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5年6月19日讯)今天是唐荆陵等三君子案开庭日,很多人前往围观、被抓,没能去的朋友都在密切关注、转发有关消息。我本不应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发那个不请律师的声明,但其实我也是从该案有感而发,因为对当事人和围观朋友们的遭遇感到愤怒、无奈,觉得从这个方面去做可能更能帮到唐荆陵等所有被当局迫害的人。包括之前发的那篇骂外国人的帖子也是基于这种想法。我是个急性子,想到就写了、发了。

有人以为我跟律师们有芥蒂,其实跟我关系好的律师很多,真要请律师,还真有点担心厚此薄彼。也有人以为我是在否定律师的作用。我并没有完全否定律师的作用,尽管在一些案件上律师劳而无功、爱莫能助是事实,只是一来我确实不需要律师所能够提供的那些帮助,二来我希望通过这一举动让大家明白迫使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是更好的途径、更应该去做的事。

有律师朋友指出,如果我不请律师,那么我被捕的事就不可能成为一个事件得到大家的关注,不可能就此向联合国施压。他说得很对。但是,我并不想让我的事成为什么事件。大家需要关注的事件太多,我不想分散大家的精力。我也不指望我的事成为事件能改变什么。迫使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可以通过其他案件来施压,不必一定要通过我的案件。只要迫使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这个事做成了,那么我的状况也就有可能改善。我并不想因为受到特别关注、援助而使我的状况得到改善,我只想在大家都好的情况下得到我应有的那一份。我多次声明永不参选政府行政长官职务,也是因为不想成为一个特殊的人。如果大家想帮我,请从迫使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这件事上来帮我。即使帮不了,我也无怨无悔。

当然,由于心急和考虑微博字数的原因,我的声明写得不够清楚,我的本意并不是要大家为我个人向联合国呼吁,而是希望大家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这不是针对哪个个案的机构,而是一个常驻机构。

在此我将声明作一点表达方式上的改动:

声明:本人如果被当局拘捕,不需要律师代理,因为在这个黑暗的国度,我估计律师对于我的案件起不了多大作用,还徒增律师的风险。也不需要国内的朋友为我举牌。如果大家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我非常感谢!同时我也不需要大家到监狱送饭。我经历过了,我能承受。以上乃个人选择,他人不必效仿。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