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孟群 (浦志强律师的夫人)
Pu Zhiqiang2每月10号,你可以给我寄索物单。于是,这个普通的日子就成了我盼望的节日,我将索物单视为你送我的礼物。虽然,你不能在索物单上面写多余的字,但是,看到你的笔迹,我就看到了你。看到信封上我的名字,我就可以感觉到你用心书写的情谊。你不愿我奔波劳累,你让我从邮局给你寄钱。可是,我喜欢穿越半个北京去豆各庄给你存钱。因为,我知道你就在那些漠然的房子里。

半年来,我再也没有收到你的信。我每天查看邮箱,我将报纸一张张打开寻找你的信件,每次都是失望而回。我曾经暗自欢喜,我以为送过去的衣物已经足够,所以你不需要再写信。当我知道你曾经两次寄信而我没有收到时,我充满了内疚,我对不起你!你的信真的寄出了吗?是否离家太久,写错了家的地址?是否邮差马虎,放错了邮箱?没有索物单,我该怎样才能把衣物送给你?

我想,我寄给你的信、贺卡,你应该也没有收到。你曾对律师说,办案的警官、看守所的狱吏对你没有实际恶意。所以,我将这些话放在网络上,希望能够有好心的狱警看到,将我的祝福与道歉传递给你,我每天都在陪伴你。

以上是浦夫人的信,我周四告诉她,老浦2月10号和本月10号均写了索物单,但是她不知为何均没有收到!加上担心老浦复发的前列腺炎,心急如焚!——尚律师

Pu Zhiqiang3 转发时的说明:浦志强的案子在检方二次退侦后,清明节前警方已经第三次送检,但浦志强的律师直到4月14日获准阅卷。还是从微博罗织罪证,增加了几条微博,但内容跟过去28条中的重复。这次警方补充的材料仅为四页纸的网络截图。

警方花近一年时间下大包围挖材料,是志在必得的架势,但浦律干净。志在必得的一方不罢手,浦律不惧表达,于是就从他的微博搜罗言论,就有了用28条微博编制四大罪名的奇观。

4月16日,尚律师会见了浦律,透露浦在狱中患上前列腺病,导致严重失眠,但未给予合理有效的治疗。糖尿病靠药物控制,但前列腺炎没有药吃,未得到治疗,他在跟狱医争取。

浦夫人得知浦律病情,心急如焚,写了一封信。征得她同意,在这里全文发出。

信的文字不多,但透出的信息令所有关心浦律的人担心。正如冯正虎致@尚律师  所说:“我的妻子有过浦夫人这样的心情。当年我被关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时被禁止发信半年,中断与外界的联系,这是他们对付不认罪犯人的一种手段。“

2015年4月18日星期六

来源:肖雪慧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