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靠的消息来源说,继周本顺被“双规”之后,河北官场的余震不断,“政法王”张越岌岌可危,他多次被王歧山主导的中纪委人员带走问话,并曾趁机自杀未遂,目前被软禁在河北省一家医院里,他多年培植的遍布公检法司的大批死党都纷纷消毁证据,恐吓证人,四处躲藏,订立攻守同盟,企图逃避法律制裁,并通过家属亲友,尤其是前往美国,澳洲,加拿大等留学的子女,把不义之财转移海外,同时,他们借助所谓的全省严打“黑恶势力”的运动,转移廉政风暴的视线,牵扯王歧山的精力,以便混水摸鱼,自救脱身。

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是紧紧追随周永康的任职多年的“小政法王”,称其为“小”,是较之不久前被判刑入狱的周永康而言,但对京畿重地河北来说,他多年操控公检法司等重要领域,也权势相当大,他培植了从上到下的一大批死党,这些人在周永康的“保护伞”笼罩下,徇私枉法,行贿受贿,征地拆迁,强买强卖,干尽了丧天害理的坏事,双手沾满人民的鲜血,他们把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戒毒所,都变成权钱交易的创收基地,敛财无数,张越得大头,下级得小头,已形成“枉法追诉一条龙”,“一切向钱看”的黑色产业链,张越的这一“金链”正被王歧山阻断,而他数十亿元的非法所得成了绞死他的绳索。

据河北省的官媒报道,7月30日,“全省政法部门将进一步强化打黑除恶工作措施,创新技战法,完善新机制,坚持露头就打,用强大的严打高压态势,稳、准、狠地打击黑恶犯罪。”这是记者从7月30日省委政法委召开的全省打黑除恶工作会议上获悉的信息。会议总结了2014年以来我省打黑除恶工作情况。去年至今,全省各级公安机关共打掉黑恶痞霸犯罪团伙2853个,其中黑社会性质组织14个,涉恶团伙438个;全省各级检察机关共提起公诉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7起,96人;全省各级法院一审共审结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14件,依法判决166人。政法机关对黑恶犯罪的严厉打击,有效净化了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环境,维护了社会大局稳定。

这篇官样文章看似描绘当地的一场“打黑运动”,实际上展示了官场地震后,盘踞在政法系统的一些官员的恐慌情绪,所谓的“黑恶势力”之所以猖獗,就是因为他们的“保护伞”不是别人,恰恰是政法委书记张越。多年来,他一方面培植这些“黑恶势力”不择手段地为自己抢钱买官,敛财行贿;一方面假装公正无私,严于执法,动辄大张旗鼓地“打黑”,为自己脸上贴金,如同薄熙来2010年在重庆表演的那样,所以,运动不断,越打越黑,越打越乱,河北省的群众说,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黑”就“黑”在政法王张越,就是最红的“黑老大”,人们读过有关张越与奸商郭文贵,同僚李承先,马建,高辉,孟会青等人的贪腐故事,就一目了然了。

尽管官媒谎话连篇,但还是透露了关键的一点,佐证了信息来源的准确:会上,省公安厅、省法院、省检察院、司法厅的负责同志分别就本系统打黑除恶工作开展情况和下步部署做了发言。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委托,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王立山就今年打黑除恶工作作了重要部署。会议由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崔红星主持。原本如此重要的会议,张越没有理由不露面,他算个什么官还要委托一个副书记讲话?答案很清楚,虽然,张越在7月4日还专程赶赴邢台,看望慰问市公安局的民警高云升,但随后他已被中纪委控制,失去了自由,但在走完党纪程序之前,官媒小记有纪律,不能公开报道,于是,尴尬的会议一幕上演了。但我认为,复杂的问题不在这里,不在人事调整,对王歧山来说,下级官员抵制他的办法太多了,多得他已昏昏然。

请看官媒的进一步报道:会议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依然处于活跃期、多发期,黑恶犯罪与“黄、赌、毒、枪”等多种违法犯罪相互交织的情况愈来愈突出,危害性、复杂性更为严重,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行为,逐步向政治、经济、社会领域特别是基层组织渗透延伸的情况愈来愈突出。对此,我要问,真的河北省的“黑恶势力”才开始向基层组织进军吗?鬼才相信呢。其实,在周永康与张越上下连手的时代,上述指控的一切都早已完成。之所以现在大肆渲染,是警告“老王”,你不要再整了,再整下去,我们不干了。你要打击“黑恶势力”,就没专政工具了,社会就乱啦。因为公检司不是商场,酒店,工厂,它是独家经营的,你抓了周永康,张越,还是离不开这帮“黑哥们”。或者叫“红哥们”。当代社会,原来红与黑是一家。

河北省“政法王”下属的官员对付王歧山,自有绝招,他们煞有介事地要求重点关注四个领域:一是重点关注农村基层政权领域,继续深化农村打黑除恶灭霸扫痞专项行动,严厉打击破坏农村“两委”正常工作,横行乡里、干扰村务,侵害群众利益、欺压残害百姓,为非作恶的乡霸、村霸等农村黑恶势力。二是重点关注经济建设领域,严厉打击盘踞在征地拆迁、房产开发、矿产开采等领域的黑恶势力,以及插手国家和省重点项目建设,非法强揽工程、垄断原材料供应、干扰阻挠施工建设等破坏经济和发展环境的黑恶势力。三是重点关注民生领域,严厉打击各类强占农贸市场、垄断客运物流,欺行霸市、强迫交易、敲诈勒索、聚众滋扰的行霸、市霸、楼霸、沙霸,以及非法放贷、暴力讨债、“医闹”等密切关乎民生的黑恶痞霸分子。四是重点关注特殊场所领域,打击发生在餐饮娱乐场所的强迫组织卖淫、开设赌场、贩卖毒品、收取保护费、“漂白”洗钱、贩卖持有枪支等违法犯罪。对此,我要问,多年来这些领域哪一个不和张越有关,连北京的盘古七星级酒店,都成了张越,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和不法奸商郭文贵等人贪污受贿,敲诈勒索,专门研究和拿捏,操控男官“睾丸”的场所,连河北省承德市公安局,都成了张越,马建和郭文贵徇私枉法,巧取豪夺他人财产和密谋黑案的自家后院,何谈四个领域的“打黑”?

无疑地,在拿下周本顺之后,剑指张越,反腐的大方向是对的,不彻底清算张越多年的罪行,不查清他的徇私枉法,贪污受贿问题,不把他绳之以法,重判入狱,不平反他制造的遍布河北的无数起冤假错案,河北省的民心就不顺,司法就没有公正性,经济就不能大发展,但是,抓捕张越应是铲除司法腐败土壤的开始,制度建设比官员更替更重要,一方面张越的党羽太多,不可能全部抓捕,那样,公检法就没办法运作了;二是取代张越的官员,无有效的监督和制约,也会穿新鞋走老路,重复张越的腐败故事,一阵风过后一切照旧,因此,习近平,王歧山反腐打老虎永无止境,任重而道远。

2015年8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

来源:RFA

By editor