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协主席方方去年质疑诗人柳忠秧,赢得舆论一边倒支持。现在,方方开始质疑另一位T诗人——田禾。

据中青报4月19日报道,4月18日凌晨方方在其个人微博和微信公号发表《我的质疑书》一文,质疑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省作协党组在为T诗人评定职称过程中,“强行违规操作,让完全不符合规定的T诗人,得以顺利晋升正高二级职称”。

网上舆论分化,有人支持方方的“文坛良心”,有人则称方方为“刺头”,总干“得罪人的事”。更有人称:“田禾只有小学文化,原是农民,后来靠卖挂历发家。…,平时田禾的作品错别字、语病连篇。他能得鲁奖(2007年),我们都认为是买来的。”

中国文坛总有些有伤斯文的事情发生。有人将“作家”当成和“公知”一样的揶揄头衔,网上甚至有挖苦人的文本格式:你是作家,你全家都是作家…以往令人景仰的职业,制造思想作品的特定群体,现在发生那么多的“扒粪”和“揭底”。到底怎么了?是自古相袭的文人相轻还是黑白分明的文坛官司。

若是前者,攸关文人私德,公众围观娱乐一番也就烟消云散了。如是后者,则要给出说法,让有理者得到伸张和支持,让有亏和违规者付出代价。

方方与田禾之争,须摈弃一些个人意气成分的滋扰。譬如湖北文坛中人对方方和田禾个人的喜恶,这和事实无关;还有对田禾人生经历的轻蔑,这也偏离了主题。方方与田禾文坛官司的焦点是,相关单位在田禾晋升职称过程中是否存在违规操作?方方实名举报有关方面是否给予方方说法?厘清这两件事情,并让相关当事人充分表达举证,确保相关事实的公开透明,是非曲直自然一切明了。其他人等和公共舆论,也就会有基本的判断。

先说前者,作家职称从正高四级到二级,应该有响应的硬杠杠,譬如学历、成就等等。事涉专业层面,湖北人社厅和作协当然也包括方方和田禾,对专业评定应该都是心知肚明的。方方质疑评定过程违规,其质疑书已经公开,湖北人社厅和作协就应该对这些质疑给予公开说明,以证明其公正无暇。但到现在为止,两大机构并未对方方质疑有回应,自然是将公共舆论推向方方一边。

此外,方方实名举报,按照相关程序,有关方面应在一定期限内给予实名举报者以调查结果。现在看,有关方面是“沉默”和“无作为”的。这在程序上是不合规的,也让方方占据了舆论上风。

被质疑者田禾,最好的回应不是简单称方方“污蔑”而是让方方那样举证出自己“被污蔑”的理由。譬如,对于方方的《我的质疑书》发表一篇《答方方“我的质疑书”》摆事实讲道理,就像当年王安石《答司马谏议书》一般,不仅自证了清白,也宣示了文人的雅度,更成就了一番文坛佳话。

尴尬的是,方方以公众认可的方式履行了自己的权利。田禾呢?所谓“污蔑”,显得苍白无力–至于田禾所称要拿起法律武器,方方则表示,“我倒希望他诉诸法律!”

几个回合下来,田禾还是没有占据舆论之利。当然,这并不能就断定方方的质疑“绝然正确”,也无法证明田禾评定职称一定存在违规。但作为公众人物,且已形成舆论喧嚣的公共事件。当事者双方不能只有“口水战”,而应给予公众一个合理的说法。

值得一提的是,这绝对不是方方与田禾“两个人的战争”,而是攸关中国文坛是非的大事–舆论场应该深涉其中,而湖北人社厅和作协,更不能缄默加冷漠应对方方质疑和舆论追问。该是什么就是什么,还原事件真相,还有比这更重要的吗?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