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西游记》的吴承恩摊上大事了。天蓬元帅研究会称,神仙也有名誉权,吴承恩污蔑天蓬元帅对嫦娥不轨,还造谣说被罚投胎成了一头猪,把一个伟岸正派的天宫元勋写成了一头好吃懒做、大腹便便、色迷迷的猪怪,严重伤害天蓬元帅的形象与名誉。

玄奘法师宇宙研究中心称,历史人物也有名誉权,吴承恩把孤身西行、毅力过人的玄奘法师,恶搞成遇事便流泪惊慌、没有几个徒弟就寸步难行的孬种白胖和尚,实在是伤害广大佛教信众和中华民族的感情。

喜剧演员贾玲也摊上大事了。日前,贾玲在在东方卫视《欢乐喜剧人》扮演花木兰,把一个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恶搞成贪吃、胸无大志、贪生怕死的傻大妞。木兰文化研究中心要求贾玲道歉。看来,民歌塑造的人物也有名誉权。贾玲没扛住,真道歉了。

以上三个消息,前两个是假的,后一个是真的。不过反映的道理却是严肃的:如果民歌与民间故事塑造的人物也有名誉权,那神仙也应该有名誉权,至于历史上的名人就更不必说了。有××研究会或××研究中心护驾的××,一律神圣不可侵犯,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循着同样的逻辑,罗贯中死了就不用道歉了吗?《三国演义》涉嫌诽谤了。诸葛亮分明是脚踏实地、勤勤恳恳的一代名相,竟然被编派成了会妖法、会特异功能的人士。才貌双全的名将周瑜,被贬低成了气量狭小的伪君子。诸葛亮与周瑜的后人应该站出来呛声。

对了,《倩女幽魂·人间道》有一个“诸葛卧龙”,自述:“写游记,说我泄露国家机密。写历史,就说我借古讽今。注解兵法,又说我策动谋反。写神怪故事吧,又说我导人迷信。最后改写名人传记,嘿嘿,结果这个名人失事,被定为乱党,我跟他一块被判个终生监禁。”导演徐克涉嫌恶搞诸葛亮,诸葛亮居然连丞相都不是了。

道理太浅:给死去很久的人以名誉权,或给从来没有活过的人以名誉权,是在蚕食言论自由的边界,令言论自由的空间变得逼仄。

或有人言贾玲应该道歉,并非因为侵犯花木兰的名誉权,而是因为内容低俗。但对于低俗的东西,高尚人士的最好抵制方法就是:扭头不看。只要不触犯法律,低俗有存在的权利。周星驰的喜剧电影基本都成了经典,其实他的无厘头,大多非常低俗,就是为了博观众一笑。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是神经敏感人士。2015年7月19日,中国道教协会权益保护委员会主任孟崇然称《道士下山》肆意丑化道教、道士形象,求立即停映,并要求陈凯歌公开道歉。但随后中国道教协会新闻发言人孟至岭澄清,这不是中道协的立场,中道协对于该影片持有包容心态。一个与现代世俗社会相适应的宗教就该这样自信,就该这样有态度、有气度。

来源:南方周末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