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大陆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执政党中共一方面高喊“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 ;一方面反马克思主义,支持“剥削” 力挺资本家,真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环球时报4月22日题为“中国社会的‘仇富情结’ 真的很重吗” 社评即是力挺资本家的杰作。

环报社评讲“每次有富豪榜公布,中国舆论都会对相关消息趋之若鹜,这与世界上其他社会没什么两样。”“大多数人为此高兴,甚至为内地涌现这么多商业巨子感到骄傲。”“然而富豪作为改革开放催生的正能量,得到了中国社会的整体认同,他们对社会的贡献受到肯定。”环报这一番言论真是离经叛道、数典忘祖啊!

用恩格斯话讲,马克思一生有两大贡献,一是历史唯物论;二是剩余价值论。剩余价值论即剥削论,即资本家无偿占有剩余价值,其所得利润是对工人劳动的剥削。马恩在其标志性的著作《共产党宣言》中讲:“但是,现代资产阶级私有制是……建筑在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剥削上面的生产和产品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的表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 马克思认为资本家的财富就是每一次剥削结果的积累,所以他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用暴力剥夺资产阶级。剥夺后还要用无产阶级专政来巩固“革命成果” 。

马克思是仇富、杀富的老祖宗,其在俄、东欧、中、古、越、柬等国的徒子徒孙们正是用这个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杀富济贫,剥夺地主搞土改,剥夺资本家搞公有制(实为少数人手中的国企),搞大锅饭,一齐穷。自以为“伟光大” ,可几十年下来,百业凋敞、天怒人怨。马克思主义在全世界、在中国失败了。为了救党,为了延续一党体制,邓小平时代开始了经济松动,开始了对剥削论这一马克思主义基石的背叛,资本家破土而出势不可挡。理论与实践出现了巨大的裂痕。没办法,为了救党还要“两手” 同时并用,一手谓“改革开放” 即为资本家的涌现和壮大护航;一手谓“四个坚持” ,它规定了前一手的底线和目标,它使前一手存在局限,出现扭曲,产生权贵结合的异化。环报每年几百篇社评就是在这“两手” 之间跳舞。

北京查建国 4月22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010-67506064 电邮[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