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语歌曲《岛屿天光》几乎就是太阳花运动的代名词,它由台湾摇滚乐团灭火器乐团与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共同创作。在太阳花运动中,这首歌曲广为传唱,激励了无数曾经失望、冷漠和孤独的心灵。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在台北举行的第26届金曲奖颁奖礼上,《岛屿天光》获得了最佳年度歌曲奖,堪称实至名归。灭火器乐团在上台领奖时表示,虽然这首歌曲是他们创作的,但它更属於太阳花学运中每个努力的学生,他们希望这首歌可以“让台湾继续成为更美好的国家”。

一首歌曲可以成为一个世代的年轻人的心声,它也由此被载入史册。台湾着名评论人张铁志评论说:“灭火器团员们在领奖时说的好,这个奖不只是属於他们的,而是大家的;的确,这个奖确实来自一个世代在音乐上与社会上新的集体努力。抗议青年们从街头佔领了立法院内/外,试图重塑台湾的民主,音乐青年们也早在岛屿的不同角落唱着他们对於这片土地的思考与情感──无论他们是否佔据了金曲奖的舞台,他们正在改变着台湾流行音乐的想像。”是的,当这首歌曲响彻台湾的夜空之时,也就意味着这是白昼将近的时刻。所有的坚持、奋斗和抗争都不会白费。

中国的年轻人,在娱乐方面,除了哈日、哈韩之外,也很追捧台湾的流行和时尚元素。台湾的娱乐节目、流行音乐等,都能在中国迅速走红。然而,《岛屿天光》却是惟一一首不能在中国的媒体上播出、也不能在中国的演唱会上演唱的台湾歌曲。中共宣传部门专门下令,中国的所有媒体都不能报道《岛屿天光》在台湾金曲奖颁奖典礼上获得最佳年度歌曲的消息,所有网站都要查删有关《岛屿天光》获奖的新闻。

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腾讯站转播了台湾金曲奖颁奖礼的实况。不过,和各大电视台在转播现场节目时採取延时播出的做法一样,腾讯网延迟了两分钟播出——这两分钟是特意留给新闻检查官的。据中国网友披露,当台湾颁奖礼现场宣佈《岛屿天光》一曲获得最佳年度歌曲时,腾讯网临时暂停了有关转播,等到《岛屿天光》获奖的环节结束后,才又恢复了现场的视频。

一首摇滚歌曲,为何让号称自行满满的习近平感到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岛屿天光》在中国遭到封杀的命运,让我想起一九七零年代捷克共产党政权迫害“宇宙塑胶人”乐团的往事。

当捷克作家、人权活动家哈维尔认识“宇宙塑胶人”乐团的核心人物伊劳斯之后,立即感到“他们的演唱中放射出某种特殊感受,那音乐深刻而真实地表达出了深受世间苦难折磨的人们对於人生的见解。这是一种严肃和真诚的东西,是对现实生活经历发自内心的自由抒发,这种经历是每一个尚未变得完全麻木的人都能理解的。”哈维尔兴緻勃勃地准备去参加他们在布拉格郊外举行的一场地下音乐会。然而,突然传来伊劳斯和他的乐队成员一共十九人被逮捕的噩耗。

哈维尔对此义愤填膺,他认为捷克当局对这群音乐人的抓捕,是一次极权主义制度对生活本身的侵犯,对人最起码的自由和诚实良心的侵犯。这些音乐人并没有政治纲领,他们不过是一群想按自己的方式生活、唱他们所喜欢的歌、创作他们喜欢的音乐,彼此和谐相处、以一种诚实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思想的年轻人。因此,哈维尔一针见血地指出:“官方逮捕他们是令人震惊的:是对精神和思想自由的干涉,并且打着打击刑事犯罪打幌子去争取不明真相的大众支持。这次,权力机构无意中揭示了其根本的动机:让生命变得单一化,动刀割除任何与众不同、独立不羁和难以归类的事物。”

为了抗议官方的暴行和营救身陷牢笼的“宇宙塑胶人”乐团,“七七宪章”应运而生,极权体制的铁幕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十四年之后,席卷全国的天鹅绒革命摧垮了共产党政权,哈维尔当选为捷克共和国总统,并与劫后归来的“宇宙塑胶人”乐团的成员们在总统府中重逢。

当年的捷克共产党党魁如何害怕“宇宙塑胶人”乐团,今天的中共统治者习近平也是如何害怕《岛屿天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总是不愿接受光。但是,无论习近平多么排斥和拒绝,那照耀在岛国台湾的光,也必将照耀在中国的大地上。

来源:纵览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