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扇门,被
挤压进玻璃的天空
透明的空气,如透明的灵魂
在一块玻璃里凝固

通过安检门,机场的
电子仪器并没有报警
一只卑微的老鼠,以为从此
可以逃离他的祖国
越境,成人

我是一头
被实验的巨鲨
无法撞开那一片蓝色的水域
额头渗出的鲜血染红
一堵透明的墙

你被限制出境了
空气中关闭一扇玻璃的门
你被限制出境了
空气中关闭一扇玻璃的门
……,一扇又一扇门
就这样阻挡着一只老鼠
站立成人

所有的门
都向我关闭着眼睛
所有的门都排成队,形成一条
长长幽暗的隧道

一扇门升起成未来的星星
一扇门滴落成过去的树脂
我在门外仰望
我在门内沉思

注:由长沙去泰国被限制出境而后作
2015年6月25,26日 于长沙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