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证明你妈是你妈”是懒政,是不作为。我觉得这不对,这恰恰说明“作为”太多了。

13592_150522165132_1

作为一名瓷器国人,每年都免不了跟政府有关部门打一两次交道,每次都能被气的吐半升血。

最近一次发生在前几个月,因为老公的军人身份,结婚之前得去政审。老公单位说,去工作地或者暂住证办理社区政审就行了。一去社区,听说是办政审,经办人就问我:参加过89没?我说:没有。我出生在88年,不可能参加89。经办人一听,不乐意了,语重心长的教育我:你说你没参加,那不算。要档案里证明你没有参加才算。

荒唐的事还不止这一出,前几年,我去四川省教育厅查询我的高考成绩,因为士兵提干必须得提供当年的高考成绩,证明你是一本还是二本的学生。一去教育厅,出示了部队提供的请教育厅协助办理的公函,但是经办人告诉我:“高考成绩是国家机密,不得查询”。我不服,跟经办人理论:“我查我自己的高考成绩,难道也是国家机密吗?”经办人说:“对啊,我们的规定就是这样。”我仍旧依依不饶:“我手里有部队开的公函,这是全国统一部署的,让我们来查成绩,还得麻烦您通融一下”。“那是你们部队的事,我们是地方,不一样……”

当然,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拿到了我当年的高考成绩单——代价是给经办人送了一箱刚上市的脆红李。

要么送礼,要么有人。这是我在多次跟政府机构打交道之后得出的结论。而在实际操作中,有钱往往比不上有人。一旦有熟人在相关系统,再难办的事儿也不算事。说白了,之所以要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证明,不过是为了“推责”。如果没有一纸凭据,经办人往往就有认裁的可能,出于自我保护,只好将危机转嫁给服务对象。而经办人口中的所谓的“规定”,服务对象是很难去证明是否有无的。在这个管理行为背后,其实还有另一种行政行为,那就是有权的上司化繁就简易于反常。而领导的自由裁量权,往往是选择性使用,普通百姓遇上了算是撞大运,遇不上那就活该被刁难。

有人会说,你把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了,自然一次性就过了,就没人刁难你了。但在实际生活中,那些冷冰冰的材料根本不可能考虑复杂的个人情况。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材料非要本人亲自来办理?难道从来不考虑这个“本人”很可能年纪很大、腿脚不方便、很可能旅居外地、甚至国外吗?为什么一些个人私密事情,比如未婚、未孕,自己说了不算,要相关部门出具证明才算。难道这些部门比我自己还了解我自己有没有结婚,有没有怀孕?要涉及到某件事需要多个部门协助办理,那更是完蛋,这个部门让你去找那个部门,那个部门让你去找这个部门……恨不得把你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

当然,我毫不怀疑有人会跳出来质问我:要本人来办理是对你负责、为你好,万一有人冒充你,给你带来损失怎么办?是的,有这种可能。但是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呢?对于处心积虑的骗子来说,这些证明根本难不倒他们。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实际上是给更多人带来了不便,制定种种规定的人,潜意识里就把办事人当做坏人来防着。而这样的结果是,明明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比如证明“你妈是你妈”、“你爸是你爸”,户口本不是写着吗?),也不得不送礼、找熟人。本来是防坏人的举措,却让办事人和经办人都一不小心成了坏人,也让经办人养成了“索贿”的习惯。这些年,层出不穷的基层办事人受贿案,难道不是明证?更要命的是,这些证明让百姓与政府工作人员之间的关系更加对立,“衙门里没好人”甚至成了一部分百姓的共识,而一些个别极端的百姓在遭遇重重阻拦之后,只能把怒火投向这些经办人——其实这些经办人也很无辜,很多也只是在“照章办事”而已。

有人说“证明你妈是你妈”是懒政,是不作为。我觉得这不对,这恰恰说明“作为”太多了。一个个无法理喻的证明背后站着的是一个偌大的强权政府。现代政治学早就证明:政府越强势,民众就越弱势。人们深受权力的逼仄,结果使一部分人停留在对权力的恐惧上,俯首帖耳甘受摆布,一部分人停留在对权力的仇恨上,伺机成为反抗力量,一部分人则拥抱体制,追求权力,加入争权夺利的官场——人人都被权力裹挟,没有例外。而权力的排他性,又把除自己以外的人全部想象成坏人,不互相伤害就无法存活。各部门之间为权力撕逼,各办事处之间为利益打架,最终全部转嫁到平头百姓身上。

不解决权力的强势与傲慢,走了“证明你妈是你妈”还会来“证明你爸是你爸”。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