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说:民主选举就一定好吗?德国还不是选出了希特勒?

是的,民主选举选出了个希特勒,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反省的问题。问题在哪呢?问题就在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膨胀型,一种是危机型。膨胀型是认为自己的民族是最伟大的,可以战胜其他民族,只要战胜了其他民族,对其他民族进行掠夺、奴役,自己民族的民众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危机型则是总担心其他民族会侵犯自己民族,一旦被其他民族打败了,自己民族的民众就会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哪怕是本来就已经过得很惨的人,也会觉得被其他民族奴役会过得更惨。他们明显的特征区别是,膨胀型的比较好战,会经常主动挑起战争、入侵他国,而危机型的很少主动挑起战争,主动侵入他国就更少。

但这两种类型又有一些共同的地方,首先他们都要把其他民族妖魔化。膨胀型的民族主义者把其他民族说得很低劣,说其他民族不配享有那些宝贵的资源,说其他民族会把世界搞得一团糟,自己民族应该成为其他民族的统治者,从而为侵略他国制造理由。危机型的民族主义者把其他民族妖魔化则是说其他民族会来侵犯自己民族,进行掠夺和奴役,从而制造危机感。膨胀型的民族主义者也会拿历史上的战败、屈辱来说事,从而增强民众的复仇心理。危机型的民族主义者拿被侵略的历史来说事则只是为了印证其危机论。但两者也都会拿一些自己民族的光辉历史、文化精华来炫耀,给人们打气。为此,他们甚至经常篡改历史、编造谎言、歪曲真理来欺骗民众。纳粹集团的宣传部长戈培尔就曾扬言:谎言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

两者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盼望有一位或一群民族英雄带领人们去战胜或抵御外族。在这种思想情结下,那些强硬的、自信爆棚的人物就容易被捧为偶像,从而在民主选举中获胜。希特勒就是一个膨胀型的爱国主义英雄的典型。这就是希特勒能够在民主选举中获胜的原因。之后希特勒发动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对犹太人实施清洗式迫害,都印证了这些特征。
不论是哪一种民族主义,都是有害的,即便是在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

有民族主义情结,必然是没有真正认识到人人平等这个真理。人人平等当然也包括民族之间的平等。没有人人平等的意识,也就必然没有民族平等的意识,就容易产生民族主义情结。

人类的文明发展当然是多方面的,但最重要的文明标志是人人平等意识。没有人人平等意识,那么人类之间就必然会相互倾轧,世界就不可能安定,人们的幸福生活也就不可能长久。

在人类文明不够发达的时期,由于人人平等的真理没有被认识到,同时加上各民族之间语言不通、沟通不好,相互侵犯的情况时有发生。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西方人认识到了人人平等的真理,不仅在国家管理上实行了民主,而且充分尊重个人的权利,通过宪法、司法独立等措施对个人权利给予有效的保障,同时民族主义情结也逐渐淡化了。在这种环境下,人们又充分的自由,没有各种顾虑、担忧,将精力放在创造精神和物质财富上,既使个人生活幸福,也使得国家更富强。

当今世界,那些真正强大、文明的国家,他们都是奉行普世价值的,根本不会去侵略、掠夺其他国家。即便是武力干预某个国家,也是为了阻止侵犯人权的行为。一个不尊重自己国家的民众的人权的政权,必然是毫无人道底线的,最终必然会做出损害世界各国人民利益的行为。地球上各地的地质、气候、空气水是存在关联关系的,局部的破坏也会对整体构成威胁。

民主制度当然也是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内容,但没有人人平等意识的民主制度必然是扭曲的,它只剩下“一人一票表决”这样一个简单的形式,人们的投票意向则被民族主义左右了。“没有了民族、国家,你将一无所有、惨遭凌辱”,“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必须建立强大的国家政权”,“要建立强大的国家政权,个人必须做出一点牺牲”……,在这样的逻辑之下,人们把自己的选票都投给了魔鬼,最终被魔鬼一步一步带向深渊。由于法律没有给人们的一些基本权利提供保障,反而是赋予了政府不受约束的权力,于是政府胡作非为,人们也对此予以容忍甚至参与,只要是打着维护国家利益的招牌,不管它干什么,哪怕是迫害自己的同胞,只要不是迫害到自己头上,就认为那是为了自己好,却不知道自己也会成为下一个被迫害者。这样的国家往往都会建立一个权力很大不受约束的特务机构,例如盖世太保、克格勃、国安、国保,可以实施秘密逮捕、秘密关押,不经审判地处置任何人,甚至使用酷刑。

所以,民族主义是人类文明的大敌。

民族主义的另一个名称就是爱国主义,它比民族主义要好听得多,但却是同一个东西。

其实,所有打着爱国主义(即民族主义)旗号的,都只是为了他个人或他们少数人的利益。他不尊重其他人的权利,会尊重你的权利吗?

随着世界文明的发展,很多专制国家的专制政权纷纷垮台,建立了民主制度,专制国家只剩下了少数几个,国家实行民主制度已经成了大势所趋,那些专制国家的民众也强烈要求实行民主,国际社会也在通过各种方式施加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既得利益集团为了在实行民主后继续垄断权力,就学希特勒的那一套,利用民族主义来蒙蔽民众,从而继续控制权力,在民主的外壳掩护下继续实行独裁专制。普京就是这样一个现代典型。同样,其隔壁某国也正在亦步亦趋地试图学着这样做,现在连马克思主义都不提了,大肆宣扬传统文化,树立假想敌渲染民族仇恨,建立庞大的特务系统对民众进行监控、管制,封锁信息言论,等等。当然,它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这还不一定,但如果实行民主,这一系列做法将会有利于其继续控制权力。

学希特勒的结果,也必将是步希特勒覆灭的后尘。民族主义笼罩下建立的制度,尽管采用了一人一票这样的民主选举形式,但其他的制度内容方面必然存在残缺、扭曲,对民众的基本权利没有充分的保障,因此必然不符合社会发展的正常规律,从而必将导致其没落,所以,不管它是否会对外发动侵略战争,它都会走上覆灭。俄罗斯著名作家和诗人沃伊诺维奇最近就指出,俄罗斯现政权即将崩溃。

当然,覆灭的只是那个打着爱国主义旗号的极权政府。即便国家分裂了,但那片土地和那片土地上的人民始终还在。
其实,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民族只是一种阶段性标识。根据最新的人类学研究成果,地球上所有的人的祖先都是来自非洲,都是同一个部落,之后发生了多次迁徙、演变。以后也仍然会演变,这是很正常的。现在已经是全球化经济时代,为什么还要用狭隘的民族主义束缚自己的思想、左右自己的行为呢?

没有了民族主义,世界就是一个地球村,人们休戚相关,相互尊重,共同发展,地球的资源虽然有限,但只要合理利用,并且通过发展科技来弥补某些不足,全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即便资源存在分布不均匀的状况,也可以通过国际贸易进行调节。以人类为敌,侵犯他国,你不可能是永远的强者、胜者。闭关锁国、对内实行极权、侵犯人权,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相对于自然界对人类的威胁,人类其实还很脆弱,全球变暖,气候异常,地震频发,病毒变异,等等,如果人类不共同面对,还在相互为敌,自相残杀,当真正的大灾难降临的时候,覆灭的就不仅仅是某个民族,而是整个人类!
普京同学!你听到没有?上课不许开小差!还有坐在普京旁边那位同学!你的表现比普京同学还要糟糕!还好意思说人家不是男儿。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