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 Debang5
中国反腐的主舵者们面对中国严重的腐败状况,没有休兵罢战的意思。

耿飙的女儿、习近平的“大姐姐”耿莹在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他(习近平)插队的经验可以看到,他要干一件事情,一定会划一个句号,这个句号也许不一定完美,但一定都是有接口的。”

中国大陆从中共十八大之后掀起的轰轰烈烈反腐运动,至今是否已到该划上句号的时候了?这个问题随着最近反腐陷入胶着状态出现停滞局面而再度甚嚣尘上。大家应该记得,这个问题在去年6月29日官方公布对周永康进行调查时也曾出现过,当时就有媒体出来说反腐到了划句号的时候了。但是,中国社会对于反腐划句号一直有不同声音。那么究竟反腐该在哪里划上句号呢?

时下社会所用的反腐上的“句号”大致包含两层意思:其一、作为大规模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告一段落,今后反腐将转入如其他权力部门一样的日常工作状态,即进入常态化,在局部与个体上开展查贪纠腐;其二、反腐中打“老虎”到周永康为止,不再打类似他这样的“大老虎”,更不会打比他更大的“老虎”了。

通常而言,做任何事情都有个目标,而只有目标达成了才算划上了句号。时下社会持反腐句号说者,显然将反腐目标定在了抓捕周永康与停止全局性反腐上。作为反腐的主导者习近平、王岐山是否也认同这种目标呢?如果他们也认同这种目标,那么反腐就真的到了划句号的时候了,然而,事实上从他们在多种反腐的场合的讲话,显示他们反腐的目标并非如此。

据媒体报道,王岐山在一次与陕西人大代表谈反腐时说:“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提出的要求,形成领导干部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有效机制。要把遏制腐败蔓延势头作为重要任务,形成有力震慑,营造不敢腐的氛围。要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依法治国,把制度的篱笆扎得更紧,加强监督,完善激励约束机制,使之不能腐。最终要靠坚定理想信念,增强宗旨意识,使领导干部不想腐。”可见,这个使领导干部“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反腐“三不”,即从形势上、制度上、思想信仰上来达成扼制腐败,才是这场反腐的目标。这显然与社会上持反腐句号论者所想的目标是不一样的。

从中国时下社会现实来看,全局性高压反腐虽然在一定时期的一定程度上震慑了腐败官僚,但是整个官僚队伍腐败仍然极为猖獗,没有达到普遍性收敛、收手程度,整个社会腐败的存量巨大而急需解决,腐败的增量仍在持续不断上涨,可见中国今日反腐形势乃极为严峻,处于胶着状态,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甚至面临生死抉择。在这种局势下,反腐远远没有达成“三不”目标,怎么可能划上句号?

如果今日中国反腐真的要划上句号,那么只能是反腐遭到了顽固腐败势力的强大反攻,使反腐无法持续下去,而不是反腐方鸣金收兵。从最近几个月来发生的一系列如郭文贵挑衅事件、《纽时》报道事件、“庆亲王”辟谣事件、沈大伟唱衰中国事件、周案审日延后事件、郭案迟迟不能公布事件等等,以及近两个月来没有什么老虎被纠出的怪异现象,使世人感觉中国反腐已经出现转折,甚至已经划上句号。

然而,只要我们稍稍留意,会发现主导中国反腐者王岐山曾明确表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永远在路上”,而习近平也明言“反腐零容忍不定指标上不封顶”,可见,中国反腐的主舵者们面对中国严重的腐败状况没有休兵罢战的意思。那么谁需要中国反腐停止、划上句号呢?当然只有腐败势力,他们在祭出反腐亡党论甚至亡国论后,又接连主导上演了如上一系列事件,给反腐带来了直接干扰,形成了巨大阻力,造成了反腐一段时间来的停滞状态。中国反腐何去何从,的确已经被摆上历史性十字路口。

中国今日反腐难道真的就此偃旗息鼓、划上句号了?要想解开这个历史谜底,除了等待时间证明外,我们可以从一些材料窥见端倪。耿莹曾评价习近平:“他人品正,绝对没有邪的、歪的念头。另外,他睿智、聪明。我们的关系是父一辈、子一辈的关系,我比他大,是大姐姐。主席说邓小平是绵里藏针,我觉得我这个小弟弟绝对也是绵里藏针,他眼里揉不得沙子,容不下那些歪的、邪的念头,而且他疾恶如仇,性格非常坚韧。”此中的“绵里藏针”、“疾恶如仇,性格非常坚韧”,可以预见他面对反腐遭遇的阻力不会就此罢休。另外,据媒体披露王岐山当年到河南时,一个官员就餐中上前跪下用头顶着酒杯敬酒,但王岐山仍然不为所动,坚决不喝酒。这件生活小事,反映出王岐山那种铁面与认定的事绝无回头的性格。从主导反腐的习王所表现出的性格特点,可以推测中国反腐不会现在划上句号。

如此,不会划上句号的反腐在当下表现出停滞与胶着态,那绝不是意味中国反腐至此为止,而恰恰预示着中国反腐大战将至,现正处于腐败与反腐的敌我双方决战前夜。从公开的反腐目标与习王做事特点来看,要在反腐这件事上划上句号,“接口”绝不是当下这种面临腐败的进攻与要挟,而使反腐处于胶着状态、出现停滞局面下,只能是在这场生死决战后,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下,形成官僚“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局面时。所以,中国反腐更精彩的剧幕还在后面,一个奇妙的“接口”值得国人期待。

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