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0

4月17日,中国资深记者,71岁时的高瑜因“泄露国家机密”被判刑7年,消息传出,一群香港人在香港中联办办公室外举牌抗议。(AFP PHOTO / Philippe Lopez)

被指泄露国家机密被重判入狱7年的中国传媒人高瑜表明会上诉,其代表律师申请周二(21日)会见高瑜商讨此事。与此同时,大陆逾百名维权人士及公民,联署声援高瑜,网上并传出天安门有集会声援,高瑜家属随即被监控。(海蓝报道)

高瑜被判刑后,代表律师周一(20日)向北京巿第一看守所预约会见,将于周二下午与高瑜会面,商讨上诉事宜。

此外,网上传出,周日天安门静默集会声援高瑜,高瑜家属随即被监控。高瑜弟弟周一(20日)表示,昨日早晨,北京公安局到他家及高瑜儿子赵萌家,表示这几天实行监控。警方在他家门外停了一部警车,里面坐有3名警察。经他力争下,改为停泊一部私家车及3名便衣,他外出要到那里,都要乘坐该部私家车及由便衣跟随,但直至昨晚,可能没事发生,警方已撤走。他曾问警方为何监控,执行任务的警员说不清楚,只是奉上级命令。其后,朋友告知,可能跟网上传出天安门将有集会活动。

高瑜弟弟说: 执行任务的人不知道,后来,朋友转告我,是因为天安门有些人在网上发布消息,说要到天安门去静默集会,可能是不是这个原因﹖我分析,我估计是,晚上就撤了。

逾百名大陆公民,在网上参与“与高瑜同罪”的联署活动。参与联署的广州前维权律师刘士辉指,高瑜被判罪,明显是政治构陷。从判决书来看,高瑜并不明知该文件是泄密的文件,如果她处于不明知状态下,并不构成犯罪。此外,该9号文件“七不讲”是党的文件,党中央的决议怎能说是机密?大陆数个媒体,亦披露过9号文件,党的机密跟国机密不是同一概念,而且明镜负责人否认该文件来自高瑜。

刘士辉说: 从判决书来看,她并不明知这篇材料是泄密的。那么,她如果处于非明知状态下,即使这份文件真是机密的,那么,高瑜在不明知的状态下,也不构成犯罪,因为这个罪名,它必须是一种故意的状态。

北京巿第三中级法院,上周五(17日)在微博公布判刑的消息。法院认为,高瑜违反国家法律规定,为境外人员非法提供机密级国家秘密,其行为已构成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被告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

现年71岁的高瑜,去年4月24日被羁留。新华网于5月8日证实,北京公安局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将高瑜刑拘,案件涉及2013年8月某境外网站刊登的一份中央机密文件。同一天,中央电视台播出由警方提供的画面,被遮脸的高瑜认罪。其后,她向律师表明当时受压所致,她坚持自己无罪。案件于同年9月24日移交法院起诉,11月21日,在北京第三中级法院一审不公开开庭。

纽约明镜月刊2013年8月曾刊登中共中央9号文件,标题是“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内容要求“七不讲”。明镜总编辑否认该文件来自高瑜,并曾向高瑜的律师提交证言证词,但不被法院采纳。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