让十三亿人民不高兴了,请搞清楚自己的位置。」这些言论当然令北京十分不爽。

Deng-Lee(1978年邓小平访星,李光耀亲自接待。时报出版提供。)

李光耀一生访问中国三十三次,见过毛泽东丶邓小平丶江泽民丶胡锦涛和习近平等五代中国最高领导人,大概是外国元首中绝无仅有之人,但他内心并没有将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当作推心置腹的朋友。跟李光耀真正有私交的,反倒是台湾的蒋经国和李登辉——後来因李登辉走台独路线,与李光耀渐行渐远,但两人情谊大致尚在。

新加坡也一直与台湾保持半秘密的军事合作关系,新加坡建国之初的国防军就是到台湾接受的军事训练。而且,新加坡和中国建交之後,星台军事合作仍然没有中止。中国虽然不高兴,也只能假装不知道。 因此,中共对李光耀之死只能心情复杂丶百感交集。

来源:风传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