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醒来的
稻草已经醒来了
他茫然四顾不知如何
我只是一株醒来的稻草

镰刀,在流血的
旗帜上飞舞它的镰刀
而我,不过是疼痛里
醒来的一株稻草

醒来的看着沉睡的
在泥里腐烂或被火烧掉
而我,仅仅是一株
醒来的稻草

拧成一股绳子的
力量,压垮骆驼的重量
一株醒来的稻草
他还并不知道

2015年4月29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