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案,绝非高瑜一个人的受难,钢铁镣铐已然落到每一个中国记者和言论者身上。是奋起抗争,将独裁者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还是继续对当局怀抱幻想?但愿我们珍惜高瑜用她失去自由为我们换来的宝贵信息,以此作出正确的判断。

中国资深记者高瑜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重判七年,这是高瑜第三度入狱。

上世纪八十年代,高瑜是中新社记者,对体制内改革充满期望,也利用那一短暂的相对宽松的舆论环境,发表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新闻报道。高瑜因公开反对六四屠杀,报道事实真相而两次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捕入狱,此后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独立自由记者。高瑜敏锐和尖锐的分析报道,以及在异议人士群体中的活跃身影,让中共当局感到如芒在背,对其恨之入骨。刘晓波被判刑十一年之后,高瑜在自家阳台的栅栏上系上许多黄丝带,以示纪念和抗议。没有想到,五年之后,黄丝带仍然迎风飘舞,而系黄丝带的人也走进了监狱。

高瑜案震惊国际社会。美国国务院代理发言人玛丽•哈夫表示:“对这名资深记者的判决是对那些以和平方式质疑中国官方政策和做法的公益律师、网络活动家、记者、宗教领袖等人士做出的一系列令人不安的政府行为的一部分。我们呼吁中国当局立刻释放高瑜,并尊重中国在国际上的人权承诺。”欧盟发言人表示:“高瑜案突显了在中国捍卫人权的人士,包括记者、网络博客作者等,在行使言论自由权时,遭受迫害的情况。” “国际特赦”组织批评说,“高瑜成为当局借此压制公民言论自由的受害者”。“保护记者委员会”谴责说,这是目前习近平政府无意偏离任何中共专制底线的清晰标志。“美国笔会中心”发表声明指出,对高瑜的重判显示像天安门镇压这样的严酷措施依然是习近平的统治手段。国际记者协会、香港记者协会和台湾记者协会也纷纷发表声明强烈抗议。

死猪不怕开水烫,中共当局以更为强硬的方式回应外界的批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回应称“高瑜案是依法处理,其它国家无法干涉,希望其它国家尊重中国的司法主权。”中共党媒《环球时报》就此案发表评论说:“西方一些势力用‘人权’和‘言论自由’反复围攻中国,证明了中西在这个老问题上很难调和。……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中西的这种对立将无休无止。” 我忍不住要痛骂:“司法主权”居然成了中共当局迫害人权的遮羞布。如果这样的理由可以成立的话,那么纳粹德国就可以说:屠杀犹太人是我们的司法主权,不容外国干涉;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就可以说,屠杀库尔德人是我们的司法主权,不容外国干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摆出一副理直气壮的姿态,是因为背后有习近平撑腰——习近平在还是王储的时候,就曾在访问南美时悍然宣称,西方不能吃饱了没事干,对中国的内政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高瑜仅仅因为透露习近平在党内的一篇关于“七不讲”讲话(不准讲普世价值、不准讲公民社会、不准讲司法独立、不准讲新闻自由、不准讲公民权利、不准讲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准讲权贵资产阶级),就被重判七年,如果习近平说的是“十不讲”或“十五不讲”,那么,年逾七旬、疾病缠身的高瑜是否就要被判处十年或十五年的重刑?高瑜案之后,“七不讲”就变成“八不讲”了——必须外加一条“不准讲七不讲”。

2013年,当新公民运动的发起者许志永被逮捕的时候,许多对习近平心存幻想的改革派和开明派人士为其辩护说,习近平刚刚上台,尚未掌握全权,该案或许是周永康“维稳”惯性运行的结果,甚至还有人说,这是周永康及其背后的江系势力故意抹黑“白纸一张”的习近平。

然而,高瑜案整个过程都是习近平“新政”的杰作。重判高瑜,毫无疑问就是习本人的决策。如果没有习近平的认可,法院不可能在几度拖延之后,不顾国际社会的警告,仍然对高瑜判处重刑,而且在整个审判过程中霸道专横,完全无视律师提供的有力证据。习一手炮制了这一旷世冤案,他必须对此负全部责任;而且,当局在法院尚未审判时,就以高瑜的家人为筹码逼迫她认罪,并将其“认罪”的画面在央视播放。这种文革式的“游街示众”、羞辱人格的劣行,更显示这是超乎法律之外的政治迫害。

高瑜与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曾任毛泽东秘书的李锐等“党内开明派”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并在这个圈子中获得不少高层权力斗争的消息。然而,此次高瑜被重判,显示出“党内开明派”对习近平毫无影响力。固然,他们的开明立场毋庸置疑,但其并没有形成一个可以抗衡习近平独裁统治的“派系”。高瑜案释放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中国的民间社会除了自行凝聚反对力量之外,再也不能寄希望于党内出现真正的改革派。

习近平在访问俄罗斯的时候,向普京献媚说:“我跟您很相像!”在如何炼成独裁者的道路上,这两个人确实是首尾相随。普京对批评他的记者毫不留情,甚至不惜采取暗杀手段。俄国著名异见记者波利特科夫斯卡娅大量报道车臣地区的状况,详细记述了车臣人遭受的可怕苦难,严厉批评俄军士兵的暴行。2004年,波利特科夫斯卡娅在英国出版了名为《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的新书,严厉批评普京将把俄罗斯带回苏联时期。同年10月7日,波利特科夫斯卡娅在其莫斯科的公寓楼内惨遭枪杀,尸体倒伏在公寓楼内的电梯里。

与普京相比,习近平显得“温厚”许多,高瑜只是判刑入狱,尚未被杀。但高瑜案,绝非高瑜一个人的受难,钢铁镣铐已然落到每一个中国记者和言论者身上。是奋起抗争,将独裁者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还是继续对当局怀抱幻想?但愿我们珍惜高瑜用她失去自由为我们换来的宝贵信息,以此作出正确的判断。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55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