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南海争端持续升温之际,美国副总统拜登向美国海军军校毕业生表示,中国在南海的行动正在令亚太区的和平面临考验,而美国将在5年内将60%的海军驻扎在亚太区。拜登说,太平洋的和平与繁荣,很大程度取决于并将继续依靠美国的海军力量。
  
美联社如此引述拜登的话:“在南中国海的争议海域……我们将不退避地维护和平公正解决争端的原则,以及航行的自由,而今天这些原则因为中国在南海的行动而受到考验。”拜登告诉在场毕业生:“在那里,气氛很紧张,就在我说话的时候它正在变得紧张,但你们将会出现在那里保卫和平。”

在此前后,在美军P-8A海神反潜侦察机飞近中国的永暑礁和美济礁上空侦查,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沃伦上校也放话说,美舰下一步将进入中国填海岛礁十二海里范围。一般来说,西方人知道东方人的面子观念极其重要,不会直接打脸,但这一次美国看到中俄联盟已经成型,敌对关系不可改变,也就不得不赤膊上阵了。
  
习近平的痞子气质直接影响了中国媒体的语言风格。代表中国官方立场的《人民日报》,在被美国打脸之后,立即在头版刊登署名为“铁钧”的军事问题专家的评论文章。文章对美国大加讨伐:“一旦美国这种军机抵近侦察的不负责任且十分危险之举再次上演,南海之和平与稳定将被一点点破坏。在南海问题上,美国真是有些霸道无赖。”该文呼吁,美国的好战分子,马上停止在南海地区采取军事冒险行动。不要错判形势,不要把中国的克制当软弱。其实,中国的空军和海军实力都远远不足以与美国抗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国的飞机飞来飞去、美国的舰船游来游去。中方自称“克制”的表态,尽显其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本相。

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对外政策的最明显变化就是:不再以披着羊皮的狼的形象示人,而是扔掉羊皮,直接显示狼心和狼面。历史学家余英时教授在自由亚洲电台评论中国的对外政策时指出,“习近平是鐡了心要与西方来一场新冷战,习近平将美国当作最大的敌人看待”。然而,美国政府一直对中国实行不切实际的绥靖政策。如今,在奥巴马的任期只剩下一年多之时,美国政府终于被中国咄咄逼人的挑战所惊醒,不再对习近平的“回头是岸”抱有任何幻想。

以拜登个人而论,在习近平以副元首和诸君的身份访问美国时,由他出面接待;而当他以副总统身份访问中国时,习近平也放下身段与之套近乎,亲自陪同他在四川等地参观访问。所以,两人有较多时间和机会作近距离的接触。那时,拜登对习近平大加赞赏,认为习是一个可以打交道的开明人士。如今,这个海市蜃楼般的梦幻终于破灭了。这一次,拜登的讲话如同一道分水岭般宣示:我不是习近平的朋友,习近平无疑就是美国最大的威胁。

以美国的对华外交而论,早在二战硝烟弥漫之际,美国政府对中共地方割据势力就抱有美好的想象——中共不是苏联式的共产主义原教旨主义,毛泽东不是斯大林式的人物。所以,美国愿意与之保持联系,甚至愿意给予支持。这种幻想一直到中共建政还未破灭,到了韩战爆发才灰飞烟灭。自七十年代末文革结束、邓小平实施改革开放政策以来,美国又陷入新一轮的亢奋状态,认为中国终于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了。于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成为中美关系的一段黄金时期。然而,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屠杀,让美国看到中共仍然是“邓皮毛骨”、是杀人不眨眼的暴政。到了九十年代中期,中国进入权贵资本主义的新时代,美国又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认为经济可以改变政治,只要中国的经济发展了,政治一定能走向民主化。然而,魔鬼就是魔鬼,美方的放任和轻信,却一手扶植出一个接替苏联老大哥的、更为强悍和狡诈的对手来。可以说,半个世纪以来,美国的对华政策一错再错,最后酿成大错。

等到奥巴马当总统的时候,本该对中国奋起反击,谨守价值,寸步不让。由于缺乏处理国际事务的经验和对自由价值的坚持,软弱无力的奥巴马被习近平玩弄于股掌之上。直到整个西方世界对中国的风向悄悄发生转变——不能继续纵容所谓的中国模式腐蚀乃至颠覆普世价值,不能再一厢情愿地将敌人当作朋友,美国政府和学界终于睡狮猛醒。

今后,等待习近平的,不会是鲜花与笑脸,而是石头与石头的碰撞。

《纵览中国》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