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发布的《告老婆书》得到台湾民进党主席、台湾下届总统最强劲竞选人蔡英文女士的关注及评论,对此我表示非常感谢。台湾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是中华民国目前的栖身之地,中国大陆的政治环境好坏与台湾密切相关,也与全世界密切相关。本人的《告老婆书》是因近期中共大肆抓捕律师和公民而发,蔡英文女士对我个人的关注,就是对中共大肆抓捕律师和公民事件的关注、对中国政治环境的关注。

不知中共当局会不会把蔡英文主席视为境外敌对势力、以勾结境外敌对势力的罪名拘捕我呢?当然,他们如果要拘捕我,很可能会罗织其他的罪名,这是他们一贯的手法。对此,我并不害怕,我已做好了准备。

需要说明的是,我并非律师,只是一名长期追求自由民主的公民。律师的天职就是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与他们是一致的。如果律师的正当权利都得不到保障,那么每一个普通公民的权利就更加没有保障了,这就是我写下《告老婆书》的主要原因。

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人权保障当然首先是需要中国大陆人民自己起来抗争,但也很需要国际社会的支持、帮助。然而,目前国际社会给予的支持、帮助很不够,以至于中共当局越来越肆无忌惮。我之前发起了要求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的呼吁书,没有取得明显的进展,令我感到非常遗憾、悲切,这也是毅然写下《告老婆书》的原因之一。

希望中国大陆的公民们更加勇敢地起来抗争,并对于要求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一事大力支持,同时也希望国际社会给予更为有效的支持、帮助!

多谢蔡英文主席!

多谢所有支持、帮助中国大陆的自由民主、人权保障运动的人们!

广州公民 徐琳
2015年7月16日
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13751710325

附:蔡英文原文

“如果我被判刑,或被关一年都没判刑,或失踪一年,你就办理离婚吧,我随后会把离婚协议书寄给你(如果来得及寄出的话)。你保重,养育好我们的孩子。要他把我创作的那几首歌都学会。就此。”

这是中国维权律师徐琳写给妻子的书信。“维权”二字,面对“维稳”至上的政治体制,似乎难有容身的空间.在台湾“解严纪念日”28周年的今天,这封信让人有很深的感触.

从1949年5月20日实施戒严,至1987年7月15日解严,台湾人民走过漫长的38年又56天的戒严时期。其间历经风声鹤唳的白色恐怖年代,不分省籍、职业、年龄、性别,都有可能突然之间原因不明的“消失”。统治者运用国家机器,以“动员戡乱”、假藉“安定”之名,粗暴地压制人民思想与言论的自由。

“有多少母亲,为她们囚禁在这个岛上的孩子,长夜哭泣”,作家柏杨在绿岛的人权纪念碑园区中,留下了这段文字,成为我们心中永远难以抹灭的时代印记。

我们必须记得这段历史,因为要时常自我警惕,不能容许任何形式的国家暴力再发生。未来更应该全力实现转型正义,把相关法律制度化,让台湾成为一个真正自由、民主的人权国度。

https://www.facebook.com/tsaiingwen?fref=nf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