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ao22轻语者,这是

我们共同的名字和

使命

今夜,我在昏暗的灯光下

用心声传递这些

在狱中写就的诗篇

 

此刻,你和我一样

正在另一座监狱

同样沉闷的囚室里

用指甲在墙上划下

一个又一个难以忘怀的

纪念日,想念亲人们的笑脸

 

我们都没有必要

向世人证明

这里的黑夜有多么漫长

无法言说的滋味多么难受

谁也不愿意充当慷慨的殉难者

但无情的现实给出了惟一的答案

 

无法选择苦笑,却还要

继续苦笑下去

直到沉默这个

忠实的伙伴

在我们干枯的骨头里

打坐,随着我们的肉身一同腐烂

 

我们学会了

在绝望中忘掉“得失”

二字,我们学会了思考

死亡这个人生的最大课题

为别人的不幸而哭泣

成了我们脆弱生活中的家常便饭

 

多少年来,判决书

像沉重的五行山

死死地压在我们头上

可是,“自由”

这个人类的幽灵

仍然会从地洞里惊鸿一现!

 

苦难的孩子

从来就不会在这片

古老的土地上绝迹

酷烈的刑狱

也从来杀不尽抗议的声音

万里悲秋从来不是人生的终点

 

我曾梦见我们共同的

上帝,但我把他看作

更具有一些人情味的死神

苦难,

果然是千秋万代诗人们

永不枯竭的灵感之源

 

何为“诗心”?

一颗童心!

我写诗,不为

斯德哥尔摩而写

是为斯大林之流的恶魔

而写。上帝很陌生,上帝太遥远

 

“追问”,这在世道人心中

曾经的稀有之物

如今正在对

各种杂音提纯

而诗歌,正是轻语者

探求真相的精细器官

 

我们可以在一首

完整的诗歌中

安放自己不安的灵魂

可是,一旦冲出牢笼

多少“勇气”会在

生存的技巧性智慧中消散?

 

世上最美的形象是笑脸

世上最美的诗篇是绝望

因为心细如发

我常常能感觉到

无处不在的恐惧

无声压力的痛苦超验

 

每当新的生命降生

增添一分喜悦的同时

增添更多的压力和内疚

看到源源不断的少年

被送进监狱的大门,暴力与

仇恨积蓄着数不清的灾难

 

我们是老了,但不糊涂

没有谁能够把日月

吃了,又完整地吐出

一棵心灵之树即使枯萎

也会日夜保持着清醒

口吐莲花,也未必躲过因果的凶险

 

领袖说,“俱往矣”

当他醉歪歪、驾驰着

人性的狼车

以千万人的头颅铺就

革命的试验田

“民主”,岂不就是茶几上的清谈?

 

东风、西风

赌桌上的筹码那可

不是两袖清风

多少人赴汤滔火为了一盘

“主义”的赌局

多少人的鲜血染红了和平的慈善!

 

当西西弗斯流干他的眼泪

或许我们才可以

在今生今世畅谈“自由”、

清算强权

雷声,一个接着一个,“震来号号”

“国家”巨型的尸床早已人满为患!

 

(献给刘晓波博士)

2012.8.26.子夜-银川监狱

来源:师涛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