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屠夫吴淦被拘留之后,中共最高喉舌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全面出动,对屠夫吴淦进行泼脏水式的“加冕”:5月25日,央视发布《记者调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的报道,5月27日,新华网发布屠夫吴淦被刑拘的报道,5月27日,《人民日报》发布《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的报道。现在看来,吴淦将被重判。当局通过官媒的“抹黑”、“泼脏水”,无非是要为重判做准备,无非是要以谎言欺骗网民和关注者;更重要的是要“杀鸡给猴看”,警告所有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湮灭基层民众对当局镇压的不满。
维权人士屠夫吴淦5月20日以“卖身筹款”的方式在江西高等人民法院门前举牌示威,抗议该院不允许在江西乐平4位村民被控杀人案中的代理律师阅卷的做法,并大骂江西高院院长,因此被行政拘留10天,并被拘押在江西南昌市拘留所。但形势急转直下,中国官方新华社周三(27日)报道,网名为“超級低俗屠夫”的福建维权人士吴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及诽谤罪在周三被福建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在屠夫吴淦被拘留之后,中共最高喉舌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全面出动,对屠夫吴淦进行泼脏水式的“加冕”:5月25日,央视发布《记者调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的报道,5月27日,新华网发布屠夫吴淦被刑拘的报道,5月27日,《人民日报》发布《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的报道。

评论人士莫之许评论:如此高调,非针对屠夫本人,而是针对以其为核心节点的死磕(律师)+围观(公民,访民)+舆论和动员(网络)的模式进行大合围式打压的开端,维权律师和活跃围观群体是其下一步打击目标,开端既已如此强势,运动式打击的后续展开,可能会更加出人意料。

学者温克坚评论:本来还期望屠夫能逃过这一劫,但从人日新华CCAV祭出的架势看来,体制肯定要施展专政手段给屠夫隆重“加冕”——某种意义上,这是抗争者的宿命,相信屠夫能从容应对。但如果体制以为通过对屠夫的点杀可以遏制社会的抗争态势,那肯定是巨大的错误。杀了公鸡并不能阻止天亮——天总是要亮的,而公鸡也是杀不完的。

现在看来,吴淦将被重判。当局通过官媒的“抹黑”、“泼脏水”,无非是要为重判做准备,无非是要以谎言欺骗网民和关注者;更重要的是要“杀鸡给猴看”,警告所有的维权人士、异议人士,湮灭基层民众对当局镇压的不满。

▲自由亚洲电台(RFA)5月26日报道:吴淦所属律师事务所 抗议央视报道

中国异议人士,网名「 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所工作的律师事务所,周二发表声明抨击中国中央电视台对于吴淦被捕的报道「完全悖离客观背景,信息来源刻意剪裁编织」。

吴淦服务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在声明中表示,吴淦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法定专职行政工作人员,他长期以揭露黑恶曝光贪腐势力而饮誉网络内外,被包括郭莲辉等资深律师在内的知名人士称为「网络领袖」和「连接网络和现实的纽带、行动派」。

声明中强调,吴淦本人不是律师,也从未以律师名义活动。央视节目径称吴淦「自称是律师」,所谓「目击者」也称「以为是律师」,均毫无根据,凭空捏造。

声明批评吴淦未以律师名义活动,且其行为是否违法不以具有律师身份为条件,而央视如此歪曲事实,故意突出和强调子乌虚有的「律师」身份,央视的职业操守有亏,动机不纯。

声明中也称对乐平命案,江西高院不作为和非法剥夺律师阅卷权,激起社会各界的愤概。吴淦不辞辛劳远赴江西,以独出心裁的表达方式表达对江西高院及院长张忠厚的不满和抗议。这是一个公民应有的担当和权利,也是一个公民正常的言论表达。

声明称许吴淦的表达方式,无非是对江西高院领导张厚忠不作为和非法剥夺律师阅卷权的批评与监督。没有江西高院和张忠厚的失职不作为和非法剥夺律师阅卷权,就没有这次吴淦对张厚忠院长的批评与监督。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27日报道:官媒证实福建维权人士吴淦已被刑拘

吴淦今年42岁,17岁曾在厦门一个边防站当兵,两年后复员转业,后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任职。

中国官方新华社周三(27日)报道,网名为“超級低俗屠夫”的福建维权人士吴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及诽谤罪在周三被福建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根据中国法律,刑事拘留期限一般最长为14天,但如果案情严重的话,也可以延长至37天,在此限期前,有关方面需决定正式逮捕还是无罪释放有关嫌疑人。

此前,吴淦在5月20日以“卖身筹款”的方式在江西高等人民法院门前举牌示威,抗议该院不允许在江西乐平4位村民被控杀人案中的代理律师阅卷的做法,并大骂江西高院院长,因此被行政拘留10天,并被拘押在江西南昌市拘留所。

央视报道

5月25日,中央电视台《朝闻天下》曾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为题,报道了吴淦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的消息。

但在央视有关报道播出后,吴淦所属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批评央视在有关报道中捏造吴淦自称为律师的说法。

有关声明还指央视报道完全悖离客观背景,信息来源刻意剪裁编织,事实叙述更是任意扭曲,报道丧失基本法治公平、新闻正义的精神。

不过,央视后来并没有就有关声明的指控作出任何回应。

邓玉娇事件

吴淦今年42岁,17岁曾在厦门一个边防站当兵,两年后复员转业,后在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任职。

从2009年邓玉娇事件起,吴淦开始在网络中活跃,并展开他的所谓“杀猪”活动,关注各种社会热点事件。

在日前黑龙江发生的庆安枪击案中,吴淦以民间身份就此案进行了一些调查,引发公众和媒体对此案的关注。

坚称依法行事

吴淦在5月20日被江西警方行政拘留后曾透过其律师发表声明表示,他在江西高院的抗议行动是依宪法对违法官员行使批评、监督权是行使公民正常的权利,并对南昌市公安局的行政拘留处罚决定表示不服。声明还呼吁追究江西高院院长的责任。

但官方新华社的报道则指控吴淦“网上多次侮辱、诽谤他人”。

新华社的报道还称从公安机关得到证实,2008至2010年,吴淦曾因伪造证件、无证驾驶和扰乱公共秩序,先后3次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博讯新闻网5月28日报道:屠夫吴淦开创杀猪模式 中共最高喉舌全面“加冕”

2015年5月19日,著名维权人士“屠夫吴淦”因为声援江西乐平冤案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之后,27日又被福建警方刑事拘留。在屠夫吴淦被拘留之后,中共最高喉舌央视、新华社、人民日报全面出动,对屠夫吴淦进行泼脏水式的“加冕”:5月25日,央视发布《记者调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的报道,5月27日,新华网发布屠夫吴淦被刑拘的报道,5月27日,《人民日报》发布《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的报道。

莫之许:一、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尽出,屠夫(吴淦)待遇之高,1949年后区区数人耳,如此高调,非针对屠夫本人,而是针对以其为核心节点的死磕(律师)+围观(公民,访民)+舆论和动员(网络)的模式进行大合围式打压的开端,维权律师和活跃围观群体是其下一步打击目标,开端既已如此强势,运动式打击的后续展开,可能会更加出人意料。

二、屠夫一直遭到各路宵小的恶攻。当然,屠夫的说话方式颇让某些自以为精英者不爽,但无论如何,也不管是不是机缘巧合,屠夫所开创的杀猪模式,实现了线上线下联动,公募资源支持公民抗争,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创新。笔者一路力挺杀猪,也因此和所谓老朋友决裂不知凡几,感谢党国为屠夫和杀猪模式正名!

三、2011年探村时,屠夫为刘萍等访民募捐,被某公知指为江湖政客,更有宵小则攻击屠夫账目不清,笔者出面力挺,由此公开对立,直到最后彻底决裂。 屠夫对此一直非常感激,但其实这不是为他,而是为了杀猪模式, 它几乎是唯一有效的信息传播和抗争行动主动结合的方式,其意义再怎么高估也不为过。

四、(出现下一个屠夫)很难。时势造英雄,一是奥运刚过,当时执政风格,维稳体制刚性早期等带来的一定空间,一是切入高度影响力的事件(邓玉娇),一是本身的素质,急公好义,心理素质强,还要有很高的学习和反思能力,这一点集中到一个人身上,机遇巧合胜过个人努力。

温克坚:1. 通过邓玉娇案件的出彩表现,屠夫(吴淦)成为中国社会运动O2O模式的重要一环,这种模式通过人际资源整合,把网络热点事件转化为线下压力行动,逼迫体制做出反应,屠夫这些年的作为,是一个江湖好汉和一个流氓体制的对抗,他凭借他的胆略和机敏一直在刀锋上跳舞。

2. 本来还期望屠夫能逃过这一劫,但从人日新华CCAV祭出的架势看来,体制肯定要施展专政手段给屠夫隆重“加冕”——某种意义上,这是抗争者的宿命,相信屠夫能从容应对。但如果体制以为通过对屠夫的点杀可以遏制社会的抗争态势,那肯定是巨大的错误。杀了公鸡并不能阻止天亮——天总是要亮的,而公鸡也是杀不完的。

3. 屠夫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这些年抗争经历让他明白,只要体制不变,各种各样的冤案会层出不穷,屠夫在政治上的认知超越了很多对体制抱有幻想的所谓改良派,这一点难能可贵。

4. 流氓体制不但剥夺了屠夫的自由,而且开动宣传机器对屠夫泼脏水,无疑这是非常卑劣的做法。屠夫是我的朋友,我们有过一些交往,他有些言语方式或许不为人喜欢,但我认为他是真诚的,豪爽的,是可以信赖的朋友。

黎学文:屠夫是互联网中国涌现出来的向公权展开个体游击战的勇士,其开创的杀猪模式既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和可复制性,又能打通线上与线下的联动瓶颈,为极权之下公民抗争和小型社运的典型案例。屠夫个体已不可复制,而杀猪模式必将流传。

星河:屠夫杀猪模式是当前信息流动、资源配置和现实行动主动结合最为有效的,它的存在对于民间认知、参与、表达、对抗、示范都具有非常大的价值。尤其是它的扩展,将不可避免地引起自组织、合作和效仿。其中当然有屠夫个人性格等因素,或许短时间内难以复制,但是它仍然会在民间自发展开。当局对此的高调打击,也正面指示了未来抗争的方向。

Dr. K:屠夫的杀猪维权,是当下最有中国特色的激进主义,将威胁公众权益的当权者、官僚以个人化的方式进行打击,谓之杀猪,而手段则包括互联网的人肉,媒体曝光,私底下搜集所有相关个人讯息,包括贪腐证据和家庭信息,利用一切可能手段打击之,超出当局熟悉的套路,公开与秘密相结合,以我为主,创造出非暴力抗争的最激进最有效模式。这当然为那些口口温和渐进,遵守法律,口口非暴力其实叶公好龙的中间派所不喜。

夏业良:党国媒体集中抹黑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使他成为人们所普遍敬重的草根英雄,吴淦凭良知与常识行事,是非分明,嫉恶如仇,他比不少读书人更有社会责任担当和历史使命感。

秦邦:屠夫被刑拘,虽然愤怒但并不意外,从当局火速出笼的“起底”报道可以看出,他们绝对是策划准备了很久,这次只是在收网。有人曾质疑屠夫高调募捐,现在当局帮助证明清白了,如果有当局绝对会浓墨重彩,另外,杀猪抗争模式行之有效,民间力量可推广。

问:人民日报大篇幅刊发《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一文,你怎么看?

熊飞骏答:这有啥奇怪?人民日报也曾揭开“刘少奇叛徒、内奸、工贼”真面目;揭开邓小平“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真面目;揭开彭德怀“反党集团”真面目;人民日报还头版头条报道“广西环江县亩产稻谷13万斤

吕京花:维权七年,正式出头露面,CCTV,新华社,人民日报,还缺一个某某某的批示

龙霖律师: 杀猪模式也离不开之前长期的积累以及社会条件的变化,网络的流行、维权群体长期存在导致隐性的网络化成型,各地都有一些活跃人物,形成信任网络和熟人社会,在加上外围的抗争者不断加入,在信息传播、人群聚集、获取财政支持等方面都具备了基础。

黎学文:屠夫是互联网中国涌现出来的向公权展开个体游击战的勇士,其开创的杀猪模式既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和可复制性,又能打通线上与线下的联动瓶颈,为极权之下公民抗争和小型社运的典型案例。屠夫个体已不可复制,而杀猪模式必将流传。

王爱忠:上个月在北京,在我住的酒店旁边的上岛咖啡和屠夫单独有过一次深聊,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彼此都一见如故···

刘沙沙:刘晓原:“屠夫由拘留转刑拘,交给老家公安去办。这可能是为了减轻江西的压力”——把热点从庆安拉扯到江西拉扯到福建,让网民们无法盯住一个地方去打。应对方法:盯住北京就是了:关心徐纯合案的,关心乐平的,关心屠夫的,全扑去北京就是了。你把我们调动得团团转,最后累了烦了,全扑着你去了!

黄昭雲: 网评:巨星陨落,屠夫入狱。个人非暴力网络维权时代终结。

刘强本:任爾抹黑穢言姦民意,“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噹噹一粒銅豌豆”。#釋放屠夫

沈良庆:#FreeTuFu #释放屠夫 1987年反自由化,真理部印发王若望、刘宾雁、方励之言论供批判用,让原本局限在知识界的自由化人物名满天下。邓小平、江泽民吸取这一教训,除了对人多势众的法轮功先大规模污名化再严厉镇压,一直是悄悄地干脏活。红卫兵志大才疏,动辄游街示众,无能为矣。

沈良庆:屠夫(吴淦)被升级为刑事拘留,中共喉舌兼特务机关新华社展开新一轮大批判和造谣抹黑,老大哥深谙舆论先行:“对这样的人,公安机关早就该出手了,一定要依法严惩这样的不法之徒!”

张雪忠:我和吴淦先生(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素未谋面,但我知道他长期以一己之力参与公共事件,反抗政府不公,伸张公民权利。现在,他因触怒当局而遭受迫害,继被江西警方行政拘留之后,又被福建警方刑事拘留。为了表达对吴淦先生的敬意与声援,对司法迫害的抗议与谴责,我决定向他家人捐款五千元。

张雪忠:央视对吴淦极尽丑化,对官方极尽粉饰。在吴淦被追加刑拘后,新华社的报道又对当事人极尽诋毁抹黑之能事,甚至大肆披露当事人的婚史隐私。最近二年,这些中央级的官媒,为了配合当局对言论和民权的打压,已经堕落到了连最起码的脸面都不顾的程度,而现政权的无耻无文,至此也是昭然若揭。

杜延林:几年前屠夫因个人生活遇到困难,曾向我借款两万,一直还不了。前几天他私信我,说现在在律所有工资了,要每月还点,我说别急着还,我不急用。在此单方面声明,如果屠夫被判刑,债务自动免除。顺便说一句,屠夫经手捐款无数,从来都是账目清楚,公私分明。那些污蔑他骗款的请闭嘴!

黄宾:#释放屠夫 今天凌晨4点看到屠夫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的消息,很惊讶。因为素来敬重屠夫,作为圈内前辈,屠夫这些年为大家为这个社会做了太多的事,每当谁谁谁有难,总能看见他的身影,现在他自己却进去了,有些适应不过来。

上官乱:新华社极尽丑化之力抹黑屠夫,无非就是想打压死磕式维权。他们把维护公民基本权利称做“凑热闹”,给他们添麻烦。没错,屠夫就是爱凑热闹,09到现在陆续见过他几次,每次都是他维权的时候。他太爱管闲事了,前几天还在仔细问我陈云飞家人的情况,他不仅要捐款,还想把陈云飞家的老人也照顾到。

王荔蕻:自你入狱,举国震动,人生辉煌,莫过如此。#釋放屠夫

肖勇:屠夫在我有难的时候帮助我,是我全家人的救星。在他有难的时候,我却束手无策。惭愧,惭愧!

刘水:我是第一次看到,当局动用央视、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国家力量,编造事实,围剿一个草根维权者“屠夫吴淦”。当年刘晓波似乎也没享受此等待遇。专制国家常用“媒体审判”滥招,替代哪怕是自己制定的法律,颠倒黑白,抹黑正义。民间正当维权行为,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之一,像吴淦维权者越多越好。

陆勇:吴淦先生是具有现代文明思想的公民。他的行动将专制腐败的黑幕撕开一道口子,让更多人知道身处黑幕之中,他的行为也提供了反抗的榜样。这也是黑暗当局构陷打击吴淦先生的原因。抹杀义士的行为不会得逞,基于吴淦先生的贡献和牺牲,可预见,吴淦先生的名字会越来越多出现在世界各地人权公益奖项的名单中

陆勇:吴淦是我良师益友,为人风趣幽默,重情重义。古道热肠,扶危济困,热心公益,智慧超然,贪官污吏们对其又恨又怕。此次新华社再次不顾廉耻,抹黑义士,裆的喉舌恶臭腐烂。

曹雅学: 国家机器开动,全马力,从污名开始,中共对吴淦(屠夫)下手了。

何三畏:当年揭批高、彭、刘、邓、林、江时,留下了惟一的底线:没揭婚史。盖因第一代老革命家多数有多次婚姻,于是遵守了共同的底线。而今,屠夫被揭婚史隐事。今天的党报记者真能下手,或者是因为他们都是婚姻和性道德模范?不过新华社客户端稿不见记者名字。

王兴律师:扯了这么多,有啥犯罪事实?不就是给管家找麻烦的“刁民”吗?诽谤也改公诉了?

俄在日占区:呵呵,你们这么黑,开始群攻。屠夫的事,网络公开,他不是英雄,更不是圣人。偌大国土,区区一个勇敢者,你不觉得愧疚?多些这样的人,斯国何来如此腐败!黑恶如此横行!取消关注!

北风:屠夫被刑拘,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都第一时间作出报道;江西方面行政拘留期未满转由福建方面进行刑事拘留。同时调动政法及党宣系统,基本可以认定是国安委决策部署,预感不妙。对屠夫的这种运动式精确打击,旨在震慑并瓦解民间维权死嗑群体,其大批判式文宣与反恐式定点清除手法,令人发指。

北风:屠夫被刑拘一事,: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都第一时间作出报道,许志永、浦志强、郭玉闪、郭飞雄等人都没“享受”过这等待遇;结合江西方面行政拘留期未满却由福建方面进行刑事拘留,同时协调调动政法及党宣系统,基本可以认定这是中共国安委决策部署的案子,预后不妙。

杨佩昌:他介入重大热点事件,我不表态,因为我没有亲临现场;他被行拘,我不表态,因为和他没有私谊;在微信群里,他被诸多群友非议私德,我不表态,因为对他真的不了解。但是,当他被几大官媒同时攻击的时候,我已经确信,他是一枚敢于碰撞石头的鸡蛋,我想不应该再继续沉默。

▲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28日报道:中共党媒发文批吴淦引发网友热议

新华社周三(27日)报道,网名为“超級低俗屠夫”的福建维权人士吴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及诽谤罪在周三被福建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人民日报》周四(28日)发表文章,对刚在周三被刑拘的的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为“超級低俗屠夫”)进行批判,不少网民对此纷纷发表评论。

《人民日报》的文章题为《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文章指吴淦正事干不成,就开始在网上泡论坛、写博客,并称“超级低俗屠夫”并不是吴淦最初的网名,他还曾使用过“追风的土匪”“误入尘网”等,还认为,“这些网名仿佛映射了他内心的某种情绪”。

文章指吴淦多年来以辱骂、“悬赏”“通缉”他人,策划“行为艺术”吸引关注,煽动网民“声援”“围观”,以期“围魏救赵”,还指他因有“外遇”与前妻离婚后,违反离婚协议,私自卖了房子,然后不顾妻子就带着孩子走了。

此前,中国官方新华社在周三(27日)深夜报道,吴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及诽谤罪被福建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在新华社的这篇报道中,也列举了吴淦的一些往事,指控吴淦“网上多次侮辱、诽谤他人”,并引述与他相识的人来证明吴淦的人品有问题。

新华社的报道还称从公安机关得到证实,2008至2010年,吴淦曾因伪造证件、无证驾驶和扰乱公共秩序,先后3次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

而在《人民日报》周四发表的文章中,也援引了一些新华社报道中的内容来批判吴淦。

网友评论

而在微博上,不少网民则对《人民日报》最新发表的文章发表评论。

一些网友表示支持有关方面“依法处理”吴淦,并批评他之前的一些行为“过分”。

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少网民对《人民日报》文章表示了不同意见。

有一位网友质疑,《人民日报》文章的新闻标题特别突出吴淦的网名“超级低俗屠夫”,而不是其真名,有失其客观性。

另一位网友指出,党媒都在干些啥,需要用这种低级手段诬蔑诋毁一个人?

也有网友指出,如果这个人有罪,直接列罪名就好了。至于他对前妻好不好,我们不用关心。

更有网友认为,有关文章像文革时期整人的黑材料,并称这样做是为官方为所欲为清扫屏障,这样官媒就可以一口遮天。

▲德国之声(DW)5月28日报道:“超级低俗屠夫”被拘 官媒发文揭“真面目”

中国维权人士吴淦被刑拘后,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发文批评其道德操守,更将其“家务事”搬上台面,此举引发网民的热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网名“超级低俗屠夫”的中国维权人士吴淦日前在江西高原门口声援“乐平命案”的代理律师阅卷权,被警方带走拘留。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周三(5月27日)证实,吴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及诽谤罪被福建公安机关依法刑拘。

吴淦于5月19日前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高院门口以“卖身筹钱”的行为艺术方式抗议高院拖延不让江西乐平四名被因杀人罪起诉村民的律师阅卷。新华网消息称,吴淦在法院外高声辱骂该院负责人,并摆放事先制作好的带有侮辱性质的广告牌,在法警劝阻下仍拒绝停止叫骂和侮辱行为,因此被警方抓捕并行政拘留10日。

吴淦被刑拘后,《人民日报》周四发表题为“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的文章,指其“正事干不成,他就开始在网上泡论坛写博客”。该报称,吴淦在湖北邓玉娇事件中进入医院与后者合照并上网发布,在网上一举成名,“尝到甜头后,吴淦就特别热衷关注热点事件”。

文章还批评吴淦此后多次出现在全国热点事件现场,为了给涉事政府施加压力,“使用严重侮辱人格的违法手段,恶毒攻击,还自我标榜为独到的’行为艺术’”。文中指出,吴淦的“官用伎俩”是在网上指名道姓发“通缉令”、“悬赏令”,煽动网民“声援”、“围观”,以“围魏救赵”。该文作者还称吴淦不是律师却经常打着律师旗号四处“维权”,并引述其前同事称吴淦“能说会道,喜欢发牢骚”。文章更提及吴淦的私人生活称,他因为被发现有外遇而被前妻要求离婚,后来更变卖房产将前妻抛在厦门。

“屠夫真面目”引网民热议

《人民日报》并非唯一对吴淦做出批判的中国官媒。央视此前也以《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被拘真相》为题报道吴淦被行政拘留。吴淦所属律师事务所因此发表声明,批评央视的主干报道完全悖离客观背景,信息来源刻意剪裁编织。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5月26日在一封声明中指出,吴淦是该事务所的法定专职行政工作人员,从未以律师名义从事任何活动,“央视歪曲事实,故意突出和强调子乌虚有的’律师’身份,央视的职业操守有亏,动机不纯”。声明介绍称,吴淦长期以揭露黑恶曝光贪腐势力而饮誉网络内外,被包括资深律师在内等知名人士称为“网络领袖”和“连接网络和现实的纽带、行动派”。该事务所批评央视为“乐平命案”申诉中江西高院的不作为和非法阻碍律师阅卷、对抗法治大势的行径上下其手,暗中“漂白”,有违新闻媒体应有的监督职能。

吴淦被捕的新闻传出后,网上传出正反不一的意见。有网民在微博中指出,“小丑人物能一再地兴风作浪,利用网民的善良,不断制造闹剧,该拘!”。

也有网民指出:“他无赖?法院呢?官员呢?心里没鬼,为何不给含冤百姓平反,不给律师阅卷?现在抓人早干嘛去?打击报复吧?”

一些网民更针对《人民日报》的文章做出回应。一名网民称质疑,该篇“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的文章为何没有署记者的真名或笔名,而是含糊其词地署一个“新华社记者”。

对于《人民日报》报道吴淦“家务事”的做法,律师周泽在其微博写道:“党媒这是在秀下限吗?”也有网民认为党媒的一贯作风是“爱管家务事”,“把对手从道德方面搞臭”。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5月28日报道:“屠夫”吴淦被刑事拘留 官方组织官媒围殴

在北京政法委或国安委等部门协调下,从邓玉娇案开始即活跃于公共事件中的知名网友“超级低俗屠夫”吴淦落入“法网”,官方马上组织了最豪华的媒体团揭露批斗。

昨天(5月27日)晚间,新华社发布消息称,5月20日因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被江西公安机关行政拘留的吴淦(网名“超级低俗屠夫”),已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27日被福建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此前几天,吴淦在江西省南昌市被行政拘留,是因为他到江西省高级法院门口,声援因“乐平疑似冤案”受家属委托阅卷被推诿,而在高院门口举牌十几天的几名律师。5月19日上午,吴淦带去了印有江西省高院院长张忠厚照片的广告招贴牌表达抗议,随后被当地警方带走并在第二天被行政拘留。

5月20日,当地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的说法是,吴淦因“扰乱单位秩序、公然侮辱他人”被行政拘留十天,但未执行满十天,吴淦即被福建警方带走,并被刑拘。

今天,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和《人民公安报》均刊发播放通稿“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的真面目”,对吴淦大加挞伐。报道除了列举他参与维权运动的激进手法,如“悬赏”、“人肉搜索”及行为艺术外,还对其私生活,如离婚,婚后财产分割,写情色小说等私生活极力诋毁。

一位资深记者表示,“这种文章一看就知是公安的文宣部门。其行文立意、遣辞用句让我想起了几年前臭名昭著的抹黑律师李庄的那篇中青报奇文,那也是公安通稿——薄王当政时的重庆市公安局,它们的底色就是文革大字报。”

新华社的这篇通稿罕见地未署名,而《人民日报》则由其政文部跑公安部新闻的记者黄庆畅署名,公安部机关报《人民公安报》更罕见地将这一新闻放在头版头条。除了几大官方媒体外,在中宣部要求下,明天出版的主流都市报都会被强令刊登新华社的这一通稿。

纽约的维权人士温云超认为,“屠夫被刑拘一事,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都第一时间作出报道,许志永、浦志强、郭玉闪、郭飞雄等人都没”享受“过这等待遇;结合江西方面行政拘留期未满转由福建方面进行刑事拘留,同时协调调动政法及党宣系统,基本可以认定这是中共国安委决策部署的案子。”

有北京知情人士透露,“屠夫一案是公安部主导,中央政法委有专人牵头的行动,这些抹黑稿件,全部是三天前公安部统一安排的集体采访的通稿。”

上海律师张雪忠告诉本台,“吴淦在江西高院声援争取阅卷权的申诉代理律师,本是行使公民表达权和批评权的正当行为,却被江西警方处以行政拘留。央视在报道此事时,对吴淦极尽丑化,对官方极尽粉饰,却丝毫不去关注一下江西高院剥夺律师阅卷权的违法行径。”

他说,“在吴淦被追加刑拘后,新华社的报道又对当事人极尽诋毁抹黑之能事,甚至大肆披露当事人的婚史隐私。最近二年,这些中央级的官媒,为了配合当局对言论和民权的打压,已经堕落到了连最起码的脸面都不顾的程度,而现政权的无耻无文,至此也是昭然若揭。”

四川学者宋石男则认为,“对屠夫的这种运动式精确打击,旨在震慑并瓦解民间死嗑维权群体,其大批判式文宣与反恐式定点清除手法,令人发指,也令人不寒而栗。”

▲自由亚洲电台(RFA)5月28日报道:“屠夫”吴淦遭刑拘官媒刊文“围剿”

维权人士“屠夫”(本名:吴淦)在行政拘留期满前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刑事拘留。中国多家官方媒体周四均对此做出大篇幅报道。有评论认为,官媒的“围剿”针对的不仅仅是屠夫一人,而是所有敢于和这个体制对抗的维权者,预料之后将会有进一步的打压行动。

网名“屠夫”的维权人士吴淦上周二前往江西高院抗议法院院长张忠厚拒绝“乐平冤案”代理律师阅卷,被处行政拘留10天。而在拘留期即将届满之际,吴淦被福建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及“诽谤罪”刑事拘留。

曾举牌声援吴淦的江西维权人士刘喜珍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屠夫无罪,当局此举是企图将反对的声音都关进牢里。

“屠夫经常会发表一些言论,共产党肯定想尽一切办法要把这些人弄到牢里去。我看他们说寻衅滋事可能会判两年。现在共产党就像疯狗一样,抓了一个就想判一个。一切要听党的,不管好坏,只能听他的。这样抓起来了,他们就把心放在肚子里睡觉了。那个(乐平)冤案,那么多天了,我们都到现场去围观,他们就是无动于衷,屠夫就举个牌子就把人抓进去了,这什么世道啊?当今的中国真让人绝望。”

本周四,中国多家官方媒体均以大篇幅报道了吴淦被刑拘的消息。当天,《人民公安报》的头版头条是《网民“超级低俗屠夫”被依法刑拘》、《人民日报》则以题为《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的报道揭露了吴淦的诸多隐私,报道说:“在此后的全国热点事件现场,总能见到他上蹿下跳的身影、低俗不堪的表演”、“曾因伪造证件、无证驾驶和扰乱公共秩序,先后3次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该报道被不少网民认为“有文革遗风”。

对于官媒的“围剿”,吴淦所供职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一名匿名律师周四向本台表示,这足以证明吴淦被捕是当局精心策划的。而吴淦是在江西被抓,现在却交由其户籍地福建警方刑拘,其中也存在程序问题。

“动用国家所有的媒体来攻击他,这足以说明当局是精心策划的,同时也说明吴淦的价值。文革的时候,那也是各大媒体攻击辱骂刘少奇、邓小平、习仲勋。最后,天理自在人心。法律有规定,应该是犯罪行为发生地,犯罪结果所在地,不能说家是那儿的,(就由户籍地警方刑拘)。”

此前,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曾在央视报道吴淦被行政拘留后发表严正声明,指吴淦从未以律师名义活动,吴淦到江西高院抗议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

独立作家野渡周四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当局动用所有的官方媒体大规模造势,针对的不仅仅只是屠夫一人,而是所有与这个体制对抗的维权者。

“一个,庆安事件在全国造成发酵效应,让民众质疑整个公权力,而屠夫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让党国感到必须要利用这个事件,发挥他们刀把子作用,让各地政法系统打击民间各种各样的维权行为和对这个体制的挑战行为。第二,动用了包括央视、《人民日报》,《人民公安报》头版头条这样的声势也不只是对屠夫一个人的。因为这几年,民间形成公民围观、维权律师死磕、其他人筹款声援,这已经成为了相当成熟的对抗体制的模式,而屠夫在里面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党国动用这么大规模声势希望把对体制的挑战更好地打击下去。动用这么重要的媒体基本上在党国历史上面享受这待遇的没有几个人,所以,不可能是为了一个普通的网民形成这么大规模抹黑手法。我们可以预料到,下面还有一波声势浩大的,对民间整体的打压行为。”

事件也引发民众热议。

网民“刘强本”说:什么是真相?屠夫以他的“超级低俗”脱下了多少超级混蛋的底裤?恼羞成怒者有之,伺机报复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唯独遮掩不了屠夫的韧劲和柔情。

学者杨佩昌写道:他介入重大热点事件,我不表态,因为我没有亲临现场;他被行拘,我不表态,因为和他没有私谊;在微信群里,他被诸多群友非议私德,我不表态,因为对他真的不了解。但是,当他被几大官媒同时攻击的时候,我已经确信,他是一枚敢于碰撞石头的鸡蛋,我想不应该再继续沉默。

网民“论称分金”则慨叹:一个屠夫,令中国司法、警界、党媒害怕而变得疯狂,不惜撕毁一切遮羞布,赤裸裸变成泼妇、流氓。强大如党国,其实不过如此!

▲自由亚洲电台(RFA)粤语组5月28日报道:疑声援徐纯合案遭报复 屠夫转刑拘

怀疑因声援黑龙江访民徐纯合被警枪杀案,在江西参与维权活动时被捕的福建网友屠夫(原名吴淦),已由原本的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而被拘留在黑龙江庆安县的17名声援者,羁押期间曾遭看守所人员虐打。多名关注案件的律师,周四(28日)试图探望被扣人士遭当局拒绝。(文宇晴报道)

福建维权人士屠夫的代表律师葛文秀对本台表示,屠夫遭到江西省南昌市行政拘留10日即将届满,但在周三,却被福建公安机关以屠夫之前参与过维权活动,把他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已被遣返福建。

葛文秀律师认为,这是对屠夫的报复行为。不过,因为屠夫已转为刑拘,葛文秀负责屠夫行政拘留的委托工作已完,无法第一时间以代表律师的身份去了解最新情况。

葛文秀说︰福建是以他以前做的事情,找个藉口对他采取措施,不是因为江西的事情,这应该说是一种报复吧。吴淦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他的号召力比较强,他在这几年来已成为公民维权的代表,或是一种象徵。所以说,当局是不能容忍的,就给他罗织罪名,强加给他。

屠夫因关注徐纯合被杀、协助律师追查真相,上周三到江西省声援另一宗案件时,被指扰乱单位秩序及公然侮辱他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行政拘留10天。声援徐纯合案的各地公民,累计有17人在事发地庆安县被捕拘留。

避过抓捕的哈尔滨公民迟进春向记者反映,他和3名律师等7人,周四到过庆安县拘留所,要求会见被拘留的声援者时遭到拒绝。据他了解,这批被关押的声援者,均遭到虐待。

迟进春说︰17位公民分别被羁押在两个拘留所,律师强烈要求安排会见,但拘留所方面拒绝安排。被抓的17人当中,其中有2人昨天已被当地国保接回家乡了,可能(虐待)消息来自他们。现在已经不再声援了,因为也没有人员可声援,被抓捕累积是22人。我们现在采取的方式是利用法律手段。

本台致电遭遗返的广西南宁声援者李燕军,以及来自天津的郑玉明,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

《维权网》引述李燕军和郑玉明表示,17人在关押期间曾与拘留所人员口角,后来,更一起以绝食抗议。其中网名“老道”的男声援者遭到扯头发、卡喉、按到在地上拳打脚踢;女声援者王芳被扇耳光。另有数人,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暴力对待。

至于在声援徐纯合的案件中,承认在网上散播新华社记者受贿消息,而遭到刑拘的安徽维权人士柴宝文,在刑拘的第七天,家属接到办案公安的电话,指柴宝文已被正式批捕。

柴宝文的代表律师葛永喜,对当局正式批捕的做法感到突然。

葛永喜说︰我们可做的事情也比较多,可能帮他申请取保候审,也包括申请新华社有些事情的信息公开。然后,他突然拘留了就批捕,警察也没有听取我们的意见,未来的话,我们会向检察院提交一个羁押标签的审查。

记者问︰柴宝文刑拘几天时间就批捕,有没有说这个跟很多的案例不一样?

葛永喜回答︰这也是出于我们的意料之外,我们认为他可能会延长到30天,但是,他们可能认为延长也没有什么理由,7天之内就向检察院申请逮捕。

被哈尔滨市警方跨省抓捕的柴宝文,刑拘的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指他在网上称新华社记者收受好处费3.8万元,对庆安枪杀访民一案进行颠倒黑白的报道,美化行凶警察李乐斌的行为。律师于本周一会见柴宝文时,柴宝文承认编造了假消息,但否认他的行为犯罪。

另外,针对徐纯合案而成立的律师团,周三(27日)发表调查报告。重申16名律师的观点,表示案件是由非法截访引起,开枪撃毙徐纯合的警察李乐斌涉嫌故意杀人,同时,相关部门和人员涉嫌滥用职权、怠忽职守、徇私枉法、包庇犯罪。

▲美国之音(VOA)5月28日报道:维权人士吴淦遭福建警方刑拘引关注

草根维权人士声援争取阅卷权维权律师 (博讯图片)

香港—中国官方新华社5月27日晚间证实,5月20日因在南昌抗议江西高院不让参与“乐平冤案” 律师阅卷,而被行政拘留10天的维权人士吴淦,星期三因所谓涉嫌“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遭福建警方刑事拘留。这一消息引发网友哗然以及外界的广泛关注。

今年42岁、自称“超级低俗屠夫”的吴淦在草根维权界享有盛誉,但常常令地方官员头痛。2009年以来,吴淦频繁出现在诸多社会热点事件的最前沿,他在湖北宾馆服务员邓玉娇因反抗强奸而刺死和刺伤当地官员的维权案、浙江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被离奇碾毙案等维权活动中,成为知名的公民围观者和“杀猪屠夫”。此外,吴淦还经常在网上筹款募捐,支援身陷牢狱的维权人士家属和其他维权人士。

在黑龙江庆安县有上访经历的农民徐纯合,5月2日因外出被拦截而与警察发生的争执中被一枪杀击毙后,吴淦自发调查事件真相,并征集现场目击者的视频和录音采访,放到网上,挑战官方做出的“开枪是正当履行职务行为”的结论。

随后,作为江西乐平死刑冤案申诉组成员之一的吴淦,5月19日抵达南昌,声援已在江西高院门口坚守了8天的争取阅卷权的多位维权律师。吴淦第二天在进行“卖身筹钱,准备行贿”江西高院院长的行为艺术时,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

新华社在星期三的文稿中,称吴淦在2009年的湖北恩施“邓玉娇事件”中一举成名,其后又参与多起热点案件、事件的炒作。网上还有他发布的“经验心得”—要围魏救赵,欲擒故纵,声东击西,不要针对事件本身,而是抓住当地公共事件或反腐话题形成焦点。

随后,人民日报星期四也发表《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的文章,对吴淦展开批判,指吴淦正事干不成,就开始在网上泡论坛、写博客,并称“超级低俗屠夫”并不是吴淦最初的网名,他还曾使用过“追风的土匪”、“误入尘网”等,并认为,“这些网名仿佛映射了他内心的某种情绪”。

文章除援引新华社的一些内容批判吴淦外,也像新华社一样,披露吴淦的私人隐私,指他因有“外遇”与前妻离婚后,违反离婚协议,私自卖了房子,然后不顾妻子就带着孩子走了。

此前的5月25日,央视也曾高调公布了吴淦被南昌警方行政拘留的消息。央视报道播出后,吴淦所属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批评央视在报道中捏造吴淦自称为律师的说法,指报道完全悖离客观背景,信息来源刻意剪裁编织,事实叙述更是任意扭曲,丧失公平、正义的新闻精神。

吴淦被行政拘留后,许多人认为是当局要报复他参与调查庆安枪击案让当局难堪。一些公民和来自福建的网友曾专程赶到南昌看守所声援屠夫吴淦。广州的葛文秀和山东的张凯两位律师5月25日得以会见拘留中的吴淦。葛文秀律师表示,当局列举的所谓证据主要发生在2011和2012年,且都是他作为公民行使法律保护权利的践行。

他说:“这属于当局对他的报复性的措施吧。吴淦的举动都是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行使对政府行为的批评权、监督权,这样一种表达方式。从法律角度,我们看不出他有什么寻衅滋事。哪知道他又以另一个名义被福建给弄走了。现在环境就是这样吧,情况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吧。”

吴淦的好友、中国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吴淦已经成为民间争取公平公正公义的符号,因此当局调动官媒试图从舆论上诋毁他。

他说:“他来讲的话,帮助这些最为困苦,几乎没有伸冤的渠道,无法为自己呐喊的老百姓发声,没有钱给你呀,你要自己倒贴钱去做。而当局现在最恨的就是行动者。他就是作为一个符号,在展现民间的力量,受到了许多人的肯定、认同和支持。当局不仅控制吴淦本身,而且他在网络上大肆所谓澄清、辟谣,同时诋毁吴淦以前做的那些维权工作。”

曾获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的胡佳表示,当局现在对吴淦这种草根维权行动的打压,是希望震慑其他人,但是效果会起反作用,因为这会让更多的人看到,吴淦无非是对抗地方政府的一些滥权行为,但却遭受迫害,会迫使人放弃对当局的一些幻想。

他说:“当局在各方面,从舆论到政法方面加强它们的稳控,震慑维稳,高压越来越重。这种高压之下,也会让许多人放弃虚假的希望,放弃那种对所谓改良的不切实际的幻想。肯定会有人付出牺牲,现在吴淦所作的这种牢狱呀,那就是这样的牺牲。”

此外,在官媒有关吴淦文章的留言中,一些网友表示支持“依法处理”吴淦。不过,也有许多人表达了不同意见,一位网友说,党媒都在干些啥,需要用这种低级手段诬蔑诋毁一个人?另一位则表示,有关文章像文革时期整人的黑材料,一口遮天。

原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法律人张雪忠表示,央视对吴淦极尽丑化,新华社的报道又对他极尽诋毁抹黑之能事,甚至大肆披露当事人的婚史隐私。最近二 年,这些中央级的官媒,为了配合当局对言论和民权的打压,已经堕落到了连最起码的脸面都不顾的程度。

流亡美国的媒体人温云超表示,屠夫被刑拘,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都第一时间作出报道,调动政法及党宣系统,对屠夫的这种运动式精确打击,旨在震慑并瓦解民间维权死嗑群体,其大批判式文宣与反恐式定点清除手法,令人发指。

成都网友上官乱表示,新华社极尽丑化之力抹黑屠夫,无非就是想打压死磕式维权。他们把维护公民基本权利称做“凑热闹”,给他们添麻烦。没错,屠夫就是爱凑热闹,09到现在陆续见过他几次,每次都是他维权的时候。他太爱管闲事了。

知名网络作家莫之许星期四撰文表示,屠夫的“杀猪维权”,是当下最有中国特色的激进主义,将威胁公众权益的当权者、官僚以个人化的方式进行打击,谓之杀猪,而手段则包括互联网的人肉,媒体曝光,私底下搜集所有相关个人讯息,包括贪腐证据和家庭信息,利用一切可能手段打击之,超出当局熟悉的套路,公开与秘密相结合,以我为主,创造出非暴力抗争的最激进最有效模式。

根据中国法律,刑事拘留期限一般最长为14天,但如果案情严重的话,也可以延长至37天,在此限期前,有关方面需决定正式逮捕还是无罪释放有关嫌疑人。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