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说:「假作真时真亦假,真做假时假亦真。」国民党总统参选人洪秀柱学历事件发生,似乎成为其迈向总统府的拦路虎。在纷纷扰扰中,我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洪秀柱可能会心仪的中共政权独裁者习近平的假学历事件。假学历是天朝官员的通病,台湾还没有如洪秀柱所愿与中国统一,洪秀柱本人千万别先染上了中国高官显贵的通病。

习近平的学历

旅居北欧的作家锺祖康在《拷问中国:兼论习近平论文剽窃事证》一书中,揭露了习近平的博士论文《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中,有大量内容与福建学者刘慧宇的《经济全球化与中国农业发展》一书雷同。锺祖康发现,刘慧宇教授曾在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政府、宁德市政协和宁德市人大先后任职十年,而习近平也曾担任宁德市地委书记。可以猜测,习、刘二人早年即有工作关系。

对于两人著作中出现的诸多雷同现象,锺祖康认为,不太可能是刘慧宇抄袭习近平。刘即便要抄袭,也不会大胆到去抄袭习近平的论文。锺祖康推算较合理的解释是:「当时刘小姐以其学术专长帮了习近平一把,但在处理自己的著作时,在把文字搬来搬去时,对自己曾为他人做枪手代写的文字失去警觉性,以为还是自己的。」如此纰漏,刘罪不可赦,以后她的学术前途自然就泡汤了。

那,究竟什么样的人喜欢用假学历妆点自己呢?如果对这个群体做一番心理分析,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首先,那种极度自卑和极度傲慢合而为一的人,最爱「披红挂绿」。童年的阴影,使他们十分自卑;而从血路中冲杀出来的经历,又让他们相当傲慢。习近平年幼时,父亲冤屈下狱,自己沦为「黑五类」。青年时代,以翻倍的忠诚向党交心,才被党重用,最终熬成最高领袖。同样的,如果一个人在年幼时,父亲一度沦为白色恐怖的牺牲品,自己成为人人歧视的贱民。之后,何以非得染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才能加入盗贼集团,分得残羹冷炙?

其次,习近平和洪秀柱都不是党内大老看好的金牌接班人,而是偶然出线的「黑马」。论长相、才情、政绩,习近平不如太子党阵营的竞争对手薄熙来;论学识、著述和言谈,习近平也不如屈居其下的总理李克强。因为不被大家看好,习近平才特别要戴上博士帽。而洪秀柱在国民党「竟无一人是男儿」(习近平嘲讽苏共垮台时,没有一个党员挺身救党的名言)的窘境中脱颖而出,是不是也得不到党内大老的祝福和加持?

再其次,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苏联共产党的翻版,两党都是靠暴力和谎言获取及维持权力。对于两党而言,既然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成了真理,那么假学历为什么不能成为真学历呢?这些人都没有指鹿为马的本事,又怎能爬到国共两党的核心位置呢?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