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建嵘:这些年,经常被莫名其妙地约谈。今天发表一被约谈日志…党叫你这样迫害知识分子的?!如果你们继续这样以所谓上级的指示来迫害我…咱们就公示全社会…你们长期的迫害,我都可以作为历史材料贡献给后人。

于建嵘:被约谈日志

这些年,经常被莫名其妙地约谈。今天发表一被约谈日志。

2015年6月15日下午3时40分。接所办公室秦轲电话,称所书记约明天谈话。告知明天没有时间,后天返所时上午可。又问,东书房公益服务中心是什么事情?告知是北京市民政部门正式批准的,我只是捐了二十万元。秦称书记要求立即汇报。我将电话挂掉。又来电,未接。

按要求通过短信给所书记潘发去了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成立“北京东书房公益服务中心”行政许可书、会计事务所关于我捐资二十万元货币资金的验资报告、北京市民政局颁发王鹏为法人代表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及中心举行新闻发布会的通知“2015年06月28日,北京东书房公益服务中心成立新闻发布会将在北京西城区金融客咖啡召开。北京东书房房公益服务中心是经北京市民政局批准,专门为全国16岁以下贫困儿童募集资金的民办非企业组织,该组织由国内知名教授于建嵘捐资设立,众多爱心人士担任中心管委会,我们承诺公开透明,助力儿童成长!”

以下是双方短信对话:

潘:于教授,你参加任何机构必须报批!你应该理解。没批的情况下,是绝对不可的。

于:我只是捐款人,报什么批?!

潘:希望你写清情况。我们及时汇报。要爱自己。

于:你作为共产党的基层领导,不分是非,我不写!

潘:我只听党的话!党叫干啥就干啥。

于:党叫你这样迫害知识分子的?!如果你们继续这样以所谓上级的指示来迫害我,我就去找你们的上级党组织;如果你的上级组织,也不分是非,那好,咱们就公示全社会。

潘:你真冤枉我们了。我们始终是爱护你啊!还是好好搞科研吧。组织不让做的事别做为好。

于:这是你一个书记说的话?我的科研任务没有完成?你们的总书记不是号召知识分子关心民生?

潘:建嵘,一定要听劝。

于:我做错了什么!无论你们如何处理,我无所谓。你们长期的迫害,我都可以作为历史材料贡献给后人。

潘:心平气和好。总有真理。

(又传于等人2012年4月23日给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捐赠一百万元人民币的捐赠证书)

潘:请发秦轲好吧。

于:你不是共产党的书记吗?你不是经常以上级的名义与我谈吗?

潘:没有问题,我从来不无事生非。

于:你长期是非不分,失去了我对你最后的尊重。从此以后,只要再迫害我,就向世界公示!反右和文革对知识分子的迫害,莫过如此。不要再与我说什么科研。你不是多年的研究员,我们俩将成果向全社会公示,让国内外学者评一下?

潘:我照(与)你天地之差。你是大家,我只是管理人员。和我比影响你的伟大。你还有多方面的才能,我非常敬佩!比如绘画艺术等。

于:一个没有是非观的领导,一个没有社会关怀的知识分子,一个没有学术创造的研究员,有什么资格经常对我指手画脚?!我告诉你,受够了。从今以后,收起你那一套。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